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37

此无崖非彼无涯 这方华不是那烟花

钢铁之心[盾冬]

酉山寒林:

[盾冬]-底特律设定
第一章
———诞生日

苍穹低垂,厚积的乌云从城市边缘开始涌入,如同末世篇章描绘的漆黑的潮水和瘟疫。
整座钢铁铸造的城市笼罩在晦暗的云霭之下,狂欢着的颓落之都。
2085年,经过三个世纪的科技发展,进入了繁荣而疲乏的时期。色彩鲜亮的全息广告在灰暗的街道上闪烁,明亮而跳跃的色彩之外,真实的世界如此阴暗不堪。
大雨将至,潮湿而汹涌的风刮过街道,除却流浪汉外,也只有一些面色仓皇的行人。还有一些负责维护都市治安和卫生的仿生人还在室外活动。
抵制仿生人的游行队伍还举着“仿生人,滚出我们的城市。”等标语。如同一群游魂一般在街头漫无目的的游走。
在底特律城最高的大厦巴别塔外,一列警备齐全的的车队停靠在大厦门外。
这座宏伟的大厦矗立在风雨欲来的城市中央,2500米高的塔型大楼,由上方俯视着整座城市。足有21世纪初世界最高的大楼哈利法塔的3倍高。此刻它大部分的身躯都掩在云中。
他狂妄的名字,可能也来自于他让人难以企及的高度。和敢于向神明彰显力量的宏伟。在这样厚积的黑云中却还是显得摇摇欲坠。如同被神明扼住咽喉。
此刻位于大厦中央324楼的会议厅里,汇聚着整个城市最有权势的一批人。议员威廉姆斯正在就底特律城的仿生人占比问题发言,接受政府信任的媒体的闪光灯咔嚓作响。
一道紫白色的闪电从天际而来,在黑色的云层中如枝蔓一般蜿蜒开来。一时映亮了大片的天空,又归于黑暗。而后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
尽管大厦的防震隔音技术已经是时代最先进的成果。但是仍然引起了部分人员的窃窃私语。
威廉姆斯议员不得不暂时停止发言,他对着现场与会成员和媒体做出一个少安毋躁的手势,并解释道。
“这栋大楼的避雷技术完全可以信任。请大家放心。”
话音刚落,会议厅的灯光霎时全部熄灭,
由于室外光线的晦暗,灯光熄灭后很多人在傍晚时刻根本难以辨别方向,大部分人都骚动了起来。
大厦的预备电源让灯光在15秒内重新亮起。
直到站在演讲台旁边的秘书发出了惊呼声。人们才发现威廉姆斯议员已经倒在地上,停止了呼吸。

一个小时后,神盾局大厦。
特工希尔棕色的长发一丝不苟的挽在脑后,她手里抱着一小叠资料,快步走到会议室门口,敲了敲门。
“进来。”
快速扫过希尔送来的资料后,神盾局局长尼克.弗瑞开口道。
“威廉姆斯议员在今日17:37分在巴别塔324楼遇害,对外消息解释是脑溢血猝死。但是我们在尸体解剖时血液快速检验里找到了超致死量的化学成分。同时在他的额头发现一个及其细微的针孔,威廉姆斯议员已经是本月第4个死于非命的政府要员。更重要的是...”
尼克.弗瑞用手中的笔点了点桌上的资料。资料便以全息放大的方式呈现在参与会议的人面前。
“巴别塔外的检测网在刚才反馈到一组信息,证明有人在3小时内从塔的外墙侵入塔内。威廉姆斯议员死后巴别塔立刻启动了封锁。我们有理由相信杀死议员的人现在还在巴别塔内。”
“Cap,请你带阿尔法小队去逮捕这个杀手。三个小时内官方将公布威廉姆斯议员的死讯。大厦的封锁就要解除了,到时候再想抓住行凶者恐怕就不那么容易了。”
坐在桌前的满脸胡茬的男人深深凝视着全息图像上闪烁着的全息信号,红色的标志在他的视网膜上跳跃。
片刻后,他站起身。

