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37

此无崖非彼无涯 这方华不是那烟花

【豹冬】Stranger like me(16)

不名: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If you walk的番外,正文首章在此→If you walk the footstep of a stranger


一句話簡介:T’Challa的貓化帶來了一些麻煩。Bucky要解決。


又、又久等了不好意思......下一更我會鞭策自己更快一點QAQ




(16)




第一次用“明天就好了”安慰自己,是在他最好的朋友确诊猩红热的那天。Bucky抱着恐惧把所有希望寄在医生上,什么都愿意为他做,又什么都做不了。


不用说,Steve的病没有在隔天痊愈,就像冬天不会只待一天就走,世界上哪有那么容易的事呢?
T’Challa的猫咪生涯同样不只一天。说起来,这一次Bucky寄讬的对象仍然是博士*1,这个巧合让他苦笑。在需要知识的时刻,他总是无法提供什么帮助。


T’Challa比他更快接受现实,知道问题无法在短时间内解决之后,他将大部份工作交给议会,指派Shuri监督,尽管她是议会最年轻也最没有资历的成员。


“终于,我也用一次我的王室特圌权啦。”她握拳向T’Challa挥了挥。国王摆摆手,示意她赶紧离开,如果不是挑眉时身后的尾巴也跟著跳了跳,他看起来就和平时一样威严。


Bucky在送Shuri出去时问,那几个让T’Challa变成这样的人是不是还被关着?得到肯定(而且咬牙切齿)的答案之后,他提议也许让他们加入特別小组,会对解决问题有帮助。


“那需要让人看紧他们才行,万一他们捣乱……”Shuri咕哝。


无论是理智还是感情上,没有人认为这场意外是人为的阴谋,但是万分之一的可能都要被视作一对待,直到T’Challa完全恢复正常。


“好吧,在让他们参与之前,我会好好的向他们分析利害。”Shuri把最后一个字咬得特別重,完全不遮掩里头的威吓。这种瓦坎达女性的剽悍之气在习惯之后让人相当有安全感。Bucky微微笑了下:“T’Challa不会有事。”


“当然了。”公主望向房里,在他振金的左肩上用力拍了两下,做出手疼的鬼脸,“我哥就交给你了。”


Bucky关上门,回头在浴室里找到T’Challa。浴池里水波荡漾,雾霭般的热气溢满空间,细小的水珠附在洁白的墙上,还有T’Challa未著寸缕的身上。他的双腿伸进水中踢了几下,在轻柔的水声中滑下浴池。


他迅速从门边退开,靠著墙壁摀住脸。


要是真的能把他给我就好了。Bucky绝望的想。


可是现实是没有亲亲,抱抱也只在他们都衣著整齐时才能进行,然后这个混蛋泡澡还不关门!


唯一能让他稍微安慰一点的是知道T’Challa也在艰辛的忍耐著。但这也在助长他的欲圌望。
谁都好。快把他们从这种处境里解脱出来吧。





国王无法处理国事,瓦坎达的人民很快就知道了。


是生病吗?或者受伤了?人们的议论中,T’Challa让Bucky拿起手机拍下他现在的样子,交给外面的记者。可以的话Bucky希望他能换件衣服,而不是这件隐隐可见肌肤的白色长袍。


但T’Challa现在只穿这样轻薄透气的衣服,至少在他肯穿衣服的时候。T’Chacha最近也开始有样学样的追求天然,第一次走路就是在Bucky要帮他穿衣服时,他迈著小短腿哒哒哒的冲出了一段不小的距离才一屁圌股坐在地毯上。


Bucky顶著黑豹不开心的目光拉紧他的领口,把胸膛锁骨什么的全遮起来,拿起手机一连拍了五、六张,然后才帮他松开领口。T’Challa伸伸脖子,用力吸了一口气。


“你知道有人会把你的照片掛在床头吧。”Bucky也很不开心。瓦坎达手机的像素高得不像话,皮肤上的一个小疙瘩都拍得清晰可见,当然了T’Challa的皮肤光滑完美没有小疙瘩。


事实上,瓦坎达手机拍出来的照片不仅清晰异常,还能变成立体投影。
想起这点时Bucky的眼前黑了一下,但记者已经把照片拿走了。


T’Challa的猫化形象引起了轰动。撰文的记者很严谨,报导的开头扼要说明了意外的发生、相关人员的处置;然后是国王休养期间国家会照常运转的保证,访问了几个议会成员;最后才自圌由发挥,动情的描述了国王对这种意外状况的不安、不满与忍耐,呼吁人民们要为国王分担,齐心协力在这段非常时期维护瓦坎达的稳定,祝福国王早日恢复──


