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37

此无崖非彼无涯 这方华不是那烟花

【豹冬】Stranger like me(18) 完結

不名: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If you walk的番外,正文首章在此→If you walk the footstep of a stranger


一句話簡介:15w字完結了。


雖然是番外,其實更像第二部,所以這章不是番外的完結,而是If you walk 這篇文的大結局。我把妄想很久的東西都寫出來了,希望你們也喜歡。




(18)




“下个月将对水库进行年度的检修。”


“这是标準作业,不需要我批准。”


“是的,陛下。但我们在想,也许可以趁机进行改造,我们有了一个将水藻转换成能源的新技术。”大臣热情的说,“检修时水库会停止三天,只要再延长两天我们就能改造完毕并且进行测试。”


T’Challa眨眨眼,接过大臣手中的设计图和预算报告,它们都被收在一个小型投影器里,“我明天给你答覆。”


送走了一个,两分钟后还有下一个。T’Challa抓紧时间在椅子上伸伸腰,Bucky递来一杯茶,他就著他的手喝了一口。


莫名其妙的猫化症状解除之后有许多积压的工作要做,「重新做人」的T’Challa已经忙了一天,为他解决了毛茸茸小问题的研究人员则拿着奖金去放假。


基本上,这个意外没有造成什么严重后果。不过是有很多工作进度要赶,不过是让他和Bucky忽略了第二个孩子在培养槽里的头几十天……后者几乎是不可饶恕的,但至少他们还能补救。


最大的问题要在一年后才显现,他们发现T’Chacha坚持猫应该要喜欢摇尾巴,对着他摇。他甚至都不记得那只摇尾巴逗他的猫是他的父亲了,但所有不肯这么做的猫都被他开除猫籍。


“都是你的错。”Bucky在十年后还会坚持这么指责T’Challa。不过目前他们觉得一切已经没问题了。




又一个人进入书房,市长,T’Challa称呼他。他显然不是首都的官员,Bucky不认得他。


像其他好几个人一样,市长拿出他的报告,用那种期盼的、轻微紧张,有所求的眼神看着他的国王:“我们想开发一块自然保留地,陛下。”


Bucky抬头望过去,从休息室的角度看不见T’Challa的表情,他只看见他的头微微动了动。


直觉的,他想T’Challa不是很赞同。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比预期更长,Bucky跟著听了一耳朵关于产业转型、出口经济和自然保护的报告,不明白的部份比听懂的多。但是如果市长说的是实话,这计划听起来没什么坏处。Bucky好奇的看着T’Challa的后脑勺,想着他会怎么做。


T’Challa找出行圌事历,“我会亲自去你那儿看看。”他说,检视著他的行程,“您会发现我所说没有夸大不实之处。”市长信誓旦旦。


“那很好,但那……并不是最重要的。”T’Challa意味不明的说,垂著视线没有回应狐疑的目光。“我将带着一支完整的考察团。”他圈下几个日期,侧过脸看向Bucky,向他点点头,“还有我的王后。”




Bucky想去吗?不想。当然,他会去的。




“可是为什么?”Bucky问,“我帮上忙也给不了任何建议。”


“如果那里将要被改变,你需要去看看它现在的样子。”T’Challa说,“此外,我想要你陪在我身边。”


他很苦恼,还不只如此。要让Bucky说的话,他会说黑豹看起来很不自信。“这个计划困扰你。”他碰碰T’Challa的脸,表达关心与疑惑:“但你还是在考虑它。”


T’Challa长长叹口气,把脸埋进冬兵的发间呼吸。他在撒娇,而且不为此羞愧,他从小受的教育里没有哪一项要求他不能撒娇,把撒娇对象一起带去出差也完全不是问题。


“有个笑话。”T’Challa在他的耳边说,“一个僧侣跑去觐见国王,他说:如果陛下不禁止捕渔,一百年后湖里就没有鱼了。而国王回答:好的,五十年后你再来找我。”


Bucky噗的笑了,“这是瓦坎达的寓言故事吗?”


“不,它来自別的国家。我们的环境无法产生这种关于环保的笑话。”


“所以你在担心这个吗,环保?”