阿尔法小队在20分钟后便来到了巴别塔之下,经过身份确认后来到了324楼的案发现场。
史蒂夫让B组成员先行搜查324楼,自己带着A组成员对325和323楼进行地毯式搜索。
A组成员之中的仿生人马克是神盾局最先进的值勤型号。他进行了楼层扫描后,在323层的东北角确定了一个可疑的信号屏蔽区。
这意味着,这个杀手很有可能是一个仿生人。
史蒂夫带着5个A组成员,从大楼的消防梯来到323楼,
由于已经将人员广播通知集中到了324楼的会议大厅。323楼理应空无一人。
史蒂夫带着队员们谨慎的靠近那片信号屏蔽区。那是一片办公区域。两个仿生人队员的右边额头处闪烁着蓝色的光圈。意味着他们正在对环境进行实时的分析。
“马克,请帮我检测一下环境中的易爆危险品。”
“爆炸物空间浓度指数不足以造成威胁。”
史蒂夫将背上的盾牌取下来,挡在胸口。他缓慢无声地靠近通往信号屏蔽区的自动识别门,其他五名队员便迅速的在门边找好自己的位置隐蔽好。
确认过临时通行的视网膜以后,自动识别门无声无息的滑开。
A组成员跟在史蒂夫后面,谨慎地走进了这个区域。
这里看起来只是普通的办事部门,无人工作时地灯散发着幽暗的黄光。很多桌面上还摆放着没来得及收拾的工作文件,因为通知来得太突然,大部分人没来得及收拾自己的物品就匆忙的离开了座位。
仿生人队员立刻启动系统扫描现场环境,半分钟时间很快就把开放办公区域的环境扫描完毕。
得到反馈信息的史蒂夫做了一个分开行动的手势,
一组人随着他向前面的区域查探,另一组便朝着右手边而去。
他正前往的是这个办公区域的人类办公区域,刚才开放式的区域是仿生人员工的办公区域。
进入人类员工的办公区域以后,桌面上就可以看到更多的私人物品,比如水杯和家庭合照。
跟着他来的另一个仿生人队员迅速的扫描了这片区域以后,摇头以示这片区域已经不存在任何可疑的线索。
史蒂夫:“确认一下干扰源的来由。”
队员们迅速拿出携带的检查仪器,设置完毕。探查的结果仍然一无所获。
“看来他已经逃了。”其中一个叫做史密斯的探员沮丧的说。
“准备收队。”史蒂夫在对讲耳麦里下令。
他带队走出刚才的办公区域,又回到了他们一开始来到的开放式办公区域。
和刚刚分散的队员重新汇合。一行人正准备离开时,史蒂夫注意到其中一个办公桌面上的东西。
那是一张合照。
里面一个金发的男人搂着一个黑发男人,两人对着镜头露出灿烂的笑容。
“这里是仿生人办公区域对吗?”史蒂夫突然问。
“根据现场征象与大厦的区域规划图显示。是的。”
“那么这里为什么会有一张人类的合照。”史蒂夫沿着相框后面摸索片刻,很快摸到一个指甲盖大小的凸起。
他手指微微用力,捏碎了一个芯片质感的块状物,霎时,马克和另一个仿生人探员额头的光圈发出黄色的光芒,
两人迅速进入扫描程序,
“队长,在前面出现生物信号。”
史蒂夫迅速的冲向刚刚早已检测过的区域。
这时候,屋子里的各个角落都因为屏蔽器的消失而呈现出刚刚由检测仪器标识出的生物电信号残留。
其中交织得最浓密之处,站着一个人。他一身黑色的战斗服,带着面罩,左手的整只手臂由金属锻造。他褐色的头发披散着,遮挡脸颊,几乎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睛。
“解除武器,双手抱头。”史蒂夫沉稳的说道。
