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37

此无崖非彼无涯 这方华不是那烟花

【穆厄】笑话(下)

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还是觉得上下放在一起比较好,纠结一下再决定要不要扔一块儿。




(下)


梅苏特皱眉盯着托马斯,脸上直白地写着“傻逼滚”。托马斯似无所觉伸出一只手,“我给你变魔术怎么样?”说着也不等梅苏特给他答案,手腕一翻,一朵花出现在手上,趁着梅苏特还没反应过来塞进人手里。


梅苏特给这一连串动作搞得一愣一愣的,被吵醒的低气压都散了,看看手上的花又看看路边灌木上零散长出的花,最后看向托马斯。这“傻逼”不仅没有滚,甚至变了个魔术还一屁股坐到了他边上,“我只是魔术师不是魔法师,不能无中生有。”那花是他走过来时摘的。


“你是魔术师?”梅苏特漫不经心捏着花枝问托马斯。


“我没说过吗?”


“没有。”其实梅苏特听他说过表演之类的,但不想多费口舌,索性当作忘了。


“有机会来看我表演吧,我很厉害的!”托马斯盛情邀请,下一秒表情又垮下来,有气无力摇摇依然挂在胸前的手,“等我手恢复的时候。”


梅苏特没应声,盯着托马斯手臂看了好半天,他记得那是骨折。托马斯看梅苏特看得起劲,以为自己手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跟着东瞅瞅西看看,也没看出什么花来,“梅苏特?”


“那有机会就去吧。”梅苏特不咸不淡应道。


不知道为什么托马斯觉得梅苏特好像突然情绪不好了,也不追着要和他约定好,跳开话题,“你呢?为什么总坐在这里?”


梅苏特眉毛纠结了一阵,突然眼睛一亮,笑道,“因为我是外星人。”


托马斯先被梅苏特突然丰富的表情吓了一跳,接着被他表达的内容吓了一跳,“我脸上写着好骗吗?”


“还挺好骗的。”兴许是心情不错,梅苏特开起了玩笑。


“好吧,外星人你为什么坐在这里?”托马斯也起了玩儿心,想看梅苏特怎么把这话圆回去。


“看见这棵树了吗,”梅苏特指指头顶,“这是我和母星的联络器,有一天母星会有人来接我回去。”


“回哪儿?”


“回母星。”


“母星是哪儿?”


“不知道,我一出生就在地球了。”


“你没想过留在地球吗?”


梅苏特手一紧,“不行,母星的人说好要来接我了。”


“真遗憾。”托马斯摇摇头。


“真遗憾。”梅苏特跟着重复,说完抬头看托马斯,“你还不回去吗。”


“要回去了,”托马斯撇撇嘴,“下次还能见吗?”


“不知道。”梅苏特如实回答。


“那这个送你。”托马斯手掌一翻,一个金属块出现在手上,是一个狗牌。


“我应该收吗?”梅苏特还是看着他,迟迟没有动作。


“以前服役留下的,两块都带回来了。你愿意留一个吗?”托马斯难得有些不好意思,想做点什么缓解情绪,可惜一手不空,一手残废,“万一哪天你回母星了看着这个说不定还能想起我?”


想起你做什么呢?


“而且它比花坚固多了,不会坏。”托马斯又说,视线在梅苏特手里的花上扫了一眼,花已经捏坏了,掉了一些花瓣。


察觉到他的视线梅苏特手下意识缩了一下,手指磨蹭着,花瓣捏碎了,植物汁液粘黏的触感很不舒服。


“好了就这样说定了,”托马斯不由分说将狗牌放在梅苏特腿上,“收好了,以后再见。”


梅苏特看着托马斯走远,伸出手又收回去,手指在裤腿上蹭了蹭才去拿起那块狗牌,小声道,“谢谢。”


 


托马斯第一次在长椅外的地方看见梅苏特的时候很意外,惊讶程度甚至超过了第二次遇见梅苏特。在他印象里梅苏特应该永远在烈日下,在蝉鸣中,在一览无遗的开阔草地边上,在一棵大树下的长椅上坐着,与背景融为一体,又与世界格格不入。


所以……外星人也吃冰淇淋吗?他这么想着,也这么问了,他问梅苏特,“外星人也吃冰淇淋吗?”


那时梅苏特站在医院外的简餐车前,盯着餐车上的冰淇淋广告牌看,这辆简餐车似乎主营冰淇淋。


“你要吃冰淇淋吗?”托马斯又问。


梅苏特扭头看见他吓了一跳,一副见鬼的表情,带着被抓包的惊恐,“不,我不想吃”


“可你一直在看它。”托马斯毫不留情戳穿他。


梅苏特扯扯衣服,“我不能吃。”


“为什么?”


“乳糖不耐受。”


“什么?”


“乳糖不耐受。”梅苏特耐着性子重复,但托马斯的表情一看就不像听懂了,“简单来说就是吃了会拉肚子。”


“那我懂了,冰的刺激肠胃。”托马斯表示明白。


“冰的不会,牛奶会,”看托马斯又听不懂了,梅苏特顿了一下又加了一句,“牛奶含乳糖,你可以理解为乳糖过敏。”


“这回明白了,真明白了,”托马斯一脸计划通,又问,“你还要站在这里吗?”


