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37

此无崖非彼无涯 这方华不是那烟花

【豹冬】Stranger like me(15)

不名: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If you walk的番外,正文首章在此→If you walk the footstep of a stranger


一句話簡介:身在崇拜猫科的黑科技国家,偶尔变成猫也很正常。


久等了大家(遮臉)



(15)




随着他的孩子长大,Bucky开始觉得自己老了。


“你在逗我吗?”他才透露出一点这样的念头,Sam Wilson立刻拋来白眼,完全不给他继续感慨的机会:“二十年后再这么说吧,你儿子才刚会爬!”


Bucky咂咂嘴,没有回嘴而是选择看向他最好的朋友。


“我能理解。”Steve不负期望地说,他正坐在地毯上搭积木城堡,让T’Chacha一把推倒,他再搭。Bucky能看见他搭城堡的动作越来越熟练了,“这和年龄无关,而是新身份,从儿子成为父亲。”


“就是这样。”Bucky点头,低头看着他还在包尿片的儿子,他的小短衣上印著卡通小黑豹,是Steve从外面带回来的礼物。Steve Rogers从来不在圣诞节以外送人礼物,直到他升级成教父。“下次再升级就是爷爷了。”Bucky说,“Steve爷爷。”


“別撩起我的期待。”他的朋友警告,带着笑:“我可不想变成会催促孩子结婚的顽固老头。”


现在Steve经常世界各地跑来跑去,但一旦停留在瓦坎达,他总是把所有时间扑在T’Chacha身上。他不是个懂得寻找消遣的人,Bucky也不像小时候,有一整个夏天的假期能拉着他四处去玩,他很高兴看见Steve在带孩子这件事情上展现出了兴趣,与乐趣。


教父当然不是陪伴T’Chacha时间最长的人,甚至Bucky和T’Challa这对双亲也不是。他们太忙了,每天最固定而完整的相处时间是天微亮时的一个小时,此时小Bubble通常正在梦里吐泡泡,对于双亲怎么蹑手蹑脚的洗漱,如何圌在他的摇篮边吃早饭,对彼此比划无声的口形和手势,他都一无所知。


尽管不是一周七天的行程都被填满,T’Challa确实忙碌。瓦坎达本身是稳定而缓慢的,但她正在尝试在迅速变化的世界中找到位置,越是想保护人民的生活不变,T’Challa就越需要跟紧那些变化,甚至走在前面。Bucky揽下的责任也不少,但还远远比不上他。


T’Challa最忙的时候曾经十几天没办法好好坐在餐桌前吃晚饭, Bucky唯一能帮上的是在自己的事儿忙完之后,抱着T’Chacha去给让他看一眼。T’Challa会吻孩子一下,吻他一下,然后回到工作中,多待一秒也不会。毕竟书房里还有一群和他一起加班的专家。


唯一一次例外是因为T’Chacha抓住了他的胡子,而且不肯放手。T’Challa当时正準备转身回去书房,被扯住胡子时毫无防备的叫了一声,第一个反应是看Bucky,对上他无辜的目光才醒悟过来他两只手都抱着孩子。


T’Chacha的小拳头攒得紧紧的,T’Challa不得不龇著牙把下巴凑向他,Bucky在一阵大笑(并且注意到Ayo拍下了照片)之后开始哄他放手,但他并不买账,固执地抓住T’Challa下巴的毛发。更可气的是他任性地打断了他父王的工作,竟然还一脸很无聊的鼓著脸,看起来根本对手里的东西没兴趣──却仍然不肯放手。Bucky板起脸準备兇他,又被钟爱孩子的T’Challa阻止了。


“耐心,James。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国王弯著腰,頸項微微前倾,显得黑色长袍包裹的身体修长优雅,仪态端庄,这种骨子里的东西是Bucky永远学不来的,“他不想要他的爸爸离开呢。”T’Challa有点高兴地说。


Bucky咬了下嘴唇,忍住笑,没有指出前后两句话有点矛盾。


一个保姆拿出T’Chacha最近很喜欢的小饼干──长形扁平入口即化,适合无牙幼儿及老人食用──在他眼前晃了晃,小王子鼓起的脸颊立刻消下去,笑着挥手去抓,T’Challa终于得到解放。但他表情复杂,看着瞬间眼里手里只有吃的儿子,很失落,没有松了口气的样子。