这看起来就是答案了,T’Challa却没有回答,任由沉默降临,直到他们互相依偎著睡着。隔天Bucky没再提起这个问题。


一星期后,他们来到那个小城市,在打发了每一个官员、专家和护卫之后,在一个从草原上拔地而起的高峰上,T’Challa俯视著他的领土,终于回答Bucky:“我在担心许多超出我能力所及的事。”


Bucky知道那一定是些国王的事,他为了连眼前壮丽的景色也无法让T’Challa 忘记它们而难过,“告诉我吧,一个一个来。”


“我从国王与僧侣的故事里看见的寓意是,对国王来说后果在一百年后,那即是他的儿子的五十年后,以及他的孙辈的现在。”


T’Challa想起了他的小泡泡,在他和Bucky离开时哇哇大哭却轻易被图画书哄好,尚不知世事;与摇篮里静静成长,还未得到名字的小女孩,“那些我做的决定,不一定会在我活着时显现后果。我没办法知道我留下的是遗产,还是债务。”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教导他们。”Bucky说,“让他们能比我们更好,修正我们的错误,就像你做的那样。”


他停了一下,用疼爱的语气指责:“你无法学会放手,对不对?你就是不能停止要求自己把一切安排到最好。”


“现在说放手太早了。”T’Challa笑:“至少要等到我七十岁啊。”


此时有数只犀鸟成行滑过,飞向草原。Bucky的目光追逐牠们,直到牠们的羽毛因为距离遥远不再显得豔丽。他重新看向T’Challa,拋去一个迟到的白眼,“为什么关于这个城市的决定特別困扰你?”


乌云再次掠过T’Challa的脸庞,他无声张口,过了一会又闭上。此时Bucky的注意已全部投在他的身上,他却说:“我想走走。”


Bucky毫无异圌议:“那就走。”


然而几步之后又是T’Challa率先停下,Bucky也停下,仰起下巴瞇眼看着他,“嗯哼,又怎么了?”


“我对不确定的未来感到恐惧。”T’Challa说。


那双绿眼睛重新睁大,在他发问之前他搖着头说:“我该从哪里开始说?这个地方将要建立工厂,生产羊毛制品销往国外,那会带来什么?钱。我们是封闭的国家,你知道的,瓦坎达很富有,但那些钱不在人民的手里,论人均收入的话他们很穷,可是没有人需要和外界交易,我们自给自足,在瓦坎达没有贫富之分,人人都有他们需要的一切。一旦有人开始建起工厂的流水线生产商品向外贩卖而不只是把多余的东西卖出去,他们得到的钱会破坏瓦坎达内部的平衡,他们富有,其他人变穷。於是更多的工厂会出现,更多赚圌钱的途径会被开拓,我们会在千年来第一次明白什么是资本──”


Bucky的嘴唇微动,T’Challa用食指轻轻按住。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讲得过於杂乱了导致Bucky听不明白,但他需要把它们说完。


“我排斥这个。”他哀伤的说,“我能理解加入经济体圌系的好处,贸易关系经常比单纯的盟约更可靠,我知道出口的商品是国家最好的广告。但我仍然排斥它。我甚至想重新把门关上、封圌锁桥梁,拒绝让外面的世界用钱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他们说我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但事实却是我害怕钱。多讽刺。”


“啊。”冬兵发出不赞同的声音,坚定地抓住嘴唇上的手指:“你害怕的是改变。”


“这能怪我吗?”T’Challa说,“这会是我的错吗?因为我是那个决定开放瓦坎达的人。”


“你想让瓦坎达更好。该死,你甚至想让这颗星球更好。你没错,T’Challa。你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做。”而且我帮不上忙。Bucky在心里说。然后他又想到,外面的媒体会将T’Challa的犹豫渲染为阻碍瓦坎达进步的独圌裁手段,指控他想控制人民。


事实是,即使他真的想控制,那也是一个父亲对孩子的不放心,与任何权慾都无关。


他自己看不见,不过他大概是透出了怜爱的神色,因为T’Challa接下来的发言变得任性又孩子气:“金钱是人类第二糟的发明,第一是资本主义!他们迫使人去做能得到报偿的事,而不是应该做的事。为了生活进行的消耗和生产是有节制的,赚钱不是,那些认为资本会自制的人都在自欺欺人。”他像个愤愤不平的高中生,Bucky嗯嗯的点着头,听他把地球的现况从头到尾批判了一通,从天主教的势力到非洲过低的粮食产量……就连地球上有一百多个国家的事实都让他不满,因为入侵的外星人总是团结整个星球一起来。


