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37

此无崖非彼无涯 这方华不是那烟花

铜玫瑰 01【穆厄AU】

Contrails:

*全架空,主要目的是穆厄谈恋爱
*大半个DFB出没但主要酱油,后期会带螺丝鱼&罗伊勒
*没有出现名字的一律是NPC


01


被打了一顿还被扔出门外的确是一个Thomas没有预料到的结果,但事实上他并没有预料过任何一种结果,他只管在一种汹涌的爱情的驱使下遵从了自己内心的声音,全然不计后果。


那个晚上Philipp在走回自己房间的路上遇见了仿佛正在梦游的Thomas,他的这位胞弟穿着宽大的白色睡衣,陷在自己的遐想中无法自拔,甚至没有觉察到他的接近。直到他毫无阻隔地走到Thomas背后叫了他一声,被吓了一跳的Thomas猛然回头,几乎同时龇牙咧嘴地捂着脖子叫了出来。出于作为兄长的关心,Philipp关切地询问他是不是受了伤。


“啊,是白天比武的时候......你知道的,没什么大事。”Thomas匆匆回答。


“我记得你只是手腕扭了一下。”Philipp说。


然后Thomas开始前言不搭后语地叨叨了一堆听不懂的东西,Philipp在其中只捕获了诸如“真的”“没乱跑”还有“值得”之类东一头西一头的几个词,同时眼看着Thomas用力揉搓着自己的脸颊,假装没有发现他是在掩饰自己脸上浮现出的红色。


“......”


“......”


Philipp看着他,Thomas讪讪地闭上嘴退到一边,让出了整条走廊。


巴伐利亚公爵的长子走出几步然后又停住,饱含深意地看了他一会儿,盯得Thomas后背发凉。不得不说,这位继承人虽然比他矮了半个头,但两道浓眉毛底下那双锐利的眼睛依然一如既往充满威严。末了Philipp叹了口气,拍拍Thomas的肩膀:“别犯傻,Thomas。”


让Thomas犯傻的人来自西北方的威斯特法伦公国,事实上此时距离他们第一次见面只过去了一又三分之一天。


一天之前,位于斯图加特的行宫迎来了各位选帝侯和他们的骑士们,他们为了国王的十五岁生日远道而来。在摄政王的主持下,盛大的庆典将持续三天,而其中第二天的比武才是骑士们期待的重头戏。


威斯特法伦的人来得很早,仅仅迟于地理上更加占优的莱茵兰-普法尔茨和巴伐利亚。正午时分,当威斯特法伦的骑士们随着他们的公爵来到行宫时几乎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而其中并不包括Thomas,因为他正忙于欣赏骑士林立的盛况,要知道,他在不久前刚刚被封为骑士,而对于作为一名骑士亲身加入的活动而言,“国王陛下的十八岁生日庆典”就显得太过令人神魂激荡了。总之他错过了许多人翘首期待的威斯特法伦继承人,同时也是初次以骑士身份出现的Marco,也错过了那位在过去将近两年里引起了人们极大兴趣的骑士Mesut,直到身边的Philipp重重地咳了一声,Thomas才把注意力重新拉回来。


“我觉得有必要给你介绍一下,”Philipp平静地说。“考虑到你已经看了半个上午的热闹。”


Thomas在Philipp的解释下隔着一段不短的距离认识了那位有一双好看的棕绿色眼睛的公爵之子,然后他的眼神被Marco身边的年轻人吸引了。他忍不住问Philipp那位黑发的年轻骑士是谁。


“Mesut,威斯特法伦的骑士。”Philipp说。“公爵的侄子。”


“侄子?看起来可不太像。”Thomas睁大了眼睛。


Philipp看了他一眼,压低了声音。“是公爵的哥哥收养的孩子,但是他的能力不比任何一个骑士差。他会成为最了不起的骑士之一。”


“我觉得他挺可爱的......”Thomas自顾自地说,仿佛并没有听见任何一个字。


Philipp决定不再和他说话了。


剩下的半天时间里,Philipp眼睁睁地看着Thomas人在自己身边,眼神却时常黏在那位年轻骑士的身上,这使他忧心忡忡,而Thomas却始终没有半点自觉。正可谓旁观者清,Philipp注意到了被注视的一方已经有所察觉,而Thomas还毫无意识。