“......” 站在那里的人一言不发。
“这是最后的警告,解除武器。”
站在那里的人突然伸手扔出一个闪光的东西,
史蒂夫立刻扑上前,用盾牌将那个东西扣在地上,它在盾牌中发出轰然的响声。然后他迅速起身,朝后退了一步,
其余队员立刻开枪射击,子弹全都打在早已被设置好的屏障上,就像掉落泥淖的水珠。
史蒂夫再次上前,和对方近身缠斗起来。
杀手从腰侧抽出匕首,迅疾的扑刺出击。从前侧狠狠钉向史蒂夫的头,他举起盾牌抵挡,和利刃碰撞时发出刺耳的刮擦声。
史蒂夫侧过盾牌,以其当成武器撞向杀手,同时挥出左拳,朝那人的面庞打去。杀手侧身躲过他的拳头,金属手臂用力与他的盾牌相抵抗。被冲撞力击得后退几步。而后顺势撑着身边的一张办公桌飞出一脚,踢在史蒂夫举起的盾牌上。
这其间不过短短数十秒,两人便交换几个回合。竟谁也没有占到便宜。
杀手再次攻上前来,动作较先前竟然更迅猛。
他片刻之间挥出数刀,史蒂夫匆忙抵挡,两人缠斗间,朝着大厦的巨幅落地玻璃窗越来越近。
史蒂夫终于找到机会用力将盾牌砸在杀手的脸侧,将他的面罩砸得将要脱离面颊。
杀手飞快的向后跃去,他的面罩便从脸上滑脱下来。
史蒂夫正准备掷出盾牌的手顿住了。那双可以抵抗千钧之力的双手竟然微微颤抖起来。
他的蓝眼睛因为过度的惊诧而睁大。里面映出一张他再熟悉不过的面容。
他张了张嘴,就像在重新找回自己的声音。他感觉咽喉里塞满了玻璃渣。他艰涩的说。
“巴基?”
杀手正因为他突然之间停下动作而一时迟疑。闻言他皱了皱眉,
“谁他妈是巴基?”
他看到他脸上混合着难以置信、狂喜和痛楚的神情,不由自主地顿住了。
他额头的指示灯飞快的闪烁起来。系统发疯地提示他,“软体不稳定。”
一切以任务优先的系统设置同时在刺激着他,他感觉自己的大脑在疯狂疼痛。设置外部炸弹的倒计时还有十秒。
他将手里的匕首握紧,飞快的冲上前去,数刀之下,逼得史蒂夫连连后退。
他仍然不敢相信,那个人竟然还活着。
那个陪着他长大的人,那个在他重病的时候握着他的手让他不要离开的人,那个为他去打架,打得遍体鳞伤的还冲着他笑的人,那个在他妈妈葬礼上偷偷握着他手的人。那个在货车后面偷偷吻他的人。那个十七年前在他面前死去的人。
他竟然活生生站在自己的面前。
他不再还击,只是用盾牌抵抗,因此他很快就把他逼退了数步。他的动作比刚刚的任何一次攻击都迅猛,
或许是因为他的面罩掉下来,又或许是因为他刚才的缘故,史蒂夫突然看到了他的左边额头。
那里闪着一个蓝色的光圈。
他喉头发出一声短促的嘶吼。
这时,他正对着的落地玻璃突然有东西炸裂开来,剧烈的光芒使所有人都忍不住遮住双眼。
等他们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杀手已经无影无踪。那整幅落地玻璃都已经碎裂开。那破裂的口子外面,是灰暗的云层。高楼的风从室外灌进来,把桌面上的纸张吹得零落四散。
史蒂夫看着那黑暗的云层,
只觉得自己从一个地狱里,掉进另一个地狱。
那奇迹一样的希望,只是地狱最漂亮的伪装。这十七年来的痛苦,只是悲剧的一个荒诞的开场。

评论

热度(21)

  1. 蒹葭37酉山寒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