蒹葭37

此无崖非彼无涯 这方华不是那烟花

【盾冬】【Evanstan】替身(恶搞的娱乐圈AU) 02

七花七夕:

01


替身是真的替身,盾冬是演员,桃包是他俩的替身,裸替露屁股的那种保守的老冰棍表示,拍戏可以,露屁股是不可能的。


————————————————————




九头蛇不是个好混的公司,还待在这里的艺人,一小部分是混到了高层有发展的空间,绝大部分则单纯是因为付不起巨额违约金,走不掉。


九头蛇向来利益为先,合约中的陷阱令人意想不到,关键是一旦艺人没有那么吸金了,可能瞬间就被抛弃掉,毕竟捧一个新人比捧一个过气老人要省钱得多。


被公司抛弃又走不掉,只好这么半死不活地耗着。


Sebastian每次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都要重重地叹上一口气,哪怕面前的小羊排多汁香嫩让人垂涎欲滴。


对面显然对美食兴趣极浓的Barnes先生往嘴里又塞了一块肉,然后抬起那双无辜无害的碧绿的大眼睛瞥了他一眼。


如果是不熟悉JamesBarnes的人,可能会从这一瞥中解读出“讨厌,别打扰人家吃饭呀”这样委屈的撒娇。然而Sebastian对眼前这个人的脾气已经摸透了,知道他要表达的其实是“再打扰老子吃饭就把你从楼上丢下去”的极度不满。


于是Sebastian只好低下头安静地切起肉来,在九头蛇,谁能吸金谁就是大佬,目前JamesBarnes就是属于大佬级别的,而且还是位武力值很高的大佬。


以九头蛇的不讲理,就算James现场直播将自己从楼上丢下去,九头蛇都可以有能力将整件事情压下去。


虽然Sebastian知道James不会这么做的,他打心眼里觉得Barnes先生其实是个好人,而这位好人之所以愿意一直留在九头蛇,也单纯是因为付不起合约中包含的巨额违约金而已。


他曾经帮James算过一笔账,如果对方现在打算从九头蛇抽身走人的话,那么违约金足可以让Barnes先生彻底破产然后再坐上十年牢。


然后他又将九头蛇管理层的名字一一列举出来,绝望地发现所有管理层都是势力相关环环相扣,普通艺人根本打入不进内部,也就是说,Barnes先生进入管理层高升的几率基本就是零。


虽然现在JamesBarnes还算是比较红,但每天都有新人推出,谁知道哪一天就会过气,一旦过气,就没人帮他找资源,每个月还得上交公司固定的不菲提成,没工作就没收入,没收入就要负债,多少艺人就这样在九头蛇陷入这样死循环的可怕处境。


Sebastian曾经恳切地跟James谈过未来发展,James则一脸不屑地看着他:“你是不是嫌日子过得太舒服,所以很想我过气?你的合约又不在九头蛇,你怕什么?”


关心一下朋友有错吗?Sebastian觉得脑袋上冒出了几根黑线,我的合约的确不在九头蛇,可是您的在啊,我是跟着您混的啊老板,您要是去坐牢我也没工资领啊!


动作明星JamesBarnes的私人助理SebastianStan先生再一次为自己不省心的老板几乎愁白了头发,虽然老板看起来完全不在乎的样子。


 


 


JamesBarnes加入九头蛇,用误上贼船来形容也没什么错,九头蛇的星探向来采取广撒网的策略,忽悠一个是一个,先签了约再说。年轻时的James也没什么社会经验,正好需要找工作,九头蛇又的确是挺出名的娱乐公司,一大堆馅饼似的好处砸下来,于是就签约了。


怪他自己个性向来冷漠,朋友也没几个,所以便也没什么人给他点忠告。


恐怕就连九头蛇都没想到,这次居然捡到宝,这位新人Barnes不但长得英俊气质好,身手还很棒,所以人气越来越高,于是引起了高层的重视,开始力捧他。


捧就捧吧,既然入了这行,James当然觉得有人捧是件好事,总比无人问津要好得多。


但九头蛇派给他的这个经纪人接的剧,总让人觉得有些一言难尽,总是大众情人花花公子也就算了,有好几部居然还是男宠人设,就是被阔佬富婆包养的那种男宠。


当然九头蛇坚定他们要不落俗套,所以男宠也都是Jing方的卧底,最后绝地反杀那种,还大多数和自己的金主擦出爱的火花,纠葛恩怨荡气回肠。


哪怕James没看过几部电视剧和小说也想吐槽,TMD哪个Jing局一天到晚派人卧底到床上去的啊,而且几位阔佬富婆的长相一看就是带资进组一言难尽的那种,谁TMD瞎了眼才跟他们擦出爱的火花。