“好啦,好啦。”Bucky单手揽紧T’Chacha,让他趴在肩膀上含圌着饼干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左手安慰地摸摸被饼干比下去的T’Challa:“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呢。”




像所有父母忙碌的小孩一样,T’Chacha和保姆们待在一起的时间最长,区別在于那些负责照顾他的人真的在乎他,他们尽己所能的爱护他,期望这个只会哭泣的小婴儿长成一个优秀的王子。
这么说也许还略嫌狭隘了。正确的说法应该是,所有瓦坎达人看T’Chacha的眼神都充满期冀之情。
不是因为他早慧,更不是他出生时豹神降下了什么神谕,只因为他是T’Challa的第一个孩子。


T’Challa小时候也是这样吗?Bucky忍不住想。虽然他是T’Challa在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人,但对他的童年却是那么的一无所知。


“从我有记忆以来就是这样。”T’Challa答得很严谨,“总是有很多人围着我,除非我明确要求独处。有一半的人想教导我各种道理,另一半人认为自己没有资格。”他露出回忆的神情,莞尔道:“基本上,我的所有要求都会被满足──”


“因为你是个好孩子。”Bucky插嘴,“你的妈妈说你从小就非常听话。”


“──当我表现出难过或失望,那些没被满足的会很快被修正。”T’Challa说,把T’Chacha举高让他能摸圌到一朵他极感兴趣的蓝花,转头在Bucky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不,我不觉得有压力。这些对我来说理所当然,我生来如此。我收下所有宠爱与期望。”


Bucky歪歪头,在他的丈夫放下手臂时接过孩子。举这么一会儿不至於让黑豹手酸,但他仍然向Bucky微微一笑。


“呀。”T’Chacha说。


他还没学会“用食指指向自己想要的东西”这样世界共通的肢体语言,但Bucky和T’Challa很懂的朝他看着的方向走过去。他们来到一条浅而清澈的活水边,它沿着小径一路流向人工湖,里头有几条鱼正甩著华丽的尾巴奋力逆流而上。
Bucky半跪下去,左臂稳稳托著T’Chacha的小身子,让他能兴奋地挥舞手脚,用指尖荡过水面。


“其实我还想问。”他低头看着孩子,说:“你小时候也是这样吗?从你出生……人们就开始期待你继承你的父亲?”


Bucky的声音柔和缓慢,而耳朵完全竖了起来。他能听见T’Challa的呼吸停了几息。


他最终用因压抑情感而有些僵硬的声音说,“我想是的。”


父亲仍然是他的一道伤口,无法致命,却会带来疼痛。特別是在谈及死亡这个与继承一体两面的词汇时。他的声音激起了Bucky迫切想要安慰他的欲圌望。他把孩子捞回怀里,起身抱住T’Challa。


“抱歉提起这个。”Bucky收紧手臂,被挤在他们之间的T’Chacha轻声哼哼,“只是我不喜欢最近这样,大家……都在为你的死亡做準备。很怪异。”


“一个好国王对他们很重要。”T’Challa温和的说,“只有对你来说我无人可取代。”他低头看看一脸懵懂的婴儿,用指尖戳戳柔嫩的脸颊,笑着说:“也许还有你,嗯?”


“嗯!”T’Chacha说。


他在接下来持续发出这种嗯嗯声,最后他们发现他需要换尿片了。Bucky和T’Challa面面相觑,然后一齐笑起来,不得不结束难得悠閒的散步,带着他回到寝室「拆圌除炸圌弹」。
有保姆可以帮他们做这个,但Bucky不认为有必要。他是没有时间照顾自己的孩子,不是不会,也不是不愿意。


这时候T’Challa就格外像个养尊处优之辈了:他很怕脏。Bucky卷起袖子动手时他只是站在一边看,但Bucky只想微笑。他想起了过往的某个画面,那个害怕蠕虫的男人板着脸说:“我不是个公主,但我是王子。”


