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37

此无崖非彼无涯 这方华不是那烟花

【豹冬】包办婚姻 (上)

夗夘:

*中世纪的胡乱AU


*私设男人可以结为伴侣生子


*两个王子的爱情故事


*瓦坎达没有闭关锁国,和海德拉国是邻国,也并没有黑科技,是国力强大的正常国家(哪儿来的这么多私设


*没有包办婚姻会更快结婚系列XD


 


———————————————————————————————


 


01、


 


  画像上的少年身形纤细,肤色白皙,带着病态的忧郁,慵懒地靠在印花扶手椅上。棕色的发丝优雅地拢成一束,扎在脑后。猫一般的绿眼睛衬着墨绿调镶金边的礼服,更显的深邃迷人。


 


  ——这是一幅多么完美的王子画像。


 


  如果不论它其实一点也不像本人的气质的话。


 


  “Steve,我相信你的画技,不过这……真的是我吗?”Bucky看着这张画,完全不敢相信这居然是自己的画像。


 


  “是的,Bucky。我知道这不像你,但皇室的画像必须要遵循传统。”


 


  Steve正在清洗画笔,柔软的狼毫在水中辐散,斑斓的颜料渲染开来。


 


  海德拉宫里挂的一整排先代贵族画像,都是纤细而忧郁,服饰奢靡,这样的审美,一直延续到了现在。贵族们的画像,都以纤细忧郁的气质为美。


 


  Bucky想象了一下姐姐Natasha的画像,顿时掉了一地鸡皮疙瘩。


 


  难怪Natasha从不让Bucky看她的画像。


 


  Natasha如果往任何一个骑士脸上扔手套,没有一个骑士敢去捡起来。不是因为出于对公主的敬畏,而是武力值完全不能同台竞技。


 


  Natasha或许是历史上唯一一个不需要骑士保护的公主,甚至她可以轻松地保护她的骑士们。


 


  公主单枪匹马去恶龙洞穴救出她的骑士队,这个剧情放在Natasha身上一点也不奇怪。


 


  “Stevie,我以为你会和那些宫廷画师不一样。”Bucky放下画像,一脸幽怨。


 


  “看来我真该改做宫廷画师这一行。”Steve笑道,用棉步将画笔包裹起来。


 


  “我以为你会画我在悬崖上勒起马头,抽出宝剑指向远方,背景是海面上的惊涛骇浪,那样多帅啊。”Bucky恨铁不成钢地看着Steve。


 


  “我有时间会帮你画一张,但这次不行。”Steve走过去,坐在苦恼的老友旁边,“这可关系到你的人生大事。”


 


  “……但画上的胳膊也太细了,真像五年前你的细胳膊——写实画像变成了抽象画。”


 


  Rogers家族是海德拉国最古老的贵族之一,世代身份尊贵,Steve在年纪尚小的时候就承袭了爵位。纵使养尊处优,Steve却瘦的像根豆芽菜。


 


  Bucky和Steve从小一起长大,一起接受贵族式教育,感情深厚,Bucky也习惯于处处保护这个瘦弱的好友,每次受罚都为Steve担下来。


 


  随着时间流逝,曾经的豆芽菜变成了一个高大强壮的金发青年,甚至比Bucky还要高一些。


 


  “真不该让你帮我喝牛奶的。”——当Steve的身高超过Bucky时,Bucky不禁感叹。


 


  “要是你放弃饭后甜点,每天只吃一点青菜,或许可以变成画像上这样。”


 


  “我可不想变成这样,我现在的身材挺好的。”Bucky耸了耸肩,将两条长腿翘在桌上。


 


  如今他们二十出头,不仅Steve变得高大俊美,而且Bucky也褪去了从前的婴儿肥,肌肉线条流畅而优美,有着让人羡慕的好身材。


 


  有时他们会乔装偷跑出宫,到平民的小酒馆里。他们永远是最招女士喜爱的,尤其是Bucky,身边总是围着一群各个年龄的女士,甚至需要Steve把他从女士们过分的热情中解救出来。


