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37

此无崖非彼无涯 这方华不是那烟花

【豹冬】Stranger like me(14)

不名: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If you walk的番外,正文首章在此→If you walk the footstep of a stranger


一句話簡介:那些國王的伴侶應該做的事。




(14)




有一个简单至极的道理是:权力永远与责任相伴。


这句话通常用来告诫在企业或政圌府拥有地位的人,事实上它也适用于婚姻。婚姻让你一定程度的分享伴侣的金钱、地位和身体,这种拥有是双向的,因此既是权力也是责任。


以Bucky的例子而言,现在他可以加入国王大厅的每一场会议了,无论是例行或临时的。如果行使这个权力,他就得瞭解自己在参与什么,或者他也可以搁置这权力,在瓦坎达历史上,这是许多国王与女王配圌偶的选择。
和众多前辈相比,Bucky的学识属于垫底,他没有唸过大学只有上世纪的高中教育,对世界历史的认知到二战为止,而且只知开头不知结尾,不需指望他对世界局势这种高深命题有任何掌握。


但是,听到Bucky说他想参与会议,T’Challa一点也不惊讶。


冬兵也许不是真的明白政治有多重要,但他知道这对T’Challa很重要。


“至少要尝试过。”他这么说,隔天T’Challa就带他一起去进行例常的会议。要特別说明的是以往他总是在所有人到齐后才前往会议室,这是由于国王早到会给人们不必要的压力,迫使他们更早的抵达。


“我第一次坐上那把椅子的时候,没有像我预期的那么无所谓。”T’Challa说,“而我从小就看着我父亲坐在上面。”


Bucky问:“你怯场了?”


“有一点。”T’Challa矜持地承认。


“我不会的。”Bucky稍稍笑了一下,柔软的目光无声地说:我有你。


值得一提的,在国王大厅没有王后的座椅,参与议政的伴侣们站在王座旁,没有被具体要求位置与姿势,和瓦坎达的其它规矩一样的不严格。外国人可能将这视为王后的地位低于国王的证据,但T’Challa发誓他们没有这个意思。虽然仔细想起来他也不知道祖先为什么不在王座旁放一张椅子……


所幸当Barnes站在王座的右后方,他看起来对自己的位置很满意,他还摸了摸T’Challa的头顶,一站一坐的高低差正适合这个。


“我想这个意思是你的感觉还不错?”T’Challa问,享受著丈夫的抚摸。稍后他得提醒他摸头太不庄重了,官员酋长们抵达之后他只能摸圌他的手臂。


“我觉得很好。”Bucky轻快地说,手掌从圆圆的脑壳滑到背上:“我看着你的后背呢。”


这说得通。T’Challa对自己说:把国王后方的位置留给他最信任的伴侣。无论祖先的本意是什么,他喜欢这个解释。


那场会议很普通,T’Challa听取报告,弄清他们想要什么,询问他们的建议,然后做出决策;但对Bucky来说就不是那么顺利了,T’Challa问他有何感想时,他回答:“我什么都听不懂。”


他很坦然。T’Challa喜欢这个。你甚至不用花时间安慰、开解他,他当然愿意安慰他,乐意至极──但Barnes不是需要呵护的花,他是百年风霜里常青的树,明白自己做得到什么、做不到什么,不会费神为此黯然。


“那么接下来?”


“再把课本捡起来?”Bucky耸耸肩,流露出的神色很认命。


……他似乎没想过还可以选择放弃。


那天之后Bucky开始恶补他的现代知识,关于经济、政治与历史。他不必精通,瓦坎达的政圌府并不缺人,国王也不需要再多一个幕僚。但基本的理解仍然是必要的,总有一天他会面对国际媒体,对世界局势缺乏理解会闹笑话──比如,如果Bucky宣称某两个有仇隙的国家应当和平相处,可能会掀起双方的怒火。其它还有很多应该被回避的议题,在他被九头蛇冰起来之后(Bucky偶尔会在心里称为「在他死后」),地球上有很多民圌族结下了新的仇恨。


他的课程震撼了他。
做为被用来执行暗杀,使政局动荡甚至挑起战争的工具,Bucky知道即使在捱过了数年的世界大战之后,世界也没有就此和平。但在看见统计列表之前,他没想到地球竟然没有一年没有战争。