Bucky不怀疑瓦坎达人的爱国心,但有点怀疑他们有多期待T’Challa恢复人身,因为新的流行出现了:消息见报的三天内,走在路上随处能看见戴着猫耳发箍的行人。


他们还拍了所谓的加油短片。剪辑得不错,配了一首当地风格,有咚咚鼓声的音乐,一点都不正经。


“Bast守护你,陛下!”
“请放心的休息我的国王!我们没问题的!”酒吧里一群朋友举起酒杯,有好几个人的耳朵被碰掉了。
“你是最棒的黑豹,不管有没有尾巴!”一位女士笑瞇瞇的捏著身后的假尾巴甩圈,手法娴熟,多半是位擅长鞭子的战士。
“我也有。”一个小孩子害羞的摸着头顶粉红色的耳朵。


这个短片热情洋溢欢声笑語,外国人看了大概会以为是什么节日活动的宣传,连最近有点克制过头的T’Challa也笑了。他从Bucky手里接过手机,仔细地看完了十多分钟的短片,Bucky扶著椅背和他一起看,发现他的耳朵直直竖起来,显然超级感兴趣。


T’Challa看完之后,不急着还给他,在网路上翻起相关的讨论。Bucky看见有好多人为了这么可爱这么辣的黑豹对他表达羨慕,默不作声的伤心了一下。谁能想到他到现在还没摸过T’Challa的耳朵?


“你在找什么?”他问。


“看看有没有人把这个消息放到外面的网路上,还有照片。”T’Challa回答。


Bucky疑惑的偏了偏头。“如果有的话?”


“这个短片,瓦坎达人以前没有这么活泼。”T’Challa答非所问,“我想是被外面影响了。我很惊讶没有人把我的照片放出去。”


“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Bucky还是不大懂。更不懂的是T’Challa为什么要在乎?他本来就是地球人最熟悉的瓦坎达人。


“为了点讚、转发和粉丝?”


Bucky趴在椅背上想了半天还是不解,过了一会忽然发现这是T’Challa说最多话的一天!
多半是那个短片让他的心情变好了。Bucky的心中升起安慰,不夸张的说,他一直着迷於T’Challa和瓦坎达人民对彼此的爱意,那里头的责任比婚姻沉重,又比爱国之情多了许多欢愉。有奉献,也有获得。


他的胸口胀得满满的,忍不住张开手臂搂住T’Challa,在他的太阳穴上亲吻。T’Challa绷紧了,耳朵向旁平贴,然后放松下来,向后靠近他,抬手抚摸圌他的颈侧。


“我想我开始在这个状态里找到平衡了。”T’Challa喃喃说,侧身把他拉下来,给了他好几天来的第一个吻。
虽然限制级的事还是没门,Bucky心里的小怪兽打着呼噜,至少在现在,已经心满意足。




T’Challa不再将自己关在房间,开始在花园里散步,多少解放了自己最近的压抑,也终于同意把孩子交给保姆照顾。但是需要他忍耐的事仍然很多。就像他向Barnes承认的,这几天坐在窗台上,看见枝桠间蹦跳的鸟,他有攻击它们的冲动。


“请別这么做。”Barnes惊恐的说。


“我忍住了啊。”T’Challa笑了,一半是无奈,一半为了他的丈夫,一个活了一百年的男人,仍然能感知到动物的可爱之处,拒绝任何不为生存的捕杀。“我猜这就是所谓的狩猎本能。”


T’Challa没有说,最近一直在挑动神经的本能还有別的,但他想Barnes对此也心知肚明。
在他没有刻意回避的时候,他看Barnes的眼神一定很露骨。


日常生活在逐步向正常靠拢,坏消息是科学院那边的研究进展缓慢。瓦坎达等得起,但有些国家等不起。


几个月前他们和某个欧盟成员国协定了一系列合作,现在看起来T’Challa恐怕赶不上簽署合约了。这个合作对瓦坎达具有政治上的意义(他们的所有行动大都如此),对于合作国,则是能让经济从破产中复甦,看得见也摸得到的实质利益。


这是个重要的合作,所以当瓦坎达国王也许、可能、说不定无法亲自前往簽署的消息传出,各国媒体纷纷用耸动的标题进行报导。有阴谋论怀疑瓦坎达根本没有合作的意图,有言之凿凿其它国家用更好的条件收买了瓦坎达──T’Challa觉得这条最可笑,谁能收买他们──还有喜欢热闹的,猜测他重病/遇刺/失踪。


重病的版本算是最接近事实,但每个报导都让T’Challa很烦。
这重要的会议不像先前他面对自己的人民一样,可以因为厌烦说不见就不见。没有人会像他的人民那样谅解他。


T’Challa躺在床上生闷气,背对正在讲电话的丈夫,“……很荣幸接到你的电话。”他平淡而嘲弄的语气让T’Challa知道,电话那端的一定是Sam Wilson,“那么多充满想像力的新闻都不能满足你的好奇心?”


