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37

此无崖非彼无涯 这方华不是那烟花

【队短生贺】烧毁的诺顿(AU)16

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昨天收到私信说还在等更新,今天一觉醒来收到几十个小红心。难以置信,承蒙厚爱,不甚感激。




[16]


“不,我不知道。”梅苏特更希望自己能这样回答。但他身处地名拗口的塞尔维吉斯,名义取材,实则寻找童年记忆。现在看来要找的记忆可能不止童年。


梅苏特短暂地茫然了一瞬间,紧接着却是诡异的“果然如此”和不知名的愤慨。他果然还是讨厌现在的状况,始终被“过去”牵着鼻子走,不管走到哪里都能看见过去的影子。过去很重要吗,某种意义上没错它很重要,对他们来说尤其重要,因为他们都牵涉其中。可这跟他们又没什么关系,他们和过去早就不是同一个人了,除了佩尔。对还有佩尔,马上就是菲利普说的两个月期限,但这家伙究竟能不能出现还是未知数。这是他第一次碰见超自然的存在,希望也是最后一次。他可不想再经历这样的事了。


一团热气夹杂着水汽贴上后背,托马斯头靠过去,蹭在梅苏特耳边,“在想什么?”


梅苏特听见开门声了,对他突然靠近毫不意外,脑袋侧了侧避开托马斯的接触,手机塞到他手里,“看消息,我先去洗澡。”


托马斯愕然地看着卫生间门关上愣了一会儿,后知后觉握了握手机低头看消息。托马斯来来回回把消息看了几遍,没有像往常一样大惊小怪,也没有往常得了新线索的欣喜,眉头皱得快夹死蚊子,抬手一扔手机化作一条抛物线摔到了床上。


浴室里已经响起水声,托马斯远远看了一眼手机,又看了一眼紧闭的浴室门,“梅斯,你可不要一直用冷水,会感冒。”说着有一下没一下用头磕着门。门里久久没出声,托马斯也没在意,依然用头磕着门,渐渐的还磕出节奏来。


“我没用冷水,”梅苏特闷道,“别用头撞门,会傻。”


“我也没有用头撞门,就像你说没用冷水洗澡一样。”


门里的人噤声了,门外的人也丝毫没有停的意思。梅苏特抹掉脸上的冷水,心情复杂不知道该不该骂,终于把水调成了热水,对门外一心要把自己磕傻的托马斯骂道,“我用热水,你停下。”


“遵命国王陛下,我去那边等你。”这回是角色扮演了。


听见托马斯像是走了,梅苏特手往水龙头上一放,顿了一下还是没调回冷水。总觉得一调回去托马斯还能知道,完全不知道这家伙怎么知道的,可能是类似动物的直觉。这一闹梅苏特多少被托马斯转移了一些注意力,乱糟糟的情绪也基本平复了。心情说不上好,但他也不想真的因此感冒。


等出了浴室,看见托马斯又趴在窗边,不知道外面有什么好看的,明明什么都没有。梅苏特捞起床上的T恤扔到托马斯头上,“穿上。”


托马斯没回头,扯着头上的布料妄图单手完成穿衣大业,然而领口不知所踪,脑袋一个劲往袖口里钻。换在平时托马斯早开始嚷嚷了,梅苏特便会带着关爱智障的眼神帮他找回进了异次元的领口。今天不知怎的一反常态,托马斯闷声套着衣服,几次尝试不成功就放任自流,顶着衣料杵在原地。梅苏特一直等他停止折磨那块可怜的布料才走上去帮他找到异次元的领口。托马斯又一声不吭穿好了衣服。


梅苏特有点诧异,刚才都还好好的,不知道刚才的十分钟里发生了什么。什么都没发生,托马斯只是和他一样看了消息而已。


托马斯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点都开心不起来,甚至有点焦躁,直到回头看到梅苏特才像一下回了神,猛地扑到梅苏特身上,几乎整个人挂了上去。梅苏特吓了一跳,到嘴的疑问也吓了回去,但好歹接住了扑过来的人。梅苏特一下一下顺着身上这只大型犬的背,又顺手揉了揉那头软毛。托马斯·大型犬·穆勒趴了好一会儿终于趴舒服了,下巴在梅苏特肩上蹭了蹭。


梅苏特又揉了揉那颗脑袋,“趴够没?趴够就起来,重。”


托马斯委屈巴巴,“没……”说是这么说,托马斯还是起来了,拉着梅苏特让人坐在床边,自己则笔直地摔到床上,盯着头顶白得晃眼的灯光,他张了张嘴又闭上,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我不喜欢小吉丁。”


 


与此同时,贝尼和克拉斯的心情则要轻松得多,他们也有些意外这四个地名是真实存在的。但东科克尔出场的时间太早,贝尼和克拉斯已经失去最初的惊讶,更重要的是他们现在和这两个地点没有什么关联,置身事外当然更冷静。甚至他们还有心情爬上风车阁楼里看星星,虽然今天其实没什么星星,月亮太亮,星星那点亮度都被掩盖了。