没有一年。


二战结束的那年,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爆发内战,死亡的人数足够毁灭一个小国。
这场战争还没结束,在半块大陆之外的中东,犹太人的建国占据了巴勒斯坦领土,一场战争爆发,数十万人流圌亡,而问题仍然没有被解决。
又过了几年,在肯尼亚──就在瓦坎达的隔壁──当地部落有数万人死在英国军队枪下,因为他们不肯继续接受殖民统圌治。


Bucky瞪着那些字,这些只是冰山一角,在各种局部的、全面的、内部的或多国的血腥历史中因为一些特殊性搏得他额外的关注:以千万计的死伤人数,或是种族……犹太人,在他的印象里,是聪明勤劳而悲伤的民圌族,遭到纳圌粹不人道的屠圌杀,被关在恶名昭彰的集圌中圌营,而现在……天啊,他只是拿出手机搜索「以色列 巴勒斯坦」,就找到了以色列士兵在边境射杀无武装平民的视频。


还有英国,Bucky记得自己曾和英国的士兵并肩对抗纳圌粹,他尊敬他们,没有想过他们正是Gabe(Bucky已经想不起这位同僚黝黑的面孔了,但名字还是很清晰)曾用微微讽刺的伤感语气提起的,将他的父祖卖到美国的殖民者之一。


如果瓦坎达没有振金,他们会像邻居一样沦为殖民地,T’Challa可能会在美国出生。
Bucky忽然觉得他们曾经的信念都是笑话,为了自圌由而战、为了人类的未来而战,那都不是真的。纳圌粹邪恶,但他们的政圌府也只是被衬托得像是良善的。


可是他们的奋战是真的。
那些强忍恐惧离开家人,在战壕里抱着枪不敢入睡的夜晚是真的。
他们流的血也是真的啊。


“你还好吗,Bucky?”有人关切地问。


Bucky惊醒过来,发现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直在捏无名指上的戒指。他看起来一定很神经质。“我没事。”他向T’Challa派来帮助他的秘书笑了一下。


她也笑了笑,追问:“你想休息一下吗?”


也许应该看点別的。Bucky想,暂时从战争中转移出来。


他选了经济。
真是大错特错。


感谢身边的女士,她已经极有耐心的解释了所有政经领域常见的词汇,也就是说,往后Bucky所有课程都是阅读过去与现在的各种实际案例──理论对他不重要,他不需要写论文。
但他早该知道战争经济与政治密不可分,像太阳月亮与地球一样互相牵引,绕着彼此转。


说到经济就得提起石油。
然后,美国,那个他伴著走过大萧条的国家,在二战之后一直领导经济至今。
Bucky原本会高兴的,他原本会欣慰,如果她为他整理的资料里不包括石油美元。


那资料包含各国智库与学者的分析,以及一些瓦坎达特工取得的从未被解密的档案──他生长的国家都做了什么啊?颠覆政圌权、扶持武装份子、煽动叛乱──革命?杀死独圌裁者之后将当地人民遗弃在崩溃的政圌府下,冷眼看着他们陷入战乱,成为难民,最后淹死在地中海。


Bucky才看到2003年就几乎无法再看下去了,这感觉就像他见到豹神的时候,他看见了不该看的、知道了不该知道的,这种知识的冲击能够重塑世界,带来的痛苦让人想逃开,却又明白世界不会再是以前的样子了。


唯一能比战争更糟的,大概只有为了油田发动战争,还告诉世人这是为了自由正义──而且根本没有人真的相信你的谎言。Bucky有一种被扒光的羞耻感,他毕竟从未遗忘自己曾是个美国公民。


他苍白著脸继续阅读,到了2011年才发现事情还能更可怕:一个非洲的独圌裁者,依靠石油让他的人民拥有富足的生活,教育免费、医疗免费,所有人都能每个月得到一笔贩卖石油的收入──这位独圌裁者企图摆脱石油美元,因此,在被称为阿拉伯之春的革命浪潮中,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组织帮助一群不满独圌裁的当地人民推圌翻他,处决了他。最后整个国家和他一起下了地狱。