“你在取笑我吗?”T’Challa瞇起眼,将手背到身后,微微倾身盯着Bucky。Bucky的应对是在他的嘴唇上飞快啄了一下,“不是取笑。”他纠正,仍然在笑,“我刚开始认识你的那段时候,我觉得你无所不能。”


“我只是个人类。”T’Challa也笑了起来。这句话可以写在我的墓碑上,他心不在焉的想。


“你只是人类。”Bucky同意,“你基於良善与理智做出选择,试着別为结果责怪自己,因为这就是人类能做到的极限了。这是你教我的。”


T’Challa真想抱抱他,於是他就这么做了,“我是用心灵鸡汤追求你的吗?”他抚著他的臂膀问,“不是甜言蜜语、堆成山的礼物和浪漫的烟花……”


Bucky嗤笑,屈起手指在他的背上轻轻敲了敲。“我没办法驱走你的烦恼,不过我决定原谅自己。”他柔声说着俏皮话,“猜怎么着,我的烦恼也不是你能解决的,所以扯平了。”


T’Challa顿时警觉:“那是什么?”


“Steve。”Bucky抿起嘴。


“喔。”确实不是他能应付的。T’Challa的不服平复了。


“我可以像你抱怨地球那样抱怨他,一个Steve就有一整颗地球的难搞。”Bucky语气平平,可惜爱是不会被恼怒与担忧藏住的,“我最近开始察觉我可能被他耍了。”


T’Challa 的眉毛从来没扬得这么高。Bucky迎着他质疑的目光:“他曾经说,我们不能一辈子打九头蛇,我们总会安定下来。我竟然信了。那个大骗子。你看他有像要安定下来的样子吗?”他几乎是怒视T’Challa,好像Steve Rogers正站在他背后。


“嗯……”


“他会一直战斗到不能动弹为止。”Bucky闷闷不乐,“我很担心他,但我劝不了他。我从来都不能。”


而且如果他能,世界上就不会有美国队长了。T’Challa想。他猜Bucky也想到了这点。T’Challa很尊敬Rogers,但是爱着像他这样固执偏偏又总是正确的人有多艰难?他只能想像。


“你会一直陪着他,他知道这点。他在做他想做的事,而且不孤单。”T’Challa安慰的碰触他,“Bubble也和他很有感情,还有小樱桃。”


“什么小樱桃?”


T’Challa有点得意:“我们女儿的小名。你觉得如何?”


“可以啊。”他的丈夫想了想,“但不能让人知道你叫我樱桃树。”


T’Challa想抗议,毕竟小樱桃的精髓不就在于她父亲是樱桃树吗?Bucky搖着头打断,“太让人脸红了。”他说。


现在换T’Challa闷闷不乐了。Bucky绕到他的背后,假装没看见他的表情,声音轻快的逗他:“结果我们心里的头等大事都不是对方。这样好吗?”


“你非常重要。”T’Challa握住环在腰间的手,“我不为你烦恼是因为完全相信你,你也是。別说你不是?”


Bucky轻柔的哼了一声,“当然了,否则我们为什么要结婚。”


有趣。T’Challa小小的微笑。他的冬天显然不知道很多人最大的烦恼来自配圌偶。


或者他知道,但更知道他们之间不是那样。


“我一向很幸圌运。” T’Challa喃喃说,想把人拉到面前,Bucky发出拒绝的声音。拉扯十几秒之后,T’Challa投降了,带着一抹若有似无的微笑站在悬崖边缘眺望,任由他黏著自己的背。




远处的斑马群正在渡河,溅起水花,惊起了水边的飞鸟,牠们的起落像风中的长浪。一场大雨刚刚离开,喝饱水的草原是深深浅浅的绿色,瞪羚踏着纤细的蹄子低头啃食草叶,狮子伏於草丛,慵懒的雄狮显然不是埋伏狩猎,只是享受阳光。