梅苏特黑线,“不了,我要回去。”


托马斯没问他回哪儿,指了指挂在胸前的手,“你要等我吗?我去换药。”


梅苏特没理他,转身走了,顺便知会一句自己的目的地,“树下。”


托马斯进了医院大楼。梅苏特又坐回那棵树下,头上的鸟依然蹦跶叽喳不停。像往常那样无所事事坐着,梅苏特在裤包里摸索着掏出一块狗牌,手指在刻字的部分摩挲。他有点后悔收下它了。


直到余光瞟见托马斯从大楼出来往这边走,梅苏特又像没事人一样将狗牌揣回包里,克制有礼地对托马斯说:“你好。”


 


托马斯相信梅苏特是外星人了。梅苏特总在树下等母星的人来接他。他也总在树下看见梅苏特,每次去换药他都能看见梅苏特,虽然他也有意识把去医院的时间控制在过往几次他碰见梅苏特的时段。


梅苏特总在树下的长椅上坐着,在一览无遗的草地边上,在鸟鸣中,在烈日下。托马斯偶尔会产生一种错觉,时间似乎停在这个夏季了,他和梅苏特都停在这个场景,这个时间段里,恍惚得像一场梦。


他恍惚着走到梅苏特边上,像他们第一次见面一样,脑子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人已经坐下了。


梅苏特看见异常沉默的托马斯有些不明所以,手在托马斯面门前挥了挥,“托马斯?”


托马斯猛地回过神来,一巴掌抓住梅苏特手腕,“梅苏特!”


“在?”


“梅苏特你!”


“我什么?”“你要吃冰淇淋吗……”托马斯有点沮丧,他其实想问梅苏特愿意留在地球吗,但最后只问了吃不吃冰淇淋,虽然一开始他的确只是想来送冰淇淋。


梅苏特白他一眼,“我不能吃。”


“可以的!”托马斯试图单手打开他提来的保温袋,“我托人买到了脱乳糖牛奶。”梅苏特帮着他打开袋子,看见里面明显是自制的冰淇淋。


“我自己做的哦!啊也有朋友帮忙,但基本是我搞定的。”托马斯脸上满满的等夸奖。


梅苏特一阵沉默,“谢谢。”


“你快试试好吃吗好吃吗?我自己试的时候觉得还不错,你喜欢巧克力吗?下次带巧克力味的怎么样?”


不怎么样,太糟糕了,梅苏特吃着冰淇淋,再次后悔收下托马斯的狗牌,现在还还来得及吗,好像又不太想还。太糟糕了,糟透了。


 


托马斯的手恢复了,他很开心,又很不开心,不开心占了多数。恢复后他大部分时间泡在练习里,能去找梅苏特的时间直线下降。唯一开心的是,他可以邀请梅苏特看表演了。


然而梅苏特一见到他就说:“手恢复了就不要再来找我了。”托马斯问为什么。


梅苏特说:“母星的人快来接我了。”


托马斯懵了一下,他总时不时忘记梅苏特是外星人,“走之前能去看我的演出吗?”


梅苏特犹疑着问:“演出什么时候?”


“下周星期五,可以吗?”


“母星的人也说下周来,”梅苏特顿了一下,“到时候我和他们商量一下,如果能留在地球就去看演出。”


“说好了啊。”


“说好了。”


托马斯走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落山了,他很少待到这个时候,走的时候更是一步三回头,“说好了啊?”


梅苏特挥着手驱赶他,“说好了。”


托马斯走了,太阳也下去大半,火烧云红得泛紫,梅苏特在长椅上又坐了半晌,直到太阳完全消失在地平线下。夏天快结束了。


 


周五,托马斯恢复后的第一场演出,表演很成功,但表演的人心不在焉,他没有看见梅苏特,留给梅苏特的位置空空如也。


演出结束托马斯直奔医院,依然是烈日下,鸟鸣中,一览无遗的草地边上,大树下,长椅上,唯独少了梅苏特。


托马斯愣了一会儿,在梅苏特平时坐的位置边上坐下。刚坐下觉得头发一重,头顶的鸟一阵嘶叫,托马斯拿出纸小心翼翼伸到头上,是鸟屎。以前和梅苏特坐在一起从来没有鸟屎掉下来。


托马斯坐了好一会儿,没等来梅苏特,等来一个护士,护士问:“请问,您是托马斯.穆勒吗?”


“我是。”


“梅苏特.厄齐尔有东西给您。”护士递给他一块金属,是他送给梅苏特的狗牌。


“梅苏特……”护士还想说什么被托马斯打断。


“别说了我知道。梅苏特是外星人,然后……”托马斯突然噤声。


“然后……?”


“然后我刚才说了个笑话!”托马斯吼着说完,开始嚎啕大哭。




End.




=============


本文又名《一场无疾而终的双向单恋》
基本是细节比较多,没看懂可以讨论。

评论

热度(37)

  1. 蒹葭37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