让Bucky划重点的话,就是非洲独圌裁者、稀有的资源、企图跳出美国/美元的秩序。


是不是和T’Challa非常像?
反正Bucky知道他的国王为瓦坎达选的盟友不是美国,甚至从未考虑过美国,而这可不只是因为它始终是审判冬兵的支持者。


好像嫌这些巧合还不够似的,这位好几年前死去的独圌裁者还拥有一只女性护卫队。
她们下场极为凄惨──这是Bucky自己拿出手机查到的。他的秘书是温柔的,没有在资料里放进这么可怖的东西。


Bucky没把他查到的东西看完,就忍无可忍地将手机拍在桌上。


“James?”又有人在关切他了。这次是T’Challa,他走进阅读室,在看见他的脸色后偏过头简洁地示意秘书先离开,走到Bucky身边拿起他面前的资料,伸出的手还顺便摸了他的脸一把。


“你怎么了?”他问,随即看清Bucky在看的东西,“喔。”


T’Challa的表情微微变化,嘴角牵动,像是他得很努力才能保持严肃。Bucky完全抓不到笑点,他盯视著,下巴绷紧:“你也会是他们的目标吗?”


国王梳了梳他的头发,脸上是源于了然的淡淡笑意,还有怜悯:“当然。”


Bucky做过很长时间的杀手,但这是生平第一次,他想拿出匕首,带着枪,去杀人。“没有人可以对你这么做。”他低声说,声音反而比平时更轻柔。


T’Challa想必是嗅到了危险,他的碰触变得更具安抚意味,“他们不会成功的。”他说,“事实上,我的目标是让他们找不到可以施行阴谋的时机。不打仗比打一场胜仗更好。”


Bucky轻轻嗯了一声,紧闭嘴唇安静地注视他,没有软化的迹象。他一直相信T’Challa拥有最好的一切,他的世界充满爱与忠诚,偶尔的乌云遮不住瓦坎达的阳光灿烂──那些爱是真的,阳光也是真的,但是还要再加上来自黑暗森林里恶意的打量,饥渴伸向他的枯枝般的手指──这才是T’Challa真正身处的世界。


“你在生气吗?”T’Challa抬起Bucky的脸,低头看着他的眼睛,“恐惧使你愤怒。”他肯定地说,含笑逗他:“我有一个小时可以陪你发洩情绪,什么方式都可以。”


他太不严肃了,Bucky不敢相信T’Challa竟然还有心情和他调情,也许他早就习惯了自身的处境吧。尽管自知是在无理取闹,Bucky怒视他,努力用眼神和沉默表达对他的漫不经心的不满,结果这更加深了T’Challa的笑意。


看看,那个被他追杀几条街也没有生气的Barnes,正在对他发怒。
简直从头到脚都写满了「来哄我」。
至少T’Challa是这么解读的。


一个小时后T’Challa走了,继续去处理未完的公务,Bucky已经被他搓得没脾气了,除了头发乱翘以外整个人都重新冷静下来,只是想不通为什么他们一向很高的默契值忽然归零了。T’Challa竟然始终没发现他是真的在生气……


Bucky叹了口气。


后来他打电话找到远隔重洋正在踢人屁圌股的Steve,他的朋友在受够了他杂乱的、吞吞吐吐的阐述之后说:“简单的说,你发现政圌府很狗屎,你不确定以前我们做的事是不是也是狗屎。”


“为什么这么粗鲁?我是想照顾你的心情。”Bucky不满的说,“美国队长。”


“这没什么。”Steve倒是毫无障碍:“我和神盾局合作一阵子之后也开始怀疑对与错的分別了。”


“真的?”Bucky把手机握得更紧了些:“你当时一定很茫然。”


“是啊。”


“你怎么解决的?”


“我发现你还活着。”Steve说,“那之后该做什么就显得很清楚了。”


“但这没有解答问题啊。那些政圌府,还有联合国,他们还是在进行……我不知道,也许有必要,但绝对不正确的事。”


“至少我找到我的立场了。”Steve说,“我知道我在和谁战斗、为谁而战,而不是像个没有思想的炸圌弹把自己往长官指的方向丟。”


该怎么说呢?他最好的朋友总是这么的理直气壮。他把陌生人的生命放在他自己之上,但在思想的层面,Steve只重视他自己的立场,一旦站稳,其他人的想法完全没办法触动他分毫。Bucky认为这是他和T’Challa较为不同的一点。T’Challa更乐意关注別人的意见,从不同的立场思考,这是职业要求的。