 


 “但愿他看到我真人,是惊喜不是惊吓吧。”


 


  Bucky口中的“他”,便是瓦坎达的王子,他的未婚夫,T'Challa。


 


  这桩婚姻是海德拉和瓦坎达两国国王钦定的,Bucky还在母后的肚子里,T'Challa才一周岁,便指腹为婚了。


 


  对,就是完完全全,彻头彻尾的包办婚姻。


 


  Bucky一直觉得不公平,和一个素未谋面的王子结婚,生活一辈子,都是父母一手操办,从来没管过他的感受。


 


  还没出生,他一直向往的自由恋爱就已经破灭了。


 


  这是每个皇室成员都逃不开的命运,一出生便戴上头衔,铐上枷锁,如同提线木偶,被处处要求着要完美,几乎没有自由,更别提有自己的爱情了。


 


  这位叫T'Challa的王子,在他人生中出现,并即将霸占他今后的人生,也是父王母后一手规划的。


 


  尽管有许多民间传闻,说T'Challa有多么多么优秀,什么英俊迷人,骁勇善战,十六岁就通过了成人考验……


 


  然而,Bucky对他一点好感也没有。


 


  这个部落文化浓厚的国家的王子,或许是脸上身上都画满了油彩,头顶着鹰羽冠,对野蛮人的运动有着狂热的热情。


 


  Bucky似乎能预见,一身油彩的丈夫,往自己脸上抹着油彩,一边露出满意的微笑,黝黑的皮肤衬得牙齿白得晃眼。


 


  Jesus Christ.


 


  “Hey,Bucky…”Steve的声音把Bucky拉回了现实。


 


  “别担心,你那么好,没有人会不喜欢你。”


 


  Bucky露出微笑,对上Steve真诚的蓝眼睛:“谢谢你,Steve。”


 


  “要是他喜欢豆芽菜Bucky,我就去踢他的屁股。”


 


  “那我肯定得去补上一脚。”看着Steve故作严肃的脸,Bucky忍不住笑出声。


 


  Steve也扬起嘴角,给Bucky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你一定会幸福的。”


 


  “你也是,punk.”


 


  “Jerk.”


 




02、


 


  “哥哥,你真的是……帅呆了!”


 


  Shuri刚踏进房间,看到T'Challa愣了一秒,就立刻爆发出毫无公主形象的大笑,摆明的幸灾乐祸。


 


  要是母后在场,她一定会迎来一句严厉的“Shuri!”


 


 此刻的T'Challa,身上画着瓦坎达最隆重最全套的油彩,头上顶着夸张的鹰羽冠。


 


  好吧,连最不苟言笑的Okoye也在抿嘴憋笑。


 


  T'Challa有些懊丧地一把扯下鹰羽冠,看着宫廷画师们把刚完成的他的画像悬挂起来晾干。


 


  画像上的他活像花里胡哨的热带鸟类,人们能想到的颜色似乎都能在他身上的油彩中找到。


 


  这样的传统服饰,早已脱离了瓦坎达现在的审美,但在重大事件中皇室依然坚持沿用。王子相亲用的画像,画像里自然也要装扮成这样。


 


  同样被传统服饰残害的还有Shuri,在宴会上被束腰勒得像个木头人,面对美味却一点也不能多吃。


 


  T'Challa想到那时自己还笑过妹妹的馋样,没想到这么快就轮到自己头上了。


 


  这幅刚画好的画像,不久后就将送到海德拉国王子的手里,而T'Challa也会收到对方的画像。


 


  交换画像是为了增进了解,看看自己的伴侣长什么样。


 


  然而看了画像不满意,即使对方是只恐龙也不能轻易悔婚,因为这是包办婚姻,一切都得听父母的。


 


  T'Challa在一岁时就和海德拉国王子定下了婚约,对方刚出生,便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与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有羁绊,随着年岁的增长,可预见彼此相遇的时间越来越近,相遇后又相伴一生。是非常奇妙的缘分。


 