虽然Barnes先生不觉得自己是个十足的颜控,他也是有正常审美的。


要不就是经纪人眼光有问题,要不就是整个公司都有问题,James很不愉悦地想,他有了退出的念头,但违约金似乎真的太高了。


虽然JamesBarnes先生向来看着冷冰冰的,但他也要吃饭买房的,何况他对吃还蛮挑剔的。


虽然演员这行不好做,可收入也的确是高啊。


流落街头没饭吃,和演几部剧情不靠谱的戏相比,应该选择什么James心里有数,何况他知道还没到轮得着自己说话的时候。


可每部戏里头都有好几段激情戏码,而且还是跟不同的对象,而且还要拍大特写,这就让James不能理解了。


很多激情戏在他看来完全没必要,比如男主刚和女主定情上个床,转头接到一个任务去一个大佬身边卧底,转头两人上个床,转头大佬就被仇家打死了,男主直接在床上勾引仇家上个床,转头仇家也被男主打死了,任务结束,一集电视剧信息量巨大得让人懵逼。


所以说为什么还是卧底的戏码啊,根本就是为了给大佬和仇家加戏的吧。


对于一集里头贡献三次肉体,JamesBarnes英勇地说了不。


这次油盐不进,经纪人说破嘴皮也不行。


公司现任董事Pierce亲自搬了凳子坐到他面前,表示Barnes同志啊,作为演员你要敬业啊,都像你这样遇到自己不喜欢的剧情就不演,娱乐圈的风气该多差啊,你是个向来认真的演员我们都看在眼里,这种精神要保持下去啊,要让观众知道我们演员也是勤勤恳恳认认真真的,娱乐圈风气的改变全靠你了啊。


靠一集上三次床来改变娱乐圈,James觉得自己又不是傻子。


“但我就是不想演。”他倔强地说。


“唉……”Pierce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惋惜地离开,“好吧,已经和剧组签约了,这次的违约金和给公司造成的损失赔偿从你上次接的代言费里扣,好像扣光了之后你还要再付十万美元吧。






向来对金钱概念不深的Barnes也渐渐意识到,他要是在这么下去,天天给九头蛇打白工不说,还得自己不断地倒贴。


很快就要变成每天忙得像条狗,还要没得吃没得住流落街头了。


一位还挺受欢迎的演员混成这样,不得不说是真惨呐。


还好他因为戏中呈现的甜蜜无邪的笑容和与之形成反差的性感调情的手段而常年霸占推特前三名,而这段时间九头蛇则在走下坡路,负面新闻爆出不少,也没几个能拿得出手的艺人,所以Pierce也不得不继续开始捧他,并做出了一些妥协。


比如激情戏从一集三次减少到三集一次。


虽然在Barnes看来也没好到哪里去,但公司既然已经让步,他再犟下去似乎对大家都没有好处,于是只好硬着头皮上阵。


当然他依旧对剧本的全果戏份提出抗议,并最终为自己保留了一条短裤。


就是不要当所谓敬业演员,怎么着,被扣了太多代言费而感到心疼的Barnes先生如是想到。


开拍后,那位饰演大佬的演员先和他借位亲吻了一番,虽然Barnes总感觉那条舌头快伸到自己嘴唇上了,他皱皱眉忍了下来。后来拍两人互相抚摸的戏码,镜头没拍到的地方,大佬在Barnes的屁股上狠狠捏了一把。


剧本时可没有这段,Barnes想,于是他也给自己加了段剧本上没有的戏码,抬起膝盖狠狠地撞向大佬的最柔软的隐私部位。


大佬哀嚎着倒地,经纪人目瞪口呆,Pierce先生又一次唉声叹气地端着凳子坐到他面前:“Barnes先生,我们公司的赔偿金又要麻烦您了啊。”


Barnes想不知道是不是九头蛇真的要破产了,董事长一天到晚没别的事做,只能天天给手下的艺人当心理辅导讲师了。


公司要是真的直接解散该多好,应该就不用付违约金了吧。


“我有身体接触恐惧症。”他对Pierce说,“有人超越我的安全范围跟我亲密接触,我就害怕,就想打人。我身手好也是因为被人纠缠怕了,所以练出来的。”


虽然他说这话的时候面无表情,但Pierce硬生生从这些话中读出了“我太帅了纠缠我的人太多了唉好烦恼啊我只好保护好我自己了啊”这样自恋的语气来。


经纪人听得好想吐槽,杂志采访时Barnes明明说得是自己在拳击馆打工时教练看他有天赋于是传授了他很多招式,如果不是因为星探,可能现在他就是一名不错的拳击手了呢。


Pierce叹气叹得觉得自己有点喘不上气:“Barnes先生,亲密戏是演员不可缺少的,再说你也知道,这年头不缺好的动作演员,你特别就特别在观众觉得你笑起来去调情的样子很勾引人,除非你找到个侧脸像你身材也像你的人替你演这些,不然人家会骂我们九头蛇的演员不敬业的。”