掛上电话之后,他忽然想也许T’Challa其实知道他在生气,只是觉得没有必要。毕竟世事本就如此,在你察觉之前,几十年来、百年来就是这样运作。唔,在试着从T’Challa的立场去看事情之后,Bucky也开始觉得没什么值得生气了。




T’Challa高兴的发现,他的伴侣很快就泰然接受了世界的两面:被宗教和人道包装得很正确的宣言,还有被掩藏的真实目的──无关道德,只是你得知道与你谈话的人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这相当重要。


Barnes是个单纯的人。在T’Challa的定义里,这指的是心胸开阔、神智清醒,没有被利益偏见蒙蔽双眼──顺带一提T’Challa认为他自己也很单纯──他学得很快,以致T’Challa有一次忍不住说:“如果你有机会,你会是很好的医生、老师、心理咨商师……那些帮助他人的复杂工作很适合你。”


“但我没受过高等教育。”Barnes当时正在看一份来自兰德公司的报告,他回应:“所以我只能做王后。”


T’Challa用不相上下的冷静态度指出:“事实上现在各国的王后都有大学以上的学历。”


“你一定要提这个吗?”


“我不该提。”T’Challa立刻改口,满意於那双鲜豔的绿眼睛终于停下阅读,正佯怒地瞪着他,“好像我会在乎这个似的。”他批评著五秒前的自己,把早就剥好的葡萄塞进丈夫的嘴里。


“你对我没有一开始那种无微不至的爱护了。”Barnes在舔掉他指尖的汁水时哀伤地说。


爱情美满,事业也不断前进。距离瓦坎达开放至今过了几百天,他们谨慎的选择合作者,提供技术让他们能把自己的国家变得更好。尺度很难把握,诚然T’Challa有慈善的心,但身处在他的位置上他不能让人将他视为慈善家;他也不想表现得太积极,让既得利益者本就脆弱的神经绷断。


不幸的,无论如何,瓦坎达无法掩盖他们的参与正在加速改变旧秩序的事实,那些未受到帮助的国家──英法德美加,等等──自然相当不满。


“瓦坎达拥有足够推动世界人圌权,甚至帮助人类文明发展的资源。T’Challa国王似乎并未意识到这种责任的神圣与重要性。”某些国家的大使在联合国数次公开批评:“他们显然有所偏颇,有强烈的倾向,不具普世性。黑豹政圌权将分配资源视为拉拢盟友的手段,而非著眼於人类福祉。”


“如果协助从西元十五世纪开始遭受抢掠的邻居是一种偏颇,那么是的,瓦坎达倾向帮助在生命边缘求生的国家,多年来他们的财富流向发达国家,我希望瓦坎达的支援能让他们重新站稳。”T’Challa的唯一一次回应除了没用「殖民者」这个词什么都说了,不晓得让多少白人绿了脸,他也不得不接受外交部圌长(还记得吗,他父亲的老臣,在为他父亲效力的期间深谙低调之道)数小时的再圌教圌育。


“把你被训话的画面放到Yоutube上,他们就不会再称呼你是强人了吧。”这是Okoye的评价。


西方媒体对他没有好感,独圌裁、不开放市场和政教合一戳中他们所有雷区,但目前为止媒体们还算克制,最大的污辱是怀疑冬日士兵在婚后从未公开露面,也许证明这场婚姻是基於诸多企图,T’Challa无意给他王圌后应有的地位。


总的来说,对他心怀不满的比感激的更有存在感。T’Challa选择的朋友大多无能在国际上发出声音,如果今天他选择的不是他们,他们不可能像那些先进国家那般四处谴责。非洲被称为黑暗大陆,并不单是因为她的人民拥有黑皮肤。


这就是为什么T’Challa首先帮助的必定是他们:不为种族,只是比起一群领导地球上百年,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还会再领导下去的人,他宁可选择去协助落后的人赶上来。哪怕这投资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见效。


──话是这么说,但收到礼物时T’Challa还是挺高兴的。瓦坎达上下都很高兴!


想想看,他们有黑白的马,但还没有黑白的熊呢!


四只圆滚滚的熊猫幼崽抵达瓦坎达,在为牠们建起的熊猫馆前,T’Challa从保姆手中温柔地抱过其中一只,将她送进冬兵手中让他抱个满怀的画面,出现在瓦坎达每一部电视里。


“他太可爱了!”