当时Bucky只是大笑,如果能回到那一刻,他会吻他的。他会的。


他撩起热水轻拍T’Chacha的屁屁,笑瞇瞇的看着开心得不断挥手的婴儿,然后那个真正让他忍不住笑的男人凑过来吻了他,“你知道吗,你笑得很……”T’Challa想了想,还憋著气:“……温柔。”


“我在想,我的王子多可爱。”Bucky说。


显而易见,T’Challa完全不晓得他说的王子指的是他这个老王子,不是床上的小王子。他笑得深情款款,慈爱极了,“你想要一个小公主吗?”他问,捻了Bucky的发尾一下。


“好啊。”Bucky眨眨眼:“但我们不能操控性別,不是吗?也许Bubble会有一个弟弟。”


“多试几次总是会有女孩的。”T’Challa很轻松:“我们能照顾好孩子们,对吧?此外,兄弟姐妹多一点是好事。”


Bucky当然答应了。他自己就是众多弟妹的大哥。大家庭,有一群满地乱跑的健康孩子,这差不多是他那个年代人生成功的标準之一。




他们等了几周,直到T’Chacha将近一岁,才开始準备迎接第二个孩子。这样一来十个月之后,他也该会说“我想要妹妹!”或“我不要妹妹!”了。他会知道自己要做哥哥了,这很重要。


意外就是在这时发生的。


T’Challa在结束工作后,前往科学院让专业人员抽取血和身体组织,他在电话里告诉Bucky一旦完成,他就回去和他一起吃晚饭。然而三十分钟后,来敲门的是Ayo和另一个护卫,她们告诉他,国王被变成猫了。


“……”Bucky放下正在帮儿子擦下巴的手,他们最近在训练他用汤匙,每次都是一团糟。他来回打量她们,起身向外走,交代:“帮我看着T’Chacha。”


“你不问我们什么吗?”Ayo在他的身后喊,语气像她的神情一样,忧心忡忡里带着亢奋。


“我自己去看吧。”Bucky回应。他飞快穿过半个王宫,用王圌后的权限开启通往科学院的电梯。上一次乘坐它时他要去接受一场脑部手术,这本该引起一些感触,但是没有,他唯一的念头是担心他那据说变成猫(天晓得这是什么意思)的丈夫。


他闯进实验室,看见T’Challa在一个透明隔间里,全身赤圌裸的被仪器扫描。一定有什么事发生了,但Bucky在看见他是用双脚站著的那一刻就松了口气,一定是Ayo夸张了,他想,只是她的又一个玩笑,国王的五官还是原来的五官,有两只手、两只脚……


这时T’Challa看见他。他没有笑,看起来心情不佳,但身后的尾巴高高扬了起来……尾巴?


Bucky听到自己的理智之墙碎裂的声音。
集中注意仔细看,还有一对小小的三角形猫耳从卷卷的黑发间钻出来。所以,是的,没错,变成猫了,很可爱。但是这不对啊!T’Challa是个人类,他不该有猫的特征!


“这是什么?”他瞪向周围,嗓音都低沉了,所有触到他目光的人都缩起脑袋。


“一个意-意外。”一个高瘦的男人被他的同事推出来,结结巴巴地解释国王是如何想关心一下各个实验室的工作状况,几个冒失的傻圌瓜又如何引发了这个意外。Bucky对这些喜剧式的巧合毫无兴趣,他打断他:“是什么让他变成这样?这是某种人体实验吗?”


男人疯狂摇头,Bucky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和语气能让人吓这样,特別是他还没有拿出枪。但他不介意,他确实很生气。看在豹神的份上,如果想看T’Challa可爱的样子他会去找道具,而不是一个意外!为什么就非得在这个时候呢?


男人结巴又絮叨的解释这是一个为猫科动物开发的新技术,他们真的真的真的不知道在人体上会是这样的作用,他们真的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他们真的真的真的……Bucky再一次打断他:“有伤害吗?能治好吗?”


