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37

此无崖非彼无涯 这方华不是那烟花

【主锤基/盾冬】无声燃尽(《使女的故事》AU/正剧向/双性)17

重写故事结局:

一句话梗概:被发现有完整生育系统的Loki被极权国家送给掌权者之一Thor生孩子,只是想着完成任务的Thor渐渐违背本心并且开始怀疑自己的信仰。




1-10章TXT下载(链接尽量别外传容易被和谐)


11 12 13 14 15 16




     本章微博直通








  17




  Thor找到Loki的时候他正一个人躲在角落里抱着个盘子吃羊排,刚才的聚众围观显然对他造成了不小的打击,他现在整个人在桌角缩成一小团,尽量让自己完全没有任何存在感。但即便是这样,附近还是有几个使女在交头接耳地悄悄打量他。




  “好吃吗?”Thor在他身边坐下,自己也往面前的盘子里拿了一些食物。




  Loki没想到他会过来,塞了满嘴的羊肉还没有咀嚼完,咽也不是吐也不是,就呆呆地望着他。




  Thor看到他嘴角沾着两颗黑色的香料,下意识伸出手去想要帮他擦一擦,然而胳膊抬起来才赫然惊觉自己在Prior主教的晚宴上,周围至少有十双眼睛在盯着他,于是只能转动手腕去拿桌子另一边的香槟。




  “很好吃。”Loki慢吞吞地把嘴里的东西全部咽下去,他一边回答一边把叉子放下,一副已经吃饱了的样子。




  “多吃一点。”Thor把自己盘子里的炸鱼饼给他分了两个,用有些严厉地语气说,“你总是吃的太少了。”




  Loki没有办法也不想在这样的场合与他争执,便乖乖地再次拿起叉子开始默默吃东西,Thor盯着他看了几秒钟,也低下头开始进餐。




  两个人相顾无言地在餐桌边坐了十几分钟,Prior和Milne一起到这边来了,两个人端着三个高脚杯,说是要来敬Odinson大主教。




  Thor站起来脸上带笑伸出手去拿Milne手里的杯子,Milne是个干瘦的白种人,有些谢顶所以留着很足量的胡子,他精心修剪的胡子簇拥着一个假惺惺的笑容,看到Thor伸手反而躲避了一下。




  “大主教刚才喝了不少,我们再来劝就过分了。”Milne说着把高脚杯往Loki鼻子底下送,还装出一副怜惜的样子,“不如让您的使徒来代劳吧。”




  Loki惊恐地看了看两个站在自己面前的主教,又看了看Thor,而后者却只是笑着收回手来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说:“荣幸之至。”




  然后他便帮着Loki把那个装了淡黄色酒液的接过来,不由分说递到Loki手里,Milne显然想要让Loki自己接过杯子,所以对于Thor的动作有些不满,但他连Thor的一半体格都没没有,在Thor的气势碾压下也只能稍微阴沉脸色。




  而Loki虽然并不想接但又不敢不接,他潜意识生出了非常不详又可怕的预感,他盯着杯子后面有些微微变形的地板,手腕无法控制地微微颤抖起来。




  “敬新世界。”Prior举起自己的酒杯,他微醺的脸上染满油光,眼睛里露出贪婪而又淫秽的光芒。




  “敬Ofthor。”Milne也用自己的杯子与Loki的相碰,但他们说完话之后也并不喝酒,而是牢牢地盯着Loki,像是等着他也说一句什么。




  “敬上帝。”最后Loki说,他视死如归仰头将香槟一饮而尽。




  “说的好,敬上帝。”两个主教也分别将他们的酒杯喝空,又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最后还一人拍了一下Thor的肩膀,然后才一同离开了大厅。