  可包办婚姻也容易变为婚姻悲剧,两人终究不能相爱,同床异梦,一生郁郁寡欢,甚至在外偷找情人闹出丑闻。


 


  即使小时候稀里糊涂被父母订了婚,T'Challa对伴侣,也有自己的理想型。


 


  “他”即使出生高贵,也不会被贵族的教条束缚了热情,是个有趣而阳光的人,最重要的是,他要有一双漂亮的眼睛。


 


  如果瞳孔是绿色,那就再完美不过了。


 


  可现实总是事与愿违,传闻中海德拉国的贵族,身形纤弱,带着病态的忧郁,行事刻板守旧。


 


  这可一点都不是T'Challa喜欢的类型,如果要分类的话,这类人会被分到尽量避免接触。


 


  或许,他该试着喜欢这类人,毕竟他的未婚夫,有99%的可能是这样的。


 


  哦该死的包办婚姻。


 


  为什么不能自由恋爱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很明显,也是T'Challa从小被灌输的。


 


  他是瓦坎达最年长的王子,是王位的继承人,这些头衔让他必须顾全大局,甚至完全没有自由。


 


  回想自己备受束缚的人生,确实是一个非常令人郁闷的主题。


 


  与此同时餐桌上,T'Challa在母后的死亡凝视下,第一次毫无王子形象地往嘴里愤愤地塞了整块圆面包。


  




03、


 


  Bucky觉得,这可以说是他最疯狂的一次逃跑计划了。


 


  而且还奇迹般地带上了Steve。


 


  准确的说,是Bucky为了莫名其妙的婚事郁闷了很多天后,为了散心,一横心自已偷跑出来,Steve一路追他到了瓦坎达。


 


  与之前出宫去小酒馆不同,他用去皇家猎场狩猎露营一个月当幌子,偷偷出了境。


 


  然后,去了瓦坎达。


 


  要是王子殿下和勋爵大人同时消失在瓦坎达,这绝对是一场战争的导火索。


 


  所以Steve必须在海德拉守卫发现之前,一个月之内把Bucky迅速带回去。


 


  此时此刻他们正骑着马走在瓦坎达首都Birnin Zana的街道上,两人风尘仆仆,一副远道而来的游侠样。


 


  街道上到处是衣着鲜艳的男女,脸上洋溢着笑容,本来不宽敞的街道被琳琅的商品拥挤得更热闹非凡,杂耍艺人喷出一团团火焰,引得观众赞赏的掌声。


 


  明天是瓦坎达十年一度的节日,世界上最盛大的节日之一,祭祀瓦坎达世代信奉的伟大豹神。


 


  两人默默骑马走着,Bucky不用转头都能感到好友阴沉的脸,为了缓和一些尴尬,他只好佯装咳嗽了几声。


 


  “抱歉,Steve,我真的想不到更好的散心的地方了。”


 


  “你可以去海德拉的任何地方,或者在宫里举行单身派对,而不是来瓦坎达。”


 


  为了追回不负责任的好友,成为偷跑的“共犯”,Steve自然不会轻易消气。


 


  “这可是十年一次的节日啊,你记得吗,我们小时候在书里看到,一直想去的,现在终于可以亲身体验了。”


 


  “你结婚后会待在瓦坎达,每十年都可以来参加庆祝。”Steve毫不客气地指出。


 


  “但是那时候就只能在宫里,和那些贵族们假惺惺地吃饭、跳舞,还有……假笑。”Bucky随即演示出官方假笑。


 


  “Oh,亲爱的Bucky,你不能去和平民一起庆祝,那样会有损你的身份的。”Bucky捏着鼻子,模仿贵族夫人们尖酸做作的语气,然后翻了个白眼。


 


  然而好友还是板着脸看他。


 


  “Come on,Steve…我知道你也一直想来这里参加节日庆祝的。”


 


  Bucky夹了夹马肚子,追上Steve的白马,Steve的马似乎和主人一样生气,都要走得快些。


 