克拉斯没想过自己还会特地来这个地方,在他自己看来只要自己不再做乱七八糟的梦,能好好睡觉他就和这事儿没关系了,乐天得像个小傻子,即使他其实是这些人里年龄最大的。能在诺顿附近看到一座家乡的风车听起来也不错,但他绝不会为了看一座风车特地跑来,也就贝尼能这么干。克拉斯偷偷瞥了一眼贝尼,冷不丁撞上贝尼的视线。克拉斯噎了一下,装作没看见移开视线。


“哈。”虽然短促,但克拉斯有理由相信这不是幻觉,贝尼嘲笑他。


“笑什么笑。”克拉斯小声嘟囔。贝尼不说话,伸手抓住克拉斯手腕,有一下没一下蹭他手腕的皮肤,良久,贝尼的声音终于出现,“听说梅苏特和托马斯现在在塞尔维吉斯。”


克拉斯皱了一下眉,“这么……我应该说巧还是不巧?”


“至少对梅苏特来说不巧,”贝尼顿了一下,“其实他比菲利普更抗拒过去。就算他从来不在我们面前说这些,我能感觉到。”


“嗯……”克拉斯无限拉长着自己的思考,“塞尔维吉斯和他们有关系才是正常的吧?”


“怎么说?”


“画册是梅苏特前生画的,诺顿装饰工程是托马斯前生设计的,这仅仅说明这两个人存在,就算他们不叫这两个名字事情好像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变化,书和图书馆的装饰都是属于图书馆不是真正属于他们的,他们的位置仍是可以被替代的,比如刚好来图书馆看书并认识菲利普还刚好在火车碰见菲利普的甲乙丙丁。嗯……虽然是很巧但不能说明什么。不像你手上有一块属于佩尔的印章,也不像我非要做那些奇奇怪怪梦。以他们现在的参与度来说关联还是太弱了,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你是说他们现在缺少一些非他们不可的决定性的关联?”


“这么理解好像也可以,我说不上来。”


“你是说他们可能会在塞尔维吉斯发现他们和过去真正的关联?”


“之前也是真的关联,只是这次更……更紧密?我也不知道反正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对吧?”


“我明白我明白,”贝尼拍着克拉斯的肩膀以示安慰,“他们不会有什么事的。”


“我才没有担心他们。”


“好没有没有。我们下去吧,晚上凉。”


“也行。”克拉斯点头,转身就往天窗里爬,刚扒着梯子下了一级。


“克拉斯。”贝尼突然叫他。


“怎么?”克拉斯抬头就被面前的黑影吓了一跳,差点手一松摔下去。后面的话也被覆上去的嘴唇压了回去。是一个短暂的亲吻。


“小心一点。”贝尼离开克拉斯的嘴唇,笑道。克拉斯表情扭曲着,半喜半恼,骂骂咧咧道,“你才小心一点,要是我摔下去你以为是因为谁啊!”


“不会摔,我拉着你。”贝尼笑吟吟看着克拉斯的手腕,克拉斯才发现贝尼抓着他的手腕。


“抓着也是危险动作,以后禁止危险动作。快松开,我要下去!”


“好我认错。”贝尼举起双手,看气鼓鼓的克拉斯顺利回到阁楼也跟着回到阁楼。


今天东科克尔也天气晴朗。


 


两个月到达的当天菲利普没有提前到图书馆,只在正常工作时间去完成他该做的事。他等这天等了有点太久,到了当天反倒没有前几天焦虑。至少他是这么感觉的。当然如果他没有不小心打翻水杯可能会更有说服力一点。


他也的确没有去找佩尔,他总觉得这时候应该是佩尔主动来找他才对,应该让这个可恶的高佬好好反省一下,反省什么他也不知道,他只是毫不犹豫把帽子扣给了佩尔。


图书馆明天起重新开馆,事情还多着,他不会只围着一件事打转。反倒工作时菲利普会更想念佩尔一点。有佩尔在菲利普的工作总能更容易一点。佩尔熟知图书馆的一切,记得每一本书的编号位置和内容。排开那些四六不着调的时候,本质上佩尔是个学者。虽然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换谁图书馆待个百年都能这样。菲利普没反驳,他只知道人和人是不同的,换个人还不知道诺顿是否存在,或许早就疯了将诺顿摧毁。而佩尔还和普通人相差无几。


归根到底他还是不习惯。他突然有点记不起没有佩尔之前他的人生是怎样的。他好不容易再次适应了没有佩尔的生活,却发现还得再适应一次没有佩尔的工作。或者他习惯前那个高佬又再次出现了。只是想想,至少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佩尔再次出现了,甚至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存在过。


好了打住,菲利普及时刹车,扼制自己继续钻牛角尖。如果连他都不相信佩尔存在,也许佩尔就真的不存在了,至少没人知道他还在。当开始讨论“存在”时,方向就已经奔着哲学范畴去了,但唯心还是唯物,主观还是客观好像也不重要,在他看来哲学充满了伪命题,“存在”也是其一。非要说的话也许是不可知论?毕竟佩尔早就脱离了科学范畴。


