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37

此无崖非彼无涯 这方华不是那烟花

【豹冬】黑舍尔(1)

不名:

篇幅不長,想輕(隨)鬆(意)一點寫,完成度沒有之前的文章高。希望能快快寫完這個腦洞再開下一個。


是HE。每個人都很好的那種HE。




【豹冬】黑舍尔




黑舍尔是一间位于深山的酒店,特色是位置隐蔽和温泉很棒,酒店本身的设施仅仅是还过得去。除了泡温泉,游客主要的活动就是登山健行。这样的条件阻挡了有孩子的家庭和追求刺圌激的年轻人。在特查拉的印象里,淡季的时候来,总能享受到安静的环境。


只有这一次,他驶入停车场时,看见一辆用喷漆喷得花花绿绿的厢型车正迅猛地倒入停车格,不妙的预感在轮胎刺耳的磨擦声里升起。


从副驾驶座出来一个全身刺青的光头男人,他撑着膝盖发出夸张的干呕声,“彼得奎尔!”这壮汉用隔着十几尺也听得一清二楚的嗓门喊,“你是地球最烂的驾驶!”


驾驶下车用中指回应。特查拉假装翻找后车厢,实则在注意他们。


“你污辱了整个奎尔家族!”


“我没有,我污辱的只有你。”


“是啊,我就是整个奎尔家族!”


特查拉忍不住向那边望了一眼。在公共场合吵嚷是件坏事,但这种坦然倒是值得尊敬。特查拉就没从这个角度看过自己。


彼得是位白人男性,短发,在二月的山里穿着一件没有防寒作用的红色皮革大衣。他如果不是身体健壮,就是个自诩流行前卫的自恋招摇之辈。从金属腰带和炫耀似的掛在上面的复古型随身听判断,特查拉暂时认为他是后者。


又有两个人走下厢型车,一位是黑发的女性,另一位穿着红色上衣和蓝色长裤,一下车就跳到彼得面前,“谢谢你让我搭便车,奎尔先生。”一个绝对属于青少年的声音说:“否则我得走一整天才能到这里。”


“公共运输的可靠性就是狗屎,对吧?”彼得粗声粗气的,故作男子气慨,“需要帮助就来找我,彼得。我喜欢你的名字。”


喔。一直支著耳朵的特查拉想,有两个彼得。还有彼得奎尔确实挺自恋。


他关上后车厢,响动吸引了那四人的注意,他们过来打招呼。特查拉得体的回应:你们好,是的,我也是游客。不,我不是第一次来。来吧,让我带你们去入住。


特查拉自认不是孤僻的人,奇怪的是除了“彼得”,这些陌生人让他升起一种诡异的排斥感,说不定是因为他们眼看要打搅了他预期会有的安宁,他看彼得的皮衣不顺眼,那个黑发女性的大眼睛也让他不安。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但已经开始觉得这个假期的时机选得并不正确。


入住时大厅里有不少人,特查拉注意到前台身后掛钥匙的钩子空了好几个,和他以前来时整整齐齐一个不少的情况大不相同。前台笑瞇瞇的告诉他几个小时后有篝火晚会,欢迎同乐,还有烤肉喔。


特查拉致谢后提起行李,趁着彼得还在和刺青男争执房间分配的问题悄悄溜进电梯。


“早就说了我们应该再增加一或三个成员,偶数的话开房不会这么麻烦。”电梯门阖上前他听见彼得大声说,“没有女人会可悲到和你住在同一间房。”刺青男沉稳的回答。


特查拉想他们的应该是感情很不错的朋友,可是真的,太吵了。


他用了半小时整理行李,泡了热茶对着窗外的山景喝完直到暮色掩盖森林,他重新平静下来,说服自己既然离开了家,没有理由关在房间里。


他把自己打理干净,穿着短袖长裤和夹脚拖前往酒店后方的花园。锁门时注意到隔壁房间现在住进了人,刚才他进房时还没有。特查拉没听见什么动静,所以这位暂时邻居应该不是吵闹的人。