“需要等待检查的结果。”男人苦著脸指指那些扫描仪器,“而且我不是这项技术的开发人员。”


“人呢?”Bucky的怒气再次有上扬的趋势。


结果他们已经被Dora Milaje关起来了,国王一天不恢复他们就一天不能回家。


Bucky稍稍冷静下来,开始反省自己也许太过激动。这不是阴谋,只是个意外。没有人要伤害T’Challa,而且有很多人都会努力为他解决问题。


T’Challa穿好衣服走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大致平复下来了。T’Challa的神情仍然不佳,显然不觉得长出猫耳猫尾是什么有趣的事。但他摸了摸Bucky努力挤出微笑的嘴唇,也笑了笑。


“刚才你看起来很兇狠。”他的语气和缓,只有淡淡的情绪:“你在为我发怒,是吗?”


“检查的结果?”Bucky问。


T’Challa向后瞥了一眼,另一个研究人员上前,用和同事不相上下的紧张说,他们没有立即的解决办法,有几个方案,需要时间研究,需要进行观察……


“这会造成伤害吗?”Bucky问。


“我们回去吧,好吗,James?”T’Challa忽然说。


Bucky一愣,被他拉着手向外走。T’Challa的侧脸平静,几乎称得上疏离。Bucky觉得他像在压抑怒气,T’Challa向来有活力,他只有在压抑情绪时会显得这么平静。


“你抽过血了吗?”他们走进电梯时Bucky忽然想起了让T’Challa来这里的原因,“在,呃,这样之前。”他看着T’Challa的后腰,黑色长袍下有个不显眼的突起,因为里头的尾巴。


T’Challa 嘴角抽圌动,一个转瞬即逝笑意:“抽了。”


好吧。至少有一件事情被完成了。


回房的路上T’Challa走得很快。不是说Bucky跟不上,但没有微笑,没有閒聊,甚至没有一个眼神,简直像在冷战。Bucky试探的喊了几声都没有得到回应,他担心得要命,焦虑开始转化成不解的委屈。
最好別是什么奇怪的副作用让T’Challa性情大变,从温暖的黑豹变成別扭的布偶猫,像Yоutube上不理睬人类的那只一样──


T’Challa扯著他进入寝室,转身将他按在被甩上的门上,捏著他的下巴吻上去,第一口就咬破嘴唇,在他猝不及防的抽气中狂热地舔圌了进去。


原来是这样吗?上颚被舌头磨擦的致命酸圌痒中,Bucky恍然明白了什么。原来T’Challa急着回到房间,是为了关上门,在私人的空间里崩溃──


“嗯……”他发出鼻音,毫无反抗之力的顺着下巴上的力道偏过头,方便T’Challa更深的进入。他越过T’Challa的肩头,看见Ayo和Aneka都在看着他们,眼白瞪得极大。
连T’Chacha也把眼睛瞪大了,小圌嘴张开,能看见牙床上的白点。奇怪了,他什么都不懂啊。


更奇怪的是T’Challa。
这么深入……情圌色……的吻,他应该会让所有人离开,确认空间里没有第三个人,然后才这样吻他。


T’Challa不正常。
Bucky迷迷糊糊的,带着一丝颤抖的想。




******




紧急组成的特別小组证实,国王确实不正常。他的荷尔蒙和各种激素比人类高出许多倍。


“请解释一下。”为了避免这些专家继续说出他听不懂的单字,Bucky主动说:“这意思是他的欲圌望变强烈了吗?”


“不不不,不是。”专家们把头摇得像波浪,“欲圌望没有被放大,是自我控制的能力变低了。国王陛下的神智没有变化,他还是他,只是……思考方式变得更直线,更接近动物。动物不会有对错之分,也不懂羞耻的概念,只有想和不想,能和不能。”


“我们让T’Challa国王烦躁,他不想见我们,所以他不见。”其中一个女性说,“我想平常的国王不会真的不见我们──他会忍耐。”


Bucky连连点头,回头看向寝室的内部。T’Challa正在那儿,遥远的另一侧,待在床帐后面,因为他不喜欢这以群为单位的六个人。他也不让Bucky离开房间,就像不让保姆带走T’Chacha。
那不是什么独占欲或安全感,他只是想让伴侣和孩子待在自己身边,而且他不打算忍耐。


“我很抱歉,他这样子太不礼貌了。”Bucky真诚的说,“请你们尽快让他恢复。”