“冬天一直都很可爱!哇,他把脸埋进熊猫的毛里了……”


“是很甜蜜啦,不过我说的是国王,你有看见他捧著那只小熊屁圌股时的表情吗?”


“別挤在电视前了你们两个!我要看黑白熊!我抽到的熊猫馆号码牌在下个月!”


“熊猫并不是租借做为研究用途,而是两国友谊的象征,友谊无价,我国自然不收租金。”电视里的大使说,“瓦坎达分享的植树造林技术珍贵无比,在技术人员的指导下我国解决沙漠化指日可待,希望两国的友谊像树木一样百年常青!”


“两个极圌权国家走到一起吓坏了很多人喔,哥。”Shuri也在现场,正滑手机,她对T’Challa说,“我想你真的要开始小心斩首行动了。”


“谢谢你关心我,妹妹。”T’Challa有点无奈。他知道她对政治颇有热情,但是现在有三只稀有的毛茸茸圆滚滚的熊在眼前跑来跑去,你身为有特权在场的王室真的应该看它们一眼。看,Barnes就做得很好,他现在还是抱着那一只不放。


T’Challa走过去,在横放的圆木上,Barnes坐在上面,熊猫坐在膝盖上,捧著一颗红苹果啃得卡擦卡擦响,果肉渣掉在衣服下摆。他完全不介意,双手扶著小熊(理论上应该在那儿)的腰,表情小心翼翼的。


似乎不是一个沉迷在可爱中的人该有的神情。


“James?”T’Challa轻声喊,用指背碰碰他的脸,低头看着他。


“T’Challa。”他像是才注意到T’Challa,“呃,我真的不需要对镜头说什么吗?”


“为什么会需要?”T’Challa继续摸圌他的脸,假装自己漫不经心:“你坐在这儿的照片就可以登上头版了。”


他的丈夫配合的扯扯嘴角,目光仍然停在腿上的小家伙身上,只有动物能在他专注的目光下继续泰然自若的进食。T’Challa观察著,试图找出困扰他的东西。


“她是不是很迷人?”冬兵问,轻轻揉捏那生灵的一只耳朵。T’Challa毫不犹豫的同意这个事实,但目光在看着他而不是她。也许他没资格说Shuri什么。


“她这样坐着,伸著腿,用双手捧著食物。”他像在自言自语,又像在对T’Challa说:“是不是像个小孩子?”


“你这么一说……是的,七或八个月吧,我想。”


Barnes不再说话,转而用眼角偷觑他,显然是在期待T’Challa领悟到什么。T’Challa无助地思索,万分不想让他失望,但还是失败了──说实话这不能全怪他,那双偷偷看着他若有所求的绿眼睛让他心烦意乱。他只能顺从心意,弯下腰吻他的眼睛,迫使他闭上眼,乘机讨好地说:“提示我。”


他的丈夫憋了一会,眉头皱著,最后才睁开眼睛说:“你看,她是黑白色的。”


这个时候,像有人往他的脑袋里扔了一颗闪光弹,T’Challa忽然明白了。他都还没明白自己明白了什么就脱口而出:“我们的孩子不会是熊猫的配色。”


咬著嘴唇,Barnes侷促又愉悅的笑了:“当然了,嗯,但是他会是,黑混白的,我是说。”


话音刚落,他膝上的重量陡然消失。T’Challa提起他们娇贵的小客人交给旁边的保姆,单膝跪下,拨开掉在Barnes腿上的半个苹果,将双手覆在上面仰头看着他:“你认为……你想要和我有孩子吗?你觉得我準备好了?”


没来得及离开的保姆倒吸一口气,抱着不满零食掉落正在嘤嘤发怒的熊猫飞快地退开,不是很确定自己看到、听到了什么……她不会评判的,这都不关她的事,她只是来照顾熊猫的!只希望正在疯狂按快门的摄影师没有把她拍进去。


“我準备好履行这权力与责任。”Barnes说,“而你?你会是非常好的父亲,T’Challa。只要现在的局势适合……”


“没有一个日子比现在更适合迎来我们的儿女。”国王交握双手,目光温和而慎重,流连在伴侣的脸庞上:“我们都不会再像今天这么年轻了。”




算算年龄,T’Challa现在三十一岁左右,正值盛年,在理论上很适合生育。至於Bucky的年龄……不提了,只要记住他有超级血清就好。


专业人员取了血和身体组织,极少的量,对他们来说不值一提。但是想到它们会变成他和T’Challa的孩子,Bucky头晕、颤栗并且脉搏加速,像被抽走了一千毫升的血。T’Challa早早将他带上床,他却没办法安稳入睡,还有越来越兴奋的倾向。


“我们什么时候能看到他……她?”