他早就听说过Mesut一直处于兄长的庇护下,那位名为Benedikt的兄长以温柔和凶悍并存著称;而此时Benedikt正留在他们的公国,年轻的骑士显得十分谨慎,他几乎与他的表弟Marco形影不离。在Thomas热切的注视下,Mesut已经朝这边看了好几次,看起来就像一只紧张的小兔子,Philipp似乎都能看见那头黑色短发里紧张倒伏着的兔耳了。


Philipp忍无可忍地用手肘推了推Thomas,责令他别像个没谈过恋爱的毛头小子似的,虽然他确实就是个没谈过恋爱的毛头小子。


Thomas竟然假装听不懂。


第一次来到行宫的Marco还不认识那位巴伐利亚公爵的次子,但他猜那个跟在Philipp身边头顶鸟窝的卷毛脑袋就是。他在心里默默打了分,这个卷毛身材瘦长,笑起来的时候有点没心没肺,对于一个浑身流淌着南部血液的、无忧无虑的21岁男孩形象大致上还过得去,当然,如果没有像只猎犬似地盯着Mesut就更好了。


他悄悄向Mesut挪动了两步:“那个巴伐利亚的Thomas又在看你了。”


Mesut从鼻子里应了一声,看来并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但发红的耳根却暴露了他的局促。Marco十分满意,决定不放过这个让Mesut窘迫的机会。他不断地在Mesut耳边提醒对方仍然在注视着这里,而Mesut则试图强行把话题拨转向他们前面Kehl的靴子。


“别打岔,Mesut。他又在看你了。”


“......”


“你怎么看?”


“没什么好在意的。”Mesut慢吞吞地说。


“哼,”Marco差点把鼻孔翻到天上去。“我可记着呢,十四岁那年你被那匹漂亮小马勾住魂的时候就是他这个表情。”


Mesut一言不发地看了他一眼,看得他一头雾水。


“怎么了?”Marco莫名其妙地问,下一刻就听见Kehl刻意的咳声。Marco一个激灵挺直了腰,果然看到Kehl责备的眼神。他心虚地扯了扯右边嘴角,旁边的Mesut倒是一脸无辜。


国王的现身让年轻的骑士们终于肯安静下来。刚刚年满十五岁的国王在摄政王的搀扶下坐上正中的王座,公爵和骑士们纷纷来到王座前致意,接着退回到一旁。


Thomas和Philipp跟在巴伐利亚公爵左右在王座前行礼,国王看向坐在一旁的摄政王,见摄政王微微颔首,于是转回面前的一行人,缓缓开口:“愿上帝以我之手赐予你们荣耀。”说罢又看向摄政王,得到首肯才挥手示意骑士们可以离开了。


离开大厅时,Thomas长长舒了一口气,惹得Philipp斜睨了他一眼。


“我说,咱们的国王比我还年轻呢,你发现了没有——”


Philipp心里一紧。


“——他的声音还带着奶味儿呢。”Thomas说。


Philipp松了口气。“我以为你知道,国王陛下刚刚十五岁,而你十五岁的时候还在马厩里试图和我躲猫猫。”


“哈哈,可是我没有,你记错了。”Thomas先一步跨上马背,顺便嘲笑了一下还在解开绳子的Philipp。


“你清楚我没说错。”


正在这时另一支队伍也走到了大厅的阶梯下,Thomas转过头时猝不及防地碰上了让他整整半天都无法移开目光的人。Mesut走在队伍的最后,银白色的铠甲在阳光下面闪着细碎的光,这一次Thomas终于看清了他的面孔。他棕黑色的眼睛温和地落在Thomas的脸上,Thomas不禁想着即使是献给神明的羔羊也未必会有一双如此虔诚的眼睛,他的眼底带着小心翼翼的戒备,却又透露出无法掩饰的好奇。他们眼神交错,尽管只持续了短暂的一瞬,却让Thomas的心脏狠狠地跳动了起来。


“走了,Thomas。”Philipp已经骑上了他的马。


Thomas回过神来跟上他的兄长,走出两步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但威斯特法伦的骑士们已经消失在阶梯尽头。


Thomas决定这天晚上要趁Philipp没留意的时候溜回房间写一首情诗。


虽然他还从来没写过情诗,或者任何一种诗。


TBC

评论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