能让这个画面更完美的只有一轮夕阳,但现在并不是黄昏,仅仅是一天之中的一个平常时刻。如同雨季的每一天,过去数千年的每一天。




T’Challa将草与土的气味吸进体内,胸膛与背脊因此起伏,冬兵回应他以叹息。


他的世界在前,爱人在后。


“是的。”瓦坎达的国王低语,“我是个幸运的人。”




******




“……《陌生如我》第三季暨最终季即将播映,对于翘首以盼的观众而言无疑是个好消息。这部电视剧以瓦坎达首位「外来者」王后James Barnes为主角叙述其一生,尤其着重於他与〝美国队长〞Steve Rogers的友情,以及与〝黑豹〞T’Challa的爱情。前两季在世界范围内取得预期外的成功,让多家媒体大吃一惊。在过去,已有一部电影、两部电视剧以Barnes与他的配圌偶T’Challa国王为主角,成绩都相当不如人意。


不过,媒体们显然应该考虑到《陌》剧是唯一由瓦坎达独立拍摄的作品,意味着对本国文化的还原,以及严肃的态度──它的前辈们皆由好莱坞出品,考虑到当时瓦坎达的开放之路刚刚起步,不能责怪好莱坞对该国的种种不实臆测,但那时两国间的竞争关系显然导致丑化。在那些作品中,T’Challa和Barnes更像是讽刺剧里的小丑。




「我很感激能扮演这样一位著名的历史人物。」James Barnes的扮演者表示,「剧组太完美了,他们让我有机会从瓦坎达的角度理解冬兵,我看见的不再是个杀手或英雄或王圌后,而是人,经历了很多活得很久,非常复杂的人。」


当记者询问细节时,这位演员展现迷人的笑容:「我不能透露大部份细节,这是尊重。就算没有保密条款我也不会说的,所以抱歉啦。我只能说,冬兵有自己的私人笔记,不,不是日记,它们之间经常间隔很久,有各种……」他闭上嘴,在一段思考之后抱歉的摊手:「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里头整齐而且色彩丰富的便条纸展现了他的可爱和细心。」


「你认为可爱细心是他的复杂面貌的其中一面吗?」


「嗯,我刚才说他复杂对吗?这倒也不算错,不过,事实上冬兵不是一个有很多变化需要呈现的角色。我反而认为,长发短发、军装紧身衣旧夹克、普通人到杀手到王圌后──在各种不同的造型里演出相似之处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他其实是个单纯的角色?」


「他总是能适应环境,不管被拋进新环境的方式有多粗暴,同时保持自我。我觉得James Barnes的人生大概没有舒适圈可言,从参军开始他再也没待过能称为家的地方,他是欧洲战场、邪恶组织和未来世界里的陌生人,没人认识他。但冬兵不是那种游离在世界外的传统悲剧角色,他很渴望去认识新的世界。最终,给他这个机会的是瓦坎达,所以T’Challa国王是这部戏的另一个主角。」




提到另一位主角,T’Challa的扮演者也有话要说。




「我其实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位来自欧洲的演员靦腆地说,「我的意思是,我有什么资格去评价像他那样的人?T’Challa是改变世界秩序的推手之一,他生活的年代充满惊奇,有威力无穷的科技和魔法,外星人也在那时开始进入地球的历史。那绝对是一团混乱,不是吗?而T’Challa基本上赢得了所有战役的胜利,而且我说的不只是依靠武力的那些喔。」


瓦坎达在21世纪之前一直与世无争,直到T’Challa国王继位,正式将瓦坎达带入全球的斗争中。在大多数时候他被认为是有智慧的仁慈之君,不过也有部份声音坚持他毁了人类的最后一块理想乡。


「就像刚才说的,我不觉得我有资格对历史做出评论。」


记者的询问得到的回答得体而迂回,「除非以后有人找我演由T’Challa做主角的历史剧,哈,那时我们再来聊政治和人类文明。现在我只想说我很喜欢他,他是个有走在人群中的自信的国王。说到这个,有些观众质疑T’Challa怎么会一个护卫都不带的走在街上,还被路过的平民拍下他和Barnes亲热的画面,我要告诉你们这是真的,那张照片还是2025年的年度照片之一。这绝对不是什么让T’Challa显得像个恋爱脑的改编。」