抛开宿命不谈,他们的相遇仅仅是因为一本书。思及此菲利普拐了个弯,轻车熟路找到存放在密集书库的《松鼠与长颈鹿》样本。长颈鹿还是那个长颈鹿,松鼠早就不是那只松鼠,但现在他开始考虑请梅苏特重画一本,并让某个高佬没机会再写下什么“你说谎了”。虽然他还不知道那时候的谎言到底是什么。这都是以后的事,现在一切的前提都得是佩尔再次出现。


菲利普来来回回翻着图册,视线停在一张长颈鹿上,长颈鹿嘴歪斜着嚼树叶,一脸坦然,有些漫不经心,像极了喝下午茶的佩尔,慢慢悠悠,时间开始走曲线,不知不觉拉长了下午茶的时长,连心情都跟着慢下来。那时候的那位梅苏特一定也和佩尔喝过下午茶。菲利普不着调地想。


合上书菲利普轻松了不少,哪怕是试试,他决定再去楼上看看。说不定那家伙一觉醒来已经又忘了他了。姑且算是一觉醒来。至于是不是“又”,菲利普已经不想去纠结了,过去是不是有关现在看来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此时此地,他们已经再次产生关联,哪怕故事的开始带着种种抗拒和焦躁。


菲利普站在门前看着门上多出来的挂牌——闲人免进。这牌子他已经看了一个星期,但仍会产生走错门的错觉,每次站在这里都强迫症似的要反复确认地点。菲利普又一次确认自己走对了地方准备开门,手碰上门的瞬间却缩了回去,从长颈鹿那里感染来的漫不经心也不见了踪影。


佩尔在里面。他不知道这感觉从何而来,只是一瞬间确定了。紧张,当然紧张,他已经整整两个月没有见过这家伙,同样也没有半分犹豫,下一瞬间他按下了把手。


门开了。预想中这家伙应该是顶着一张无辜又欠揍的脸站在房里,尴尬又不失礼貌跟他打个招呼。或者干脆忘了还有个能看见他的人,被突然进门的人吓了一跳,然后尴尬又不失礼貌地假装自己不在。再或者别的,总归带着点儿尴尬又不失礼貌,结局却是同样的能让菲利普瞬间蓄满怒气值给这混蛋来上一拳。


但现实又总乐于和所有人开玩笑。至少现在菲利普空有揍人的心却不敢付诸行动。对,不敢。菲利普已经很多年没有遇上过愿意付诸行动却不敢的情况了。只能说,现状着实让人有点尴尬。


佩尔也尴尬了一把,听见有人进门他绝望地捂住双眼,只希望进来的不是菲利普,显然事与愿违。他从小胖手指缝间偷偷看见了原本怒气冲冲的菲利普嘴角抽了一下,随后一脸难以言喻地走到床边俯视他,眉毛纠结成一团,几次都想说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开口,最后只是先扒开了他假装捂眼实则捂脸的小胖手,表情复杂却语气笃定地叫道,“佩尔。”


佩尔嘴角向下一撇,“哇”地哭了出来。一瞬间,魔音灌耳。菲利普嘴角又是一抽,一头黑线,“别装。”佩尔哭声一顿,眨眨泪眼汪汪的眼睛,又用小胖手擦了擦,撇撇嘴,委屈巴巴看着菲利普。


这都是什么和什么。菲利普揉揉太阳穴,强自按下心中的脏话和问号,盘腿坐在床边,顺便帮佩尔翻了个身以便两人能面对面交谈。


“我本来想揍你的,”菲利普瞪着面前的一小只,“结果你变成这样。”佩尔适时捂住脸,当然眼睛仍偷偷从指缝看着菲利普。


菲利普再次扒下两只小胖手,“捂什么捂,以为我看不见吗。”佩尔眨巴眨巴眼。


“不能说话是吗。”菲利普伸出一根指头,放在小胖手边上,小胖手配合地抓住手指就不放了,还晃了晃。


“呀~”佩尔嘴里冒出一个音节,音调四转八拐,绝不指望菲利普能听懂。


“那我说你答,是比1,不是比2。”菲利普分别比出一根手指和两根手指。闻言佩尔举起小胖手,伸不直的食指竖了一个“1”。


菲利普一阵沉默,办法是他想出来的,可没想到实践后居然是喜剧效果。他也没想过有一天他们居然会用这种交流方式,果然世界大了什么都可能发生,连佩尔的存在都没能让他感受过如此明显的荒诞。


“好吧第一个问题,你会长大吗?”




TBC.




菲利普·奶爸·拉姆即将上线,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这章真的卡了太久,总觉得过渡生硬,现在还是觉得生硬,想改,不知道怎么改。

评论

热度(19)

  1. 蒹葭37自信让我如此美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