看来猎鹰正在关心他的安全,或者说是八卦。T’Challa撇撇嘴,想起在一开始Barnes就告诉过他:“我跟Steve说了你变成猫的事。” 
他稍稍忏悔:“抱歉,我忍不住……嗨,他不会说出去的。Steve是你告诉他「这是秘密,要保密」,就真的会闭紧嘴的稀有人种。”


他没看错人。美国队长确实守口如瓶,哪怕谣言满天飞,队友兴致勃勃的想八卦也坚守了秘密,Wilson一定是实在撬不出东西才会给冬兵打电话。


身下的床忽然凹陷。对于长时间和人分享同一张床的人来说,这种感觉不会陌生。Barnes不知道什么时候掛了电话,正爬上床,T’Challa不由得裹紧薄被,但也没能在被抱住时隔绝那个人的气味与热度。


“我们说好了。”T’Challa轻声警告:“没有衣服不能抱。”


“你裹著被子。它也是布,像衣服一样。”


Barnes显然在耍赖。T’Challa觉得脑壳疼。现在天气炎热,他们的床上铺著牛角凉席,皮肤贴在上面是凉的,磨蹭几下更舒服,可是被Barnes抱得紧紧的,他根本不敢动。


有点热,还不是因为热才流汗的。


“你怎么和Wilson说的?”


“我说他的诅咒成真了,你现在是真正的猫国王。”他的丈夫动来动去,惬意的蹭著他和凉席,这小混圌蛋。“他说傻圌子才信我。”


坦白说,瓦坎达人不小心把他们的国王变出猫耳猫尾,这样的事难怪別人不相信。他们要是相信了,多半会觉得瓦坎达人是一群傻圌子。
不过T’Challa暂时还不用操心得那么远,他得先解决眼下的危机。“起来,James。”他从那双手臂里滚出去,翻了两圈以后对他说,“帮我通知议会,临时会议。”


Barnes的嘴角向下撇,乖乖爬下床去找电话,“你想好要怎么解决了?”


“想好了,由你代替我出席。”


冬兵瞥向他的眼神十分随意,显然把这当成一句玩笑,直到看清了他的表情。


“豹神啊,T’Challa?告诉我你只是吓吓我?”他把刚拿起的电话又拋下了,跑回床边瞪大眼睛看着他:“別这样,我怎么能……我怎么能代替你?代表瓦坎达?你知道我不能。”


“你能。”T’Challa说,坚持他的意见像个独断的老板──像个国王,心情不好的那种,“意外发生的那天,你在实验室对研究人员发火了,记得吗?你质问他们,要求他们给你明确的答案。”Barnes显然记得,他看起来有点羞愧,这真的没必要。


“你做得很好。”T’Challa告诉他,“我有麻烦,那正是需要你的时候。在需要快速的处理问题时,温和是无用的。你有权责问,你从来没这么做过,但在需要的时候你做到了。我很高兴。”


冬兵迷惑的看着他,完全不觉得他发脾气是什么值得T’Challa高兴的事。他的眉头锁得很紧,嘴唇也被咬著,松开时已经变得异常鲜红。


“你让我去,是因为我能做得到,因为我是最适合的。”他缓慢地说,“不是为了让他们承认我的身份不得不礼遇我之类的……?”


T’Challa扬起眉,虽然并不是,但就算是后者又怎么样呢?
“你一定知道,James,我向来两不耽误。”他把他拉下来,狩猎性满满的用力咬在他的嘴唇上,“现在让我穿上衣服,去通知他们吧。”




议员们来得很快,他们原本在讨论別的对应方案,但对T’Challa的决定也没有意见。


在场的人都很镇定,只不过他们是真的镇定,Bucky是努力保持镇定。虽然在寝室而不是国王大厅,但也算是正式的会议,所以他站在T’Challa的椅后,心跳声大到T’Challa无法忽视。他瞥了Bucky一眼,向后捞了捞,摸圌到他的手握在手里。


所有目光像聚光灯一样投过去,几秒后各自没事一样的飘开。“我们会立刻知会那边。那么,陛下的情况该如何解释?”一个年长的女人问。


“就说我病了,正在休养。”


无人有异圌议,这已经是相当诚实的说法了。T’Challa继续说:“尽快确定流程,要充份考量各种突发状况。当天不允许任何记者提出无关合约的问题。”


Bucky正偷偷摸圌摸的想在T’Challa不察觉的情况下把手抽走(显然不可能),听到这个微微愣了一下,停止挣扎,觉得自己有点蠢。他的不足之处,不管是冬日士兵的身份,或无法正确应对政治场合,黑豹一定都想得到。


果然T’Challa接下来就说:“合约的内容,让人详细解释给James。还有可能被询问的问题以及发言时侧重的方向和尺度。”


有几个人摸着胡子,看着Bucky显然已经在想该怎么帮他补课了。T’Challa的视线向上抬,想了想,冷不防的问:“如果有人想趁机逮捕James,你们认为该怎么应对?”