「既然你提到了,对于这部戏的第一主角是冬兵,你会不会有些可惜呢?做为一个T’Challa的粉丝来说?」


一阵笑声之后:「从James Barnes的角度展现T’Challa是很棒的安排,真的没有想像中会有的偏颇──T’Challa当然是冬兵的庇护者和完美伴侣,但別忘了他们相遇时他让冬兵吃足了苦头。他们的相处简直是在探索新世界,或是观察一个从来没被发现的物理现象,看到他们对对方的印象从谷底开始不断上升真的很有趣。说真的在角色呈现的方面,有什么比婚姻和事业上的另一半能更好的看见你是谁?」




「不好意思,我可以插句话吗?」此时另一位相当重要的人,Steve Rogers的演员举起了手:「只是想附议──当冬兵是主角的时候,Steve Rogers的面貌也更真实了。我不是说他们是婚姻上的另一半,但是嘿,我演的美国队长是所有版本里唯一会开玩笑和耍赖的……」




对美国队长的塑造是《陌》剧引起的争议之一。这位英雄一直被认为是复仇者联盟诞生与解散的重要原因。在过去的影视作品中,这个辉煌而短暂的组织分裂的原因多半被归于美国队长与钢铁侠的不合,责任占比要视作品的主角是谁而定,不过每个人都同意当时的美国政圌府和联合国只是在帮倒忙。


对此,《陌生如我》给出的解答是,政圌府拆散了复仇者联盟的骨架,而让它的血肉,美国队长,不惜丟弃盾牌叛出团队与国家的,是冬兵。批评者指责这个剧情让该剧变成一部愚蠢的爱情偶像剧。




「但这是真的,像我的搭档刚才说的那样,这不是什么恋爱脑的改编,何况Bucky和Steve之间也不是恋爱关系啊。」做为冬兵的演员,这个年轻人带着小小的笑容解释:「我知道历史没有绝对的真实,但是如果大家愿意花一些时间去查久远的资料和记录,他们会找到足够让他们相信这个剧情的证据。对我来说嘛,光是冬兵在笔记里写的〝我担忧Steve是不是为了我失去理智,不顾一切〞就足够我浮想联翩了。」


「所以整体来说,你们都认为这部戏重演了真实的历史吗?」


「整体来说,是的。在细节上,有一些被夸大,还有一些被低调处理。我知道你一定会要我举例,所以我说两个能说的:首先,第二季里的瓦坎达叛乱,T’Challa实际上用闪电的速度平定了它,但我们需要把剧情拉长点、惊险一点,於是夸大了它的规模和危机;其次,除了Bucky之外,私人信件显示James Barnes还有个只有T’Challa使用的昵称,它肉麻到会让观众再次指责我扮演的T’Challa不够T’Challa,所以被删除了。而且两位当事人(编按:T’Challa和Barnes)在世时,这个爱称似乎完全不为人所知,所以我们可敬的导演决定守住这秘密。」




「最后一个问题,从预告里我们已经知道第三季会有大家期待的婚礼,据说你们用了很高的预算还原盛大的场面……但我真正想问的是,这部电视剧会如何结局?你们是一路拍到James Barnes漫长人生的最后一刻,或是在某个时间点划下句号?我这么问是因为我对T’Challa退位之后,他和冬兵四处旅游的退休生活很好奇。」


「喔,天啊,我不能剧透……让我们这么说吧,结局时没有人死亡,要知道他们都离去得很平静,那就只是人生最平凡的一部份,没必要用它做结局,尤其是对于像他们那样精彩的人来说。不过T’Challa国王著名的墓志铭会以台词的形式出现。然后,有的,有退休生活。」




《陌生如我》第三季将于下周一,全球同步开播。”        




                                                 62345楼




感谢搬运资讯!这个讨论楼又活过来了。      62346楼




这记者没做功课,前两部电视剧里有一部的冬兵只是配角,和T’Challa抢从现代穿越回去的女主抢输了。      62358楼


-別忘了美国队长钢铁侠北欧神索尔。


-还有奇异博士浩克和蜘蛛侠。为什么猎鹰不爱她?


-我竟然看过。这剧让我一直以为Vision和红女巫分手了因为他出轨。




我读到最底只是想知道昵称到底是啥?      62369楼


-既然是小樱桃公主的爹,那大概是樱桃树吧。


-你怎么不猜是吹泡泡机?或肥皂水?