“嗯……过几天。”T’Challa听起来困得要命,但演技浮夸,他只是想让Bucky快点闭上眼,不是真的那么累。“那是几天?”Bucky追着问。


T’Challa叹息著,哄道:“大约在五十天内,他都是个肉圌眼看不见的泡泡。”


“我的孩子是个泡泡。”Bucky喃喃自语,黑暗中睁大的眼被T’Challa的手掌覆住,“然后呢?她会开始……成形?”


“是的,他开始有四肢和器官,变成豆子那么大。”


那心脏得多小啊。Bucky震撼的想。“他会安全吗?有任何意外的可能吗?他有脐带吗?他的营养来源究竟是──”


他突然停止喋喋不休,因为T’Challa大声的叹气。Bucky闷闷不乐的闭上嘴,知道伴侣大概是被他问烦了。


“记得当时你动手术吗?”意料外的,T’Challa这么说。


“哈?”


“这里,大脑的手术。”覆在眼睛上的手掌向上移动,滑进发间抚摸头皮,黑暗中T’Challa的声音带着淡淡笑意:“那时候你一句话都没有问。”


“情况不一样啊。”Bucky说。他是个成年人,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有清醒认知,有一场非动不可的手术,而那孩子……还只是个泡泡呢。


“你肯定不担心什么,麻圌醉后两眼一闭就把一切都交给我们。”T’Challa有点酸溜溜的:“现在你才知道我当时有多紧张。”


“你当时很紧张?”


“当然。你可能会……而我都还没告诉你我爱你。”


Bucky靠近他,左腿跨过他的身上,摸索著轻轻抚弄他下巴上的短须,“我知道你爱我,也许不是这种在夜里躺在一起的爱,但在你为我做的那些事之后,如果我还不知道就太奇怪了。”他莞尔一笑:“嗨,相较之下,我爱一个泡泡只因为她有我的DNA,是不是很肤浅?”


“这是人类的天性。”T’Challa安静了一会,才说,“我也爱他。”


他富有感情的嗓音里有什么东西让人心悸。那是怀念,Bucky分辨出来。T’Challa正在怀念着什么──他的父亲?当然了,当他说爱子女是人的天性,只能是因为他被他的父亲这样爱过。


Bucky抱紧他。他真切地希望有方法能带回失去的事物,但是没有。他能做的仅仅是将自己的同情传递过去,让爱人明白他感受到他的痛楚,而且为此疼痛。


“我需要承认,我没办法保证我们的孩子永远不受伤害。”国王低声说,在他的怀里放松下来:“大概在三、四年前我还能这样夸口,但事实是我无法完成这样的承诺。我只能──”


“──做一切能做的。”Bucky接道。
他的语气平静,脸上却有T’Challa很熟悉的神态,天真而哀怜,喜悅又悲伤,源自於坚定的信念与爱。


如果T’Challa是守护者,James Barnes则是殉道者。
相同之处是他们都是战士。


“我会和你一起。”Bucky说,信誓旦旦到笨拙:“不管你需要什么,我都会做。”


“我知道。”T’Challa将脸埋进他的颈间,闭上了眼。




******




第一周:他们的血没有被浪费,专业人员指著摇篮大小的蛋形培养槽告诉他们胚泡正在里面迅速地分裂细胞。
Bucky摸圌摸光滑密闭的槽身,看着里头透明清澈的水,忽然对T’Challa说:我决定了,孩子的小名是Bubble(泡泡)。




第五周:如果拥有超级视力,努力一下,就能看到五毫米大小的Bubble了。




第八周:现在大约有两公分大小。
“T’Challa,她有尾巴!”
“那是尾骨,它会渐渐消失。”
“呼。”




第十一周:仍然只有几公分大的泡泡现在拥有四肢和十个指头了。
Bucky错过了第一次踢腿和伸展,他在边境追捕一群外国特工。
有人看见国王对着培养槽说话,但没人听得见内容。