  “但不是现在。”Steve坚决地说,似乎全身上下都写着“跟我回去”。


 


  “OK——”Bucky拖长了声音妥协道,瞪了一眼Steve,“我跟你回海德拉。”


 


  “Steve,我只是想,还有两个月我就结婚了,我真的很想像个普通公民一样来参加节日庆祝……”


 


  Steve看着Bucky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的样子,心里确实也有些难过。


 


  Bucky结婚后,作为瓦坎达王位继承者的伴侣,他确实不能随意出宫和平民一起庆祝,在婚前体验一下,或许并没有什么错。


 


  他们做了十多年的好友,也到了分离的时候。那个扬起下巴,意气风发地对他说出自己名字的少年王子,将要与他分别,走向截然不同的未来。


 


  他们一年内可能只见一次,也有可能两年都完全没有机会见面,现在已经是他们所剩无多的共渡时光了。


 


  或许他不该这样苛刻的。


 


  既然都来了瓦坎达,为什么不多留一些回忆呢?


 


  Steve叹了一口气,勒住马头,让马渐渐停下来。


 


  “Buck,你可以去参加庆祝,但是我们后天一早就必须出发回海德拉。”


 


  话音刚落,Bucky就立刻欢呼起来:“Yes!!!Steve,你真的是太好了!”


 


  他一跃跳下了马,与之前丧气样简直判若两人,绿眼睛兴奋得闪闪发亮。


 


  “我现在可以彻底了解一下这个审美奇特的国家了。嗯对,顺便打听一下他们那位神秘的油彩王子,我亲爱的未来的王妃。”Bucky瞬间严肃起来,说出“王妃”时可以说是是非常不满了。


 


  没有什么比噩梦成真更恐怖的了。当Bucky收到瓦坎达王子的画像时,特想穿越回去把乌鸦嘴的自己掐死,这满身油彩的装扮,真是比自己的想象更夸张一些。


 


  Bucky第一眼看到画像的表情,让Steve几乎笑到了地上——眉毛快扬到了发际线里。


 


  “这样一想,某人也是瓦坎达的准王后呢。”Steve作认真思考的样子,然后向着Bucky无辜地点点头。


 


  “可能是吧。”Bucky没好气地说。


 


  他的目光落在某处,立刻又阴转晴了:“Steve,我想……我找到今晚好玩的去处了。”


 


  Steve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虽然不明白建筑上的瓦坎达语,但是透过窗户可以看见,那是一座颇具规模的豪华赌场。


 


  Alright……


 


  他或许该思考一下,同意让Bucky留在瓦坎达,是否为一个明智的决定了。


 




04、


 


  其实Steve完全没有担心Bucky赌输,倒是担心他去赢一堆钱引起赌客注意,或者是遇上个输钱会气得跳脚的人,招惹是非。


 


  Bucky的赌技是最没必要怀疑的了,反正Steve从没见过他输过,逢赌必赢。


 


  Bucky在宫里和骑士队悄悄聚众赌博时,对于他的不败神话,Steve只当是骑士队怕王子不开心,于是故意让Bucky赢。


 


  而骑士队的Sam向他透露,一开始他们确实是让着王子,后来钱越输越多,于是他们暗暗发力,到最后才悲惨地发现……拼尽全力也赢不了。还好Bucky每次赌赢的钱只取一点点。


 


  看到Sam那种“还好没把自家庄园地契输进去”的后怕表情,Steve算是相信了。


 


  能与Bucky赌技匹敌的大概只有Loki 了,邻国阿斯加德的小王子。


 


  看到两位养尊处优的王子为了一枚金币大战三百回合,心情可以说是很复杂了。


 


  海德拉和阿斯加德世代友好,是关系亲密的盟国。Bucky和Loki小时候就随父王互相拜访过,并成为特别要好的朋友。


 


  Loki从小冰雪聪明,又骄傲到骨子里,所以不愿和其他同龄人交朋友,但他意外的很喜欢Bucky,每年都要到海德拉和Bucky一起度过整个夏季。


 


