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37

此无崖非彼无涯 这方华不是那烟花

【盾冬】取不出名字02

一个人吃芫荽:

依旧取不出名字的今天,估计也不会有人记得这篇文了……


今天晴天,我蹲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加班,偷懒写文。唉,这大好天气,却要工作。


复制几行上一段帮可能看过的同学找回记忆(其实是我自己需要找回记忆……)


知道为什么写这篇文吗?


因为原作里说,冬兵曾经消失了二十多天,无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也许,是个温暖的地方呢?








他握紧拳头,蓄势从床上一跃而起,却迎面受到一阵猛烈撞击。他被人用更快的动作压制回床上,钢铁手臂被另一只钢铁手臂控制,脖子上有冰凉尖锐的触感。


他明白那是什么,只好暂时停止反抗动作,但没有放松警惕,只是绷紧身体,看清眼前的袭击他的人。


一张异常熟悉的脸。


不,他迅速反应过来,不止是熟悉,那就是他自己的面孔。


颜色相同的眼睛里,散发着同样凌冽的杀气。




情况太过异常了。这个人是自己吗?克隆?九头蛇又对自己做了什么?!


不允许!不允许!不可饶恕!


怒火几乎要烧融两个紧密相抵的钢铁手臂。


他的手还按着自己的腰,没有摸到任何器械。武器在昏迷期间被清缴了。


虽然记忆被清除,被洗脑无数次,但他却始终不是九头蛇能够彻底驯服的武器。被洗脑后的没有多久,他总会开始感到违和,察觉不对劲,然后再被洗脑,被冷冻。


此刻,面对和自己完全相同,充满杀意的另一个冬兵,他本能地感到了自我再一次被侵犯。


九头蛇,九头蛇!




“Bucky,没事的。”


忽然有一个温柔沉静的声音响起。


刚才的注意力全集中在这个自己,他竟然大意到没有察觉这个房间里还有其他人。那人就站在“自己”的后面。


危及生命的状况让他无法分心把视线从“自己”身上离开去看那个人,可这个声音却如此似曾相识。


甚至就好像这句话是对他说的一样,就好像已经听过了成千上万次一样。


但那人的手掌却轻轻贴在了“自己”的钢铁手臂上,那么轻柔,仿佛那冰冷坚硬的钢铁也会被轻易折断。


他没有在对自己说话,他说的“Bucky”不是他。


心里的失望涌上来。


不,他为什么会感觉“失望”?


掐在脖子上的钢铁手帐居然因为这声轻微地劝阻而略有松懈。


“Who the hell is Bucky ? Who are you ?”得以开口,他的视线飞快地在两个人中扫视。冬兵飞快判断自己