这次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有人」指的显然是联合国或某个国家,如果是九头蛇之流,T’Challa用的词不会是逮捕。逮捕他国王室听起来很荒谬,但也不是毫无可能,举例而言,如果瓦坎达的国力和伊拉克差不多,美国的海豹部队可能早就冲进来带走恶名昭圌彰的冬兵了。


Bucky想得更多一点,他想起四处躲藏的两年、反恐部队的士兵和扫射的直升机,还有在大马路上就要直接杀死他的T’Challa──是啊,如果T’Challa想剷除什么人,任何场合他都敢动手,只要做好準备与善后,没有什么不能做。想必在他眼里,其他拥有权力的人也是这样的。


“陛下想怎么做呢?”有人问。


“消灭他们派来的人然后向他们宣战。”T’Challa说,“但我知道你们会觉得这样不太好。”


“非常不好!”众人异口同声,面露惊恐。Bucky噗嗤一笑,连忙忍住,最近变得像动物一样直线思考的T’Challa终于也让別人见识到了。“我觉得不坏啊。”Shuri大笑着说。


这时会议中断了一下,一颗金灿灿的球滚进来,轻轻撞在一位长老的椅子脚,T’Chacha跟著跑进来,对所有人视而不见,只看着他的球。一个脸上有刺青的长老捡起球,弯著腰递给他。
T’Chahca将它一把抱在胸前,眨著眼睛扭头看了Bucky和T’Challa两次,才用稚嫩的声音口齿不清的说:“射射。”


“嗯。”长老笑瞇瞇的点头,每个人的表情都异常慈祥,除了年轻的Shuri。T’Chacha害羞了,也有点害怕,扭头跑到Bucky的脚边要抱抱。Bucky看见满脸焦急的保姆站在门外,蹲下去抱起儿子,被T’Challa伸手接过,放在大圌腿上。小男孩乖乖坐着,孵蛋一样的抱着金球。Bucky向紧张的保姆轻轻摆手,示意没事了。


“我记得这个球是陛下小时候的玩具。”有个因为年老而沙哑的声音说。立刻有人附和:“是啊是啊,以前常看见陛下带着它去花园。”
“唉呀。”
“时间流逝啊。”


慈祥的目光又来了,这次是对着T’Challa。Shuri搓搓鸡皮疙瘩,向Bucky龇牙。但让她失望了,Bucky正好也在用很肉麻的眼神看着他的丈夫。


T’Chacha摇晃他的球,它黄金镂空,饰以花纹,里面装了一颗珠子,摇晃时发出清脆的声音。T’Challa抱着他,在喀喀喀的声响中平静地问:“那么,你们认为该怎么办?”


“比起对抗,预防更重要也更节省。我们会清楚的表明立场,确保他们知道伤害王室成员就是在向瓦坎达宣战。”先前第一个开口的女士说,“我们也会将安保等级调整到最高。”


身为国王的T’Challa,安保等级并不是最高的,因为他同时是黑豹,瓦坎达人对这个头衔的信心如信仰般坚定。反过来,Bucky即使能击败T’Challa以外的每个瓦坎达战士,但被他一衬托就显得很弱小。


T’Challa点点头,脸上的神情看不出满意,但还是接受了。他转向Bucky,看了看他:“那天就穿西装吧。”Bucky还没点头,又说:“搭配我的丝巾。”


“呃?”Bucky瞠大眼,在反应过来之前脸颊已经自己热了起来,“为什么?”他尽量自然的问,不想让自己看起像是对男友围巾有什么了解的样子。Bast在上,他也早就没有男友了。


“因为我戴过它。”T’Challa扼要的回答掷地有声。


慈祥的目光又又又来了。长老们得体的微笑着。唉呀,年轻人啊。他们的眼神说。Shuri看起来有点厌世。


“戒指也要戴去。”国王又加上一句。好像唯恐当天有人消息闭塞、目光昏聩,竟不知晓名为James Barnes的冬日士兵是他的人。


“……依你所愿。”Bucky闷声说,低下头在他的头顶落下纵容的一吻。


管他的呢。
合法伴侣彼此亲爱,可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美德啊。




                  TBC.




*1 医生博士是同一个字,大家懂。


最近幾章寫得比較糾結,不知道小伙伴們是不是也覺得質量有點下降_(:з」∠)_

评论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