  Bucky和Loki在几年前夏天解锁了赌牌的技能,然后一起去吊打骑士队芸芸渣渣。他们有时意见不统一时,也会赌牌一决胜负。


 


  Loki对Steve,却没什么好脸色了,经常各种冷嘲热讽,把Bucky尴尬地夹在中间左右不是。


 


  而银舌头先生Loki解释是因为Steve和他的蠢哥哥Thor特像,傻乎乎的金发大胸,怼着非常爽就是了。


 


  作为Bucky最重要的两个朋友,Steve和Loki会作为伴郎出席婚礼,想想都有些心累。


 


  不过比起那个,Steve眼前的情况似乎更心累一些。


 


  此刻Bucky正在一赌桌人生无可恋的黑脸问候下,大笑着把赢的一大堆筹码扒到自己的桌前。


 


  “Bucky,已经很晚了,我们走吧。”Steve觉得自己像个把贪玩的孩子劝回家的操心母亲。


 


  而面前的大孩子还耍赖地竖起食指说:“Steve,再玩一局好不好,最后一局。”


 


  Steve立刻感受到一赌桌人的灼热目光,通通是“让他再玩一局吧在我没把钱赢回来之前”的星星眼。


 


  他只好退步了:“我去买一点明天的干粮,Bucky,我希望回来的时候你已经在赌场门口等我了。”


 


  待Steve转身后,一桌人瞬间开始了你死我活的最后巅峰之战,毕竟某个捞钱最多的白人小子就要跑路了。


 


  衣着庄重完美的荷官将三副牌流畅地洗好,戴着白手套的十指灵活地跃动,看着挺赏心悦目。


 


  他将牌平铺在桌上,抬眼来回看着四位赌客:“现在,四家争牌。”


 


  赌桌上的四位赌客坐成环状,除了Bucky其余都是瓦坎达人。一位雍容华贵的夫人,旁边站着年轻帅气的男公关;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先生,绅士而体面;坐在Bucky对面的则是和他年龄差不多的青年,蓄满了络腮胡,上身只松松垮垮地挂着一件华丽繁复的金钱豹纹长衫,露出精壮的胸膛。


 


  Bucky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实在因为他的造型太惹眼,对面的青年则向他挑衅地扬了扬眉,抬起下巴露出傲慢的笑容——教科书式的花花公子样。


 


  这位高调的豹纹先生显然没注意到他的胡子,他性感的的络腮胡看样子是故意粘在脸上的,因为鬓角的胡子已经掉了下来,支棱在一边。


 


  Bucky低头努力地憋住笑。


 


  乔装打扮的技能还需要大力提高啊,相比自己和Steve乔装去小酒馆的效果差远了。


  


  Bucky把手里的两张牌翻起角查看,思考了一会儿,对荷官示意:“过(Check)。”


 


  其余四位赌客则都陆续示意“过”。


 


  “四位都是‘过’。现在请下注。”


 


  赌牌的输赢不仅靠运气和脑子,还有心理的较量。四位赌客互相不留痕迹地观察着对方,掩饰着自己的表情,谁也不肯放松一刻。


 


  那位雍容的贵夫人,她的先生想必很富有,但是从她带着英俊的男公关来看,夫妻间的关系并不是很好,她不会大手大脚地输钱。Bucky已经从她手中赢了不少筹码,她心里很焦急要把钱赢回来,避免回家和丈夫起争执,她竭力面无表情,但不停玩弄筹码的手指和飘忽的眼神出卖了她——她的牌不算绝佳。


 


  那位体面的老先生,一看便知道他不常来赌场,这次来应该只是娱乐,对输赢并不上心,赌注只会是小钱,不会构成威胁。


 


  对于Bucky来说,在这赌桌上最大的威胁就是那个豹纹了。他的笑容依旧傲慢,但多了一点和之前不同的意味——看来他对自己的牌很满意。


 


  也有可能是过于自信了。


 


  “我下注五十个金币。”那位贵夫人首先下注了。


 