-因为那一点也不肉麻啊笨蛋。


-我想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答案。




想看。该死的火星永远要等一年才肯买播放权。      62384楼


-来自天鹅座的建议:看盗版,否则只有五十年前的老片。




〝我担忧Steve是不是为了我失去理智,不顾一切〞只有我觉得这才叫肉麻吗?      62475楼


-见识一下〝我会陪着你直到尽头〞?


-没你我不走?


-我不跟你打,你是我朋友!


-朋友这个词在古代是不是有更多意思?


-或者只是那时的友谊比现在的更真诚。


-呵,绿豹。




去找了老版电影,T’Challa被拍得像只喜欢裸奔的孔雀,Barnes是误闯GV片场的北极熊。这么抹黑,瓦坎达没反应?      62455楼


-电影仆街了所以无所谓啦。


-就我所知瓦坎达是没有抗议,不过抗议也没用吧。


-T’Challa受访时有半开玩笑说一句:现在的传记片都等不及主角去世了。


-北极熊笑死。




光看这个报导你看不出来美国队长是个重要角色。为什么演员只说那么几句话。      62500楼


-第三季里他的戏份似乎没有第一季那么多。


-鹿仔不能再跟著他跑来跑去了,他是王圌后,那不合适。


-悲伤的故事。




第二季黑豹正式开始和冬兵勾搭的时候我就在等待美国队长黑化。如果让他担任第三季的大反派我们是不是就可以拍第四季了?      62522楼


-拖戏是大忌。


-Steve Rogers是T’Chacha国王的教父。你会让情敌当你儿子的教父吗?


-笔给你,你来写。


-本人直,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结婚后忙着陪家人跟我们一帮兄弟都淡了。我挺伤心的。那个辣鸡。


-好啦好啦。但美国队长不会说冬兵是辣鸡的。




我说这出戏的缺点是反派有人同意吗?第一季的眼镜仔算是有智商但没后台又没武力值,一照面就被打爆,弄死国王嫁祸冬冬就是他的人生巅峰了。第二季王叔挟持冬冬时我还以为他肯定能远走高飞,结果叔死得好惨。      62579楼


-噢,眼镜仔,你的名字是媒人。


-哈哈哈他们婚礼时应该给Zemo一个座位。


-Zemo还会出场吗?


-不会吧,百科说他在监狱里待了三十几年直到安静老死。


-我说全剧最有压迫感的是穿起黑豹装的T’Challa有人同意吗?


-有。再加一个第一季末的钢铁侠。


-身为半个爱情剧大家却为了爸爸暴走,差评




还是觉得美化太过了。冬兵不可能这么善良,黑豹对他也绝对不是什么真爱。各取所需罢了。      62611楼




你何不闭嘴走开或是挖出自己的眼睛?      62612楼




对某些人来说“不简单”的答案比简单的他们就是相爱啊简单多了      62666楼




我的天,我要贴一段文章打断你们无意义的口水仗。      62733楼




“......尽管是一个封闭的国家,瓦坎达对外界并不抱有敌意,他们是避世但友善的民圌族,从他们对冬日士兵──来自美国的白种人──迅速的接纳就能看出这点。


即使T’Challa在庇护冬兵而人民会遵从国王的意思,被允许待在一个地方和被当地人欢迎是两个境界。现在已经无法得知冬兵究竟是如何笼络当地人,能确定的是他们确实喜欢他。




James Buchanan Barnes(1917~2077),生于美国,2018年入籍瓦坎达,隔年与T’Challa国王完婚,成为第一个非瓦坎达裔王圌后。他更为世人所知的名称是「冬日士兵」,当时的瓦坎达人亲暱的称其为「冬天」。


现在我们能从一些蛛丝马迹里看见他对瓦坎达文化造成的影响,最显著的就是冬天再也不仅仅是个不存在于赤道的季节。当一个当地人说某人或某物「像冬天一样」,他的意思是罕有、陌生,他曾耳闻但从来没见过。一般来说是正面的意思。