第十五周:现在他们能确定是“他”了。
“他可以姓Barnes。”T’Challa说。
“不用了。”Bucky摇摇头,看起来并不感兴趣,“给他一个符合你的家族传统的名字吧。”




第二十周:Bubble变大了,但还是皱皱的。不好看。
“T’Chacha。”T’Challa说,“你觉得如何?”
“很好啊。”Bucky说,“你什么时候回来?”
“这是我在中东的最后一站,明天中午之前我就回去了。”




第三十周:这个摇篮看起来越来越符合Bubble的尺寸了。
“他还没出来吗?”
“没有这么快,Steve,才七个月。”
“好吧。Buck──”
“嗯?”
“Bubble很不错,它的风格和Bucky很像。”
“哈,我也这么觉得!就像T’Chacha,没有姓氏也看得出他是我和T’Challa的孩子。”




第四十周:摇篮里空荡荡的,瓦坎达的T’Chacha王子出生于第三十八周。




臥室里的一个小房间被改成婴儿房,但Bucky在有时间的时候喜欢抱着Bubble走来走去,不怎么待在婴儿房。


Bubble有一双大眼睛,在他的五官完全长开之前很难判断是遗传自谁,毕竟Bucky和T’Challa都有好看的大眼睛。


他不是个特別可爱的小孩,但是凭著大而亮的绿眼睛就征服了他的教父,那是Bubble最像Bucky的地方。至於其他部份,那当然是像另一个父亲了。T’Challa曾拿出曾祖父的画像指出T’Chacha的鼻形相近,Bucky是看不出来。他只能确定偏厚的嘴唇不是来自他的遗传,不过,没有想像中那么深的肤色说明他的基因尽力了。


两周过去,稀疏的胎毛已经变得浓密,头发尚且纤细,却像T’Challa那样卷翘,每次Bucky用手掌乱圌揉都会让T’Chacha高兴的咯咯笑。T’Challa坐在书桌后,听见婴儿小小的笑声从通往阳台的门外随微风吹进来,萦绕在耳边。他忍不住停下手上的动作,望过去。


Bucky正在和T’Chacha玩,他很擅长照顾孩子,几乎没有经过学习就能让T’Chacha对他抱他的方式心满意足,但Bucky自己就没那么惬意了,抱着儿子坐在躺椅上晒太阳的姿势都透著严肃谨慎。T’Challa端详著他,他的额头大,腮帮子大,眼睛大,嘴巴大,竟然组成了一张多情的脸。
T’Challa不否认他有些可惜,他们的长子看起来没有遗传到这甜蜜的长相。


甜蜜的Barnes忽然抬起手,捏住T’Chacha的头发拉扯了一下。那孩子的笑脸缓缓消失,咧开的小圌嘴渐渐瘪下去,数秒后哇一声哭了起来。


T’Challa扔下笔走过去,高高挑起眉探询的看着他的丈夫。“我不是故意的。”Bucky一脸困窘,拍哄著哭泣的婴儿,“我只是……你看,他的头发和你好像。”他小声说。


T’Challa盯着他看了一会,直到Bucky不知道为什么微微红了脸,才伸出手:“让我来吧。”


Bucky一脸懵懂的把抽噎的孩子递给他,T’Challa接过,却摇摇头,“不是这个。”他盘腿坐在Bucky脚边的地板上,一边轻拍那脆弱的小小背脊,一边把头歪到Bucky的大圌腿上,严肃地说:“想扯的话就扯我的吧。”


几分钟后,T’Chacha在父亲的臂弯里打盹,已经完全忘了刚才的不开心。
T’Challa半瞇著眼,能感觉到丈夫在重覆对他的头发进行拉直──放开──弹回去──这样的动作,微微的刺痒亲密而舒适。
Bucky很自信地说,比起所谓的撸猫,或是撸熊猫,还是撸黑豹最棒了。




他们三个人都很满意。
在这无数的日子里,一个平凡的午后。




                            TBC.




*和特查拉有一點相似的强人是指卡扎菲。


孩子大名特查查,小名泡泡,我覺得畫風跟特查拉/鹿仔還挺合的!如果覺得很蠢的話也沒辦法,來不及改了XDD

评论

热度(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