  “我下注三十个。”老先生也紧接着下注。


 


  豹纹一把将所有的筹码拂了出去:“二百三十个金币,全押。”他把这么多钱一下子押上去眼睛都没眨一下,神情倒是挺潇洒自在。


 


  Bucky则把自己全部的的筹码堆起来,认真组成一个完美的三棱柱,然后稳稳地推了出去:“两百个金币。”这可是他今晚只用十个金币起家赢得的所有战利品。


 


  “要我是你的话绝不会这样做,White boy 。”对面的豹纹嘲讽地说,深邃的眼睛微微眯起来。


 


  Bucky看着他,微笑着耸了耸肩,完全不以为然:“说真的,要我是你,我才绝不会这样做。”


 


  对方的脸色变了变,但很快被傲慢的笑容替代了:“那,走着瞧吧。”


 


  “下注总共是五百一十个金币。请各位翻开自己的牌。”


 


  贵夫人首先翻开自己的牌,荷官将她的两张牌拼在原有的四张牌中:“同花顺。”


 


  老者波澜不惊的脸露出一丝惊喜,他翻开牌,荷官点头评价道:“葫芦。”


 


  豹纹把牌扔给荷官,脸上的得意几乎掩饰不住,两张牌翻面落在赌桌上,与桌上现有的牌构成了一个更大的“葫芦”。


 


  Bucky对豹纹眨了眨眼,这个十万伏特的wink成功电到了豹纹身后的几位女士,豹纹的脸更黑了。


 


  他把自己的牌翻面递给荷官,他的牌是一张7和一张3,足以构成一副更漂亮的同花顺。


 


  赌局的结果已经很明显了,围观的人群响起一小片赞叹声。


 


  “恭喜您先生,今晚真是您的幸运日。”荷官对Bucky微笑道。


 


  “谢谢,这个赏你。”Bucky回以微笑,把几个筹码给荷官。


 


  Bucky脚步轻快地走到赌场门口,Steve还没来,他于是靠在门口气派的圆柱上等着。


 


  此时天色已晚,街道上已经是空荡荡的,灯火却是不疲地闪耀着,继续书写着这座城市的不夜繁华。


 


  他的余光扫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过来站在他的身边——原来是豹纹。


 


  “你也在等谁吗?”


 


  豹纹转过头,挑剔地看了Bucky好几秒,才不情不愿地开口:“嗯,等我堂兄。”


 


  “好吧……我其实是不想管这事儿的,但我现在不和你说的话,就太不厚道了,而且,盯了你那么久,我也实在忍不住了……”


 


  Bucky叨了一堆,豹纹的眉毛越扬越高,他只好竭力严肃地说:“……你的胡子没粘好。”


 


  “……”


 


  空气在一瞬间凝固了。豹纹一脸被尴尬淹没,不知所措,Bucky则把脸转过去。


 


  豹纹终于在铺天盖地的尴尬中动了动,抬手把一脸的胡子撕下来,丢在一旁。


 


  “……好吧,我其实是偷偷来赌场玩的,我堂兄说这样有损形象风化什么的,如果实在要来必须乔装一下,所以就……这样了。”


 


    “我们还真是有缘,不瞒你说,我也是偷跑出来玩的。”Bucky向他大大咧咧地笑道。


 


   “你也是偷跑出来的?来瓦坎达参加庆祝吗?”


 


  见Bucky点头,豹纹看起来变得友善多了,眼里映出浅浅的笑意,傲慢的架子也放下不少。


 


  一个异乡人千里迢迢来自己的国家,参加本国的节日庆祝,任何人出于爱国情感,对他的好感一定提高不止一点点。


 


  “你的堂兄,他还在赌场玩吗?”


 


  “没,他去其他地方了,他可从来不会来这里。”


 


  豹纹看着Bucky,突然顿住了,注视着Bucky的绿眼睛。


 


  “你,来自海德拉吗?”