  Loki茫然在桌边站着,手里还拿着那个玻璃杯,他不是很能理解Prior和Milne这么做的意图,更没办法理解这杯酒究竟意味着什么。




  而当两位主教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前厅外之后,他身边一直默不作声的Thor却突然站了起来,他一把将Loki拉住便大力拖着他往另一边走,大厅里有好几个人都好奇地望着他们,Loki实在觉得他们这样的做法非常奇怪,但更奇怪的是当他想要挣脱Thor的手时却发现自己莫名使不上任何力气。




  这个晚上本来就让他很不安,此时此刻四肢都感觉软绵绵的让他更害怕了,走到楼梯旁边的时候他几乎觉得自己无法好好站稳,刚才喝到胃里的一小杯酒像是岩浆一样烧灼着他的黏膜,让他晕眩又昏沉。




  他只能抓着Thor的胳膊勉强支撑着自己,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几乎就要在这里原地跪下,但很快他连手指都没办法好好合拢,酸麻的感觉通过心脏和脊椎穿透至四肢百骸,他甚至连好好睁开眼睛这件事都做得无比艰难。




  Loki惊惶地望着自己眼前年轻的主教,他跟Prior和Milne他们都不同,他年轻高大又英俊,这双蓝色的眼睛虽然有时冷漠,这嘴唇也常常吐出伤人的强硬的话语,但他看上去至少比那些人要正直,至少不会露出那种令人作呕的表情。




  但此时此刻Thor脸上的神色却让Loki更加害怕,他从来没见过Thor这样望着自己,他的眼神极端复杂又极端冷厉,他看着Loki像是看着一个巨大的、无法解决的麻烦,又像是看着一个濒临绝境的可怜虫。




  Loki抓着他的衣服在他面前跪倒下去,他已经没有任何办法维持尊严也没有任何办法站稳了,他从Thor的目光里读懂了Prior为什么要给自己敬酒,也读懂了他露出这样神色的原因。




  “求……求求您……”他的手指从Thor光滑的西装面料上滑下去,大主教的脸也模糊然后离开了视线,他看着面前的墙壁骤然颠倒,但却并没像预料之中那样跌倒在地板上,Thor半跪下去伸出一双手来将他抱在怀里,然后大步走上楼梯。




  Loki昏昏沉沉只知道自己被Thor带到了别墅的某个房间里,随即Thor又将他放在一张很大又柔软的床上,帮他摘掉帽子盖好了鹅绒被。




  混沌间Loki能够闻到空气里弥漫着一丝陌生又凉薄的味道,他感觉到Thor做完这一切之后便站起身要走,心中无限的恐惧让他用尽全部力气伸出手去抓他的西装口袋上的装饰物,但即便碰到了他也根本没有能力去合拢手指,只能绝望地任由那冰凉顺滑的流苏从自己的指尖拂过,然后跌落在空气里。




  然后Thor抓住了他的指尖,他弯下腰来贴近使徒的耳朵,声音很慢又轻:“Loki,接下来我说的话你要好好记得。”他有些微冷的手指把Loki捏得很痛,但这样的痛觉的确有效地缓和了他混沌的思绪,他感觉耳朵里的轰鸣声减弱,神智清明了许多。




  “我会把门锁住,无论外面发生什么都不要出声,无论谁敲门都不要开。”他说着,把一个坚硬又滚烫的金属制品塞进Loki的手里又将他的手指握拢,“半个小时之后我会回来,乖乖等着我。”




  Loki的眼角猛然滑落泪珠,他小幅度地摇了摇头,用尽最后的力气反勾住Thor的小拇指,他开口的时候才发觉自己的舌头极度麻木甚至无法发出清晰的声音,只能含混地说:“……我想回家。”




  Thor心下猛然震动,他理解Loki这个时候神智混乱所以用了一个意外或许根本没有遵循本义的单词,但这句话尤其是“家”这个字从他口中吐出来的感觉还是让他又错愕又悸动,Thor凝视着那个看上去脆弱苍白但仍然很美的面庞,他做了一个自己都很难解释的动作——