总而言之,T’Challa还是T’Challa,只是一个更任性,坦率过头的版本。但他也在努力克制,这就是为什么他尽量不说话,也不去处理政务。T’Challa不会在没有百分百理智的情况下做那些重要的工作。


Bucky可以确定他想做的事不仅仅是待在寝室里,他有意识的把自己关在这儿呢。这感觉一定很糟,可能只比他的经验好一点。他曾被夺走对自我的掌控权,而T’Challa每分每秒都在努力抓圌住被激素淹没的自制力。


回到寝室内侧,Bucky发现床帐里已经没有人了,T’Challa不知何时跑到窗台上,盘腿望着窗外,背影被瓦坎达的阳光铺下一层镶金的垂影。


……还有尾巴。
覆满黑色的细软圌毛发,灵活,长,在他站著的时候能垂到地上。
这条尾巴正在左右甩动。地毯上的T’Chacha高高仰著脑袋,尾巴甩向右边他便向右爬,它摆向左边,他又不厌其烦的向左爬,来回反覆乐此不疲,偶尔伸出小胖手去抓,T’Challa就像背后长了眼睛一样,总是让尾巴尖擦著指尖溜过。


Bucky看了他们一会,直到T’Challa的声音响起,“过来。”他头也不回的说。


“不想打断你们父子。”Bucky笑着过去,慢慢环住窗台上的人。那条尾巴翘圌起来卷住他的手臂,出乎意料的有力和温暖。Bucky闭着眼,感觉T’Chacha在不满地扯他的裤脚,随即失去兴趣的爬开,没多久就传来他把橡皮玩具捏得吱吱叫的声音。


如果是平常,T’Challa该让他们的拥抱往下一个更亲密的阶段去了,但今天的他是只被人类倒贴而巍然不动的猫。Bucky也不能真的“倒贴”他,他明知道T’Challa正在忍耐。


“我能不能吻你?”Bucky问,觉得自己像个第一次和心爱的人约会的男孩。


T’Challa头顶的耳朵动了动,过了一会才说,“最好不要。”


因为你害怕会忍不住压着我做上五天吗?Bucky把这句话憋著,尽力用最不撩人的语气平铺直述:“晚上只能睡觉?”


“嗯。”


“那……我能不能摸你的耳朵?”


“不能。”T’Challa说,“尾巴也不能。”


要不是窗外一片光明,玻璃上一定能映出Bucky失望的脸。合法伴侣在怀里告诉他抱抱以上的事情都不能做,世界上哪有这样的事呢?


他闭上眼,汲取著T’Challa身上的气息压下胸口的躁动,闷闷地说:“说不定他们明天就找到解决方法了。”


他的丈夫还是惜字如金:“嗯。”


从认识的那天开始,T’Challa从来没有“嗯”过他。
今天这个样子当然不是他自愿的,Bucky完全明白,他需要像冥想时那样屏除杂念,尽可能压抑情感和冲动。
可是他,Bucky Barnes,从小就不调皮捣蛋,不喜欢捉弄別人,厌恶恶作剧的他──现在却觉得心里有一根猫爪子在挠,引诱他打破克制、揭开伪装,看T’Challa失控的样子,就像在蜜月时说过的:我应该是能让你尽情不清醒的人。


如果这不是关乎生理健康的大事,如果这不是什么糟糕的实验室意外,只是T’Challa在闹別扭……他一定会……


Bucky突然放开手臂,逃避什么似的向后退了一步。那条尾巴从他的手臂上滑下,这次也不甩动了,静静的垂著,只有尾巴尖轻轻勾起。Bucky直勾勾的瞪了它好一会,忽然用姆指在T’Challa的后颈上一捺,然后匆匆转过身坐到地毯上。


“T’Chacha,自己在和小车车玩什么呀……哦哦,要跟爸爸一起玩吗……”


婴儿的咿呀声里,窗台上飘来一声叹息。
不是做作的哀叹,是在松懈与失落之余下意识吐出的一口气。


Bucky用力闭了闭眼,抱着身前的孩子带着他转动魔方,在心里说:“明天,明天就好了……”




                     TBC.




有人看簡介以為是吧唧貓化嗎XD


誘人的特查拉只能看不能動,巴基心很癢!


求留言啊,希望大家來跟我聊天qvq



评论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