 


  “……”


 


  “这你都能猜到?不会吧,我这脸有那么海德拉吗?”Bucky扯了扯自己的脸皮。


 


  或许Bucky做梦也没想到,面前这位豹纹是瓦坎达国王的侄子,Eric,他提到的的堂兄,就是他的未婚夫T'Challa。


 


  托Steve为他画的那张画像的福,Eric完全没有认出Bucky,只觉得眼睛十分相像,忽略身材气质,简直就是同一个人。


 


  “我只是觉得,你长得有点像我堂兄的……”


 


  Eric的话还没说完,就远远看到一个一袭黑色长袍的男人向他们走来。


 


  T'Challa穿着黑色黑色长袍,他的领口和袖口都绣有繁复精美的银色花纹,华贵而不浮华,举手投足都透着优雅,目光谦逊而坚定,显然是一个教养出身颇好的青年。


 


  “……真是说什么来什么。”


 


  T'Challa看着Eric,Eric也盯着T'Challa,两个都微微蹙起眉头。


 


  T'Challa则先发话了:“你的胡子呢?”


 


  “撕了。”


 


  Eric见T'Challa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只好不耐烦地补充道:“在赌场一直好好戴着,出来才撕的。”


 


  “还有,这是我在赌场玩认识的朋友。”Eric拍了拍Bucky的肩,向T'Challa介绍道。


 


  “你好。”Bucky露出微笑,向T'Challa伸出手。


 


  他突然反应过来瓦坎达不用握手礼,只好收回手,有些生涩地把两手握拳,在胸前交叉成十字。


 


  他的动作实在不算标准,T'Challa宽容地笑了笑,两手交叉回礼:“你好,希望你在瓦坎达玩得开心。”


 


  打过招呼后,T'Challa忍不住多看了几眼Bucky,以前他是断断不会如此失礼的,但眼前的这个青年像是有魔力般,一直吸引他的目光。


 


  棕色头发,如绿宝石般的眼睛,颀长而充满活力的身材包裹在裁剪完美的骑马装里,嘴角微微上翘,笑容真诚而有感染力。


 


  之前他理想型的伴侣只存在在脑海里,现在简直是变成了现实。


 


  Bucky和Eric聊着天,没心没肺的Bucky自然没注意到,和T'Challa一起长大的Eric则立刻发现了T'Challa的异样。


 


  Eric一直挺佩服堂兄的自制力的,但此刻T'Challa眼神几乎算得上炽热了,那双大眼睛把这份炽热更是放大了无数倍。




  喂喂,拜托收收你的眼神啊,人家没发现也算奇迹了。


 


  Eric甚至觉得,他堂兄如果是个白人,现在一定脸红的像个番茄。


 


  豹神啊,不会……他真的看上这个白人小子了吧。


 


  还是……一见钟情?


 


  ……


 


  不不不,那太恐怖了,Eric竭力把这个想法从脑海赶出去。


 


  就算这白人小子和他未婚夫有些像,也不能这样眼巴巴地看着啊,毕竟不是本人。


 


  “如果方便的话,明天能和你们一起去参加节日庆祝吗?”Bucky看着他们俩,热情地邀请道。


 


  “好啊。”Eric笑嘻嘻地答应道,看好戏似的看向T'Challa。


 


  在节日庆祝这天,皇室成员是不能参加平民庆祝的,只能和各部落贵族举行无聊的宴会。T'Challa一定会制止他,并道歉不能去庆祝的。


 


  今天给Eric准备的惊喜似乎太多了些,T'Challa居然没有立刻制止,而是陷入了犹豫!


 


  而Eric万万没想到,他的堂兄在犹豫后,竟然微笑点头了!


 


  “好。”


 


  这一定不是真的T'Challa吧,或者,他在做梦吧……


 


  Eric有预感,这整件事,如一万只草泥马,向着完全不可控的方向奔去了……




——TBC——




———————————————————————————————


来个粗长让tag动一动


豹冬真的好好次,也算是我萌的最冷的一对了


北极圈里瑟瑟发抖,靠圈内神级太太续命


希望有更多同好一起产粮取暖!


 


 



评论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