  他弯下腰去用嘴唇轻轻触碰了自己使徒的额头。




  这个动作做完之后他愣了一瞬间,然后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将Loki的手指放开便转身果断地离开了。




  Loki听着他闭合房门又转动钥匙的声音,他的脑子又痛又混乱很想要就这样睡一觉,但濒临危险的本能还是让他咬紧牙关掐着自己的胳膊保持清醒。休息了几分钟Loki试图移动身体却发现自己现在完全丧失了对自己双腿的掌控力,然后他迟钝地想起了Thor交给自己的那个金属制品,便张开手掌艰难地抬头去看。




  灯光下那个镶嵌了钻石的十字架黄金吊坠正流转着华丽的光芒,它的体积不大却颇有分量,Loki端详了几周,却没有发现这个吊坠里有什么能够帮助自己东西。




  于是他又绝望地躺回枕头上。Prior主教的别墅比起Odinson的风格上要华丽很多,他似乎很喜欢这种复古的装饰,使得整个房间里好像是中世纪欧洲的影棚, 如果不是现在身体太过于不适Loki倒是很像好好参观一下这个奢华的房间,它比起Laufey的府邸还要更考究精美。




  但他现在没有感慨的心情,恐慌和药效都在侵蚀他的神智,不知道是因为这栋别墅的隔音很好还是他所在的地方距离前厅很远,他根本听不到任何来自晚宴中嘈杂的声音,无限的寂静中Loki对于时间的流逝早已失去了概念,根本不知道从Thor离开到现在过去了多久,半个小时要多久才会到。




  渐渐他感觉那种铺天盖地的晕眩感又来了,但就在他几乎要跌入昏迷之前的那一秒,他听到了一阵并不寻常的声音,而那声音并不是来自于门外的走廊而是距离他所在的这张床非常近的窗外。




  而那声音也并不是细雨在敲打玻璃,它更像是某种绳索擦过了窗台上的蛋白石。




  Loki猛地睁大眼睛,他现在唯独只对这两条肌肉的掌控还能算得上随心所欲,但这根本无济于事,他只能胆战心惊地听着来自于自己背面的响动,那扇很大的落地飘窗被从外面打开,雨声骤然变大,然后是某件重物落在地毯上的声音。




  他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人兜头用鹅绒被罩住,随即他的身体便轻易地离开了那张大床。Loki吓得浑身颤抖忍不住奋力挣扎,但仍然浸透在血液里的药效让他仍然使不出任何力气。




  他只能任由那个不知从何而来的陌生人将他扛在肩上又穿过窗户滑到草地上,那个人非常敏捷身材又很健硕,Loki本能地认为他是Prior主教或者其他哪个主教的仆人,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那个人黑色的皮带和战术裤,还有行动间模糊看到的靴底。




  而他的肩膀上似乎也有很坚硬的装饰,让Loki觉得自己的腹部被压得很痛,晚饭在胃里翻滚,像是随时都要吐出来。




  视线里的草地渐渐变得昏暗,似乎这个人带着他走出了别墅的范围,Loki心里的恐惧更甚,他听到那个人渐渐变粗的喘息,他似乎觉得有些累了。




  就在Loki以为他会把自己放下休息一下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另一边传来了很轻的人声,那个人的声音很轻语速又快,以至于Loki迟疑了半晌才意识到他说的并不是英文——




   “速く!私たちの車は発見されました!”




  “ご免,”扛着他的男人喘着粗气回答,“別荘が大きすぎます。”




  冷雨聚集在Loki的头发上,又凝结然后顺着脸颊滴落下来,赫然冰凉中Loki终于反应过来他此时此刻听到的实际上是日文。这个认知让他终于艰难地串起了某些细枝末节的东西。




  ——tbc




  据说LOFTER限流,如果看不到更新的小伙伴可以每天点无声燃尽的tag进来看,睡的晚的睡前点睡得早的第二天一早看就好了~



评论

热度(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