篝火还没点起,花园里已经有很多人了。特查拉在僻静的地方转了一会,等大多数人都拿到第一批烤肉之后才去取盘子。当他拿着食物和饮料準备再次回到人群外围时,意外发生,有个人错误判断人流因而擦撞了他,特查拉及时稳住,但啤酒仍然在晃动中泼出一部份打溼了他的手臂。


“我很抱歉!”那个人立刻说。


特查拉原本要回答没关系,却忽然忘了该说什么,眼珠子无礼的黏在对方脸上。对方拿起餐巾纸按到他手臂上,低声说,“真的很抱歉。”他抿起嘴唇,还用力咬了一下。


特查拉不晓得今天是怎么回事。他先莫名其妙的看某些人不顺眼,现在又更加没道理的觉得眼前的人非常亲切,要不是理智尚在,他就要脱口而出:我们是不是见过?


“我有弄脏你的衣服吗?”那个人问,紧锁眉头,眼睛睁得很大。特查拉直觉的觉得也许异常的不只他自己,也许他对这个人来说也不一样,他只是轻轻撞了特查拉一下,看着他的神情却忧心忡忡。


“我没事。”特查拉侧头示意旁边的一张长椅,照着直觉说:“你想要一起吗?”


“呃,嗯,好啊。”男人指指右手的盘子,上头铺满烤肉片,“让我先把它带给我朋友。”


他消失在人群里,很快就回来了,盘子空了一半,带着一杯啤酒拘谨的坐下,然后特查拉才知道他叫巴基。


巴基的外貌特征包括唏嘘的半长发与胡渣,旧而黯淡(但是干净)的皮外套,牛仔裤也洗得发白了,他身上唯一鲜亮的颜色来自大而圆的眼睛。大眼睛,皮外套,他一个人就占了彼得奎尔和他的朋友让特查拉不自在的两个特征。所以特查拉对他的感觉又更耐人寻味了。


“我是特查拉。”他说。巴基只是点点头,不像別人会问他这是什么地方的名字。


这儿很吵,形形色圌色的人聚在一起,时而分开来和別的人聚成新的人群,但有些人是不会被人群掩盖的。“彼得”正在和几个年轻女子聊天,她们看起来比他还大几岁,但显然很喜欢他。彼得正在吹嘘自己如何在酒馆赢光某人的钱,连对方做为最后筹码的黑舍尔住宿卷也赢了过来,“所以我就在这儿了。”他挑逗著那些愿意理会他的女人,“在寻找我的萝丝。”*


上帝保佑“彼得”长大后別变成这样的男人啊。


“以前来过吗?”特查拉问。


“第一次来。”一直安静吃东西的人把食物咽下去之后才说,“和我的朋友抽中住宿卷。”


他向左前方示意,“在那棵树下。那是山姆和汪达。”


山姆是个黑人男子,三十岁左右,和巴基一样。汪达是个红褐发的妙龄女子──少女,而且很美丽。“你们的组合有点罕见。”特查拉半开玩笑的说。巴基没有笑,平静的点点头,“其实我们算是同事。”他解释,“山姆是退伍军人部的讲师,汪达是文书,我是给他们找麻烦的人。”


巴基小小的笑了一下,像在说,看,他也是会说笑的。


“你呢?有人和你一起来吗?”


“只有我自己。”特查拉从巴基是个退役士兵的情报里回过神,“我会在放假时来这里,这里很安静。”他故意这么诚实,巴基果然看了看嘈杂的环境,笑了起来。


“看来经营者终于意识到他的酒店需要拯救。”特查拉笑着说。黑舍尔显然在大量的办活动,吸引那些原本不会来的人。


“以前不像这样,对吧。”巴基看向那些正在跳舞的男男女女,“你一定感到困扰。”


“是有一点,不过也不是太糟。认识新的人是好事。”


“很高兴认识你。”巴基温和的说。他不像外表暗示的那样拒人於千里之外。


反过来,特查拉心里的疑窦倒是比他表现出来的更多。


不知道从何而来的排斥与亲近让他困惑,即使后者让人愉快,巴基给他一种“好”的感觉,它仍然不对劲。


特查拉觉得这次来黑舍尔也许真的不是个好主意。




                                 TBC.




*泰坦尼克號


覺得困惑的話不用在意,和特查拉一起等待下一章就好XD

评论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