 


 


当天晚上Barnes回家,就遇到了身材很像他,远看侧脸也很像他的Sebastian先生。


SebastianStan,一位刚大学毕业的罗马尼亚小青年,决定只身来美国闯荡一下,然后在公司打工半年后,老板被抓,资产全部充公,他还差点被当做共犯抓了起来。


一分工资没有,公司宿舍也没有了,大半夜地不知道该去哪里住,还很悲催地遇到几个喝多了想抢钱的小混混。


钱包里除了信用卡什么都没有,那几个小混混很想揍Sebastian一顿出气,然后就遇见了带着口罩到处转悠,真的在找侧脸像自己、身材也像自己的人的JamesBarnes。


这个被揪住了衣领,看起来有点落魄的侧脸还真TMD像自己啊,Barnes感慨着。


打跑几个小混混轻而易举,在听了Sebastian的遭遇后,Barnes倒是生出了一丝羡慕来。


公司倒闭这样的好事,为什么轮不到自己头上啊。


没有工作的Sebastian对于借位拍些暴露的戏码倒是并不介意,虽然看着万分纯良,他本人倒是个挺开放的个性,他现在需要的同样是有钱来解决衣食住行。


何况九头蛇到底是个大公司,再暴露也不可能暴露到多可怕的程度的。


于是Barnes刚提出要求的时候,Sebastian就一口答应了,Barnes的受欢迎程度他也是知道的,公司也有同事说过他长得还挺像JamesBarnes的,跟着大明星混总不会那么容易失业了吧。


在金钱面前,一切都显得不那么重要。


Barnes都被Sebastian的干脆惊得有些呆住,他以为这位青年听了自己的话应该思索良久忍辱负重为了报答救命之恩不得不痛苦地答应呢。


还有比自己更不按理出牌的人,真是有够神奇。


既然对方都那么干脆了,第二天直接就入剧组替Barnes替了一场远景的吻戏以及倒向床上纠缠的戏份,Barnes看得清楚,Sebastian很聪明地防范着对方略有些不规矩的手,没让其占到一点便宜。


这小子似乎比自己还要像在娱乐圈混了很久的人一样。


“挺简单嘛,老板。”Sebastian心满意足数着自己的酬劳,这可比在公司上班的实习工资丰厚多了,“我以后可以专门当你的替身不?保证满意。”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Barnes何乐而不为,便雇了他当自己的私人助理带在身边,这家伙干活勤快,当替身哪怕后背全果也毫不忸怩,引得剧组不少女工作人员甚至漂亮女主角都要被他吸引去了。要不是Sebastian听说了天价违约金的事坚决不敢和九头蛇签合同,恐怕Pierce都想直接捧他出道了。


“我坚决不抢属于老板的任何风头!”Sebastian坚定地说,“对于能当老板您的影子我觉得非常荣幸。”


嘴真甜,Barnes想,这家伙跟别人不熟的时候看起来特别腼腆害羞话都不会讲,熟了之后果然挺讨人喜欢的。




Sebastian挺关心Barnes的事业,一方面对方是他的恩人他希望对方越来越红,另一方面自家老板越红火自己得到的薪水才会越多嘛。


可惜他只是个私人助理,说不上什么话,对于九头蛇给Barnes的规划虽然觉得不太靠谱,却也没有改变的能力。


老板的个性和风流不自知的花花公子根本不沾边嘛,虽说演员要挑战各种角色才是好演员,可有的时候与本体性格接近才能更绽放出角色的光彩啊。


当初客串的那个冷酷杀手多炫酷多惹眼啊,为什么九头蛇高层偏偏钟爱这种烂俗到家的花花公子人设呢?


我老板很冷酷的,至今连个恋爱都没谈过!他恨不得拿个大喇叭在大街上喊一通。


这次更离谱,居然让Barnes去上谈话节目,就老板这种酷到只喜欢用“是”或“不是”来回答问题、上个杂志访谈还要实现写好标准答案的性格,这样需要临场发挥的访谈类节目,他想想都觉得又尴尬又可怕。


而且一起参加的居然还是SteveRogers哎,那个看着严肃古板的SteveRogers,Sebastian想了想以往对方参加的节目,好像也是个严肃话不多的主,如果开口,必有大道理。


一个开口就谈大义,一个屁都不放一个,Sebastian想了想觉得画美不看。


希望主持人靠点谱了,今晚的这个主持人Sam Wilson是个挺出名的脱口秀主持人呢,听说对于心理学研究颇深,擅长灌鸡汤拯救嘉宾的心灵,嘉宾嗯上一声他就能掰出五百字的大道理来,应该不至于冷场吧。




———tbc—————

评论

热度(7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