其次,对瓦坎达稍有了解的人可能曾注意到,当地有一种裁去左袖的衣服──请注意,并不是没有左袖,而是被裁去,或撕去。这种衣服通常会刻意留下毛边,做为重要的特征。


在T’Challa国王继位后不久,以美国为首的几个国家的入侵瓦坎达,当时尚未成为王圌后的James Barnes挥舞国王赠与的振金手臂协助瓦坎达得到胜利。据说为了避免身为白种人的冬兵被错认为入侵者,国王建议Barnes展现出他独特的振金手臂,后者当即撕下了自己的左袖,以此形象投入战争中。


在战后,由于对异国勇士的尊敬,缺少左袖的衣服在战士间小范围的流行。真正兴起并延续至今是在James Barnes与T’Challa国王的恋情公开后,人民认为这种衣著能向他致敬并表达爱慕。在不久后的王室婚礼中,各个城市里都能看见穿着这种不对称的衣服的人在狂欢。 


在早期,这是有特殊意义、在特定场合穿着的衣物,不过随着时间流逝,现在的瓦坎达人大多已经说不出它的来历了。




最后是一则小故事,基本上你得在瓦坎达读过幼儿园才有机会听到。这是一则用来哄孩子的童话故事,它与其它瓦坎达传说有显著的区別,甚至只要我写出梗概,所有人都会立刻明白故事的原型是什么。




冬冰(Winter ice)是一个勇敢的战士,他拥有新叶般的眼眸、雪一样的白皮肤和血一样红的嘴唇。一个巫医奴役了冬冰,逼圌迫他去杀死国王,国王既勇武又智慧,是所有邪恶的大敌。


无法反抗巫医的咒语,冬冰被迫去执行这个可怕的任务,却被勇敢的国王击败。「杀了我吧。」於是冬冰要求,「让我解脱吧。」


国王却回答:「唉,你被邪恶的咒语束缚了。如果我不能拯救你,如何能称得上是智慧的呢?让我去寻找解放你的方法吧。」


「那么用冰做成棺,将我放进去吧。」冬冰指著积雪的高山说,「如果你找不到解药,就让我永远沉睡在里面。」


……




至此,想必冬冰的故事对白雪公主的借鉴已经足够明显,所以我们不如省略后续那个「解除魔咒后,国王和战士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的固定结局。


这个故事的作者是谁已不可考,多半是在家长与保姆间口耳相传最后成为今天的版本。对历史稍有了解的人都能指出其中的许多谬误,比如它省略了T’Challa因误会而追杀冬兵的过程,多半是认为这不够智慧。


只要孩子们喜欢听,而且能让他们认识古代的国王与王圌后,那么这个故事就算是合格的。不过James Barnes想必不晓得自己被拿来和白雪公主相提并论,这对一位超级战士来说绝对是相当尴尬的事。”


                               62734楼


-非常有趣……那种奇怪的衣服有出现在戏里。


-这故事编得不太用心啊。


-我觉得还行,有幸福快乐的结局最重要。


-冬兵自己把衣服撕了?真够带劲儿的!怪不得黑豹喜欢他。


-是你喜欢吧?


-这个Barnes感觉更辣一点啊。剧里柔光打多了。




眼看要完结了我想展望小樱桃公主的电影或影集。小樱桃公主的人设很带感,正常人会意难平自己没有外星人强,为了追求力量跑去宇宙冒险吗?然后这么充满力量的姐姐到处被叫小樱桃!      62998楼


-跟两个老爸一点也不像,T’Challa和冬天都挺温和的。


-那是T’Challa国王好吗?现在的瓦坎达都在他打的基础上,温和?你们把黑豹当成小白兔啊?


-瓦坎达的女战士这样是正常的。她也是黑豹啊。


-我看过影像资料,冬兵说比起他和黑豹,小樱桃公主更像美队……




呃,竟然没人问,只好暴露我的无知了:T’Challa的墓志铭是什么?      64025楼


-「我拥有人类应有的一切」。随便查一下经典墓志铭一般都有收录。


-以他的地位,就算写一串省略号也会被收录的。


-干嘛?这句话真的不错啊。人类本来都要死,放轻松并且接受吧。


-说自己〝拥有〞死亡还挺怪的。


-这些超英,还没死的时候大家都不觉得他们会死吧。总觉得他们跟人类有点不一样。


-如果我是世界首富+最有权力的国王+超能力者,我是不会说自己拥有人类〝应有〞的一切的。睁眼说瞎话嘛。






冬兵的墓志铭呢?      64034楼


-不要问,很无趣。


-客观公正的说:毫无个性。


-人生爆炸精彩的人竟然给自己选了那么飘着廉价鸡汤味儿的墓志铭。


-就算他没有抄袭別人我也肯定早就有很多人用过那个做墓志铭了。


-我拒绝相信那是冬冬自己选的,一定是后人杜圌撰!


-不要只是吐槽啊你们!我来回答吧,答案是〝现在睡吧,明天会更好〞


-……他的人生结尾是个平淡的句号,不是惊叹号。真让人遗憾。




******




2077年,瓦坎达的城市变大、人口增长,新兴村落像星星一样冒出来。当地的居民觉得一切和旧日时光没有太大差別,只有年纪足够大的老人会说,为了餵饱所有人,耕种的人多了,以前的瓦坎达看不到这么多田地;放牧的人少了,许多人转去畜牧;猎人的技巧还在,但禁止狩猎的范围变大了。


还有国王也换人了。不过就和他父亲、以及父亲的父亲一样,他是个好国王。所以一切是没什么改变。




在一个全国的人都在午休后挣扎爬回工作岗位的午后,好国王T’Chacha正在他的书房里第一千次唸叨:“你不用敲门的,爸爸。”


他的爸爸只是笑笑,递给他一个没有封口的信封。“这是什么?”T’Chacha问。


“我的墓志铭。我一直都在考虑用它。”


“喔。”他瞪着眼,发出蠢蠢的声音。


“用什么语言刻上去都可以,我无所谓。”


“喔。”说点什么,Bubble。別让你的老父亲觉得他需要安慰你。“我能看吗?现在?”




James Barnes点头,总是带着笑的脸比平常更快乐一点。T’Chacha一不小心又盯着他多呆了几秒。他的爸爸没有确切的年龄,尽管能确定生于1917年,但在大约七十年的生理变化停滞后,没人知道该怎么定义他的岁数,只有他自己和他的难兄难弟Steve愉快的称呼自己是百岁老人。


但他即使现在老了也不像一百岁,更別说一百六十岁,他的反应灵敏身形挺拔,看起来甚至比T’Chacha还要有活力。




“你会像父亲一样吗?”他脱口而出,“还有像Steve那样……”能够知道自己的时刻到了,穿着喜欢的衣服,选择喜欢的地方,在家人的陪伴下离开。


“我不知道啊,儿子,我没有死过。”Bucky很坦然,对这种未知好像还挺期待的,“所以,以防万一我先把它交给你。”




T’Chacha抽圌出信封里的便笺,雪白的纸上只写了短短一句话。


“你觉得怎么样?”


不怎么样。


T’Chacha思考了一下,谨慎的回答:“很好。”


“我也这么觉得。”Bucky边点头边摆摆手,看起来是真的很满意。T’Chacha使劲看着那句话,想找到那个他没发觉的光彩处,能让他父王盖章过有智慧又品味好的爸爸这么喜欢,喜欢到要用它做自己人生的结语。当他重新注意到的时候,Bucky已经走到门口準备推门出去了。




“爸!”T’Chacha连忙叫,“你为什么要选择它?”




Bucky回过头,一只手仍握着门把,将门拉开了一半。他微微仰头,眼旁的纹路里都是岁月温柔的吻,嘴角的弧度却是他在老年之后才逐渐拥有的狡黠。


“那是你父亲对我说的话。”他笑着,在看见儿子恍然大悟的表情后继续朝外走,潇洒地补充:“就在我们第一次上床之后。”


他在身后尴尬的呜咽中大笑,快活地走了出去。






现在睡吧。


黑暗中,他的国王说。明天会更好。


Bucky相信他。


以生命,以沉默。




                 FIN.






可以配合番外第二章食用~


未來人聊的內容都可以在前文找到,不過他們聊的東西裡有一些BUG,不曉得大家有沒有發現。我覺得這種後人對古人的錯誤解讀很有意思=v=


這個我寫過最長的故事結束了,以後再有豹冬文的話,也不會有櫻桃樹了。


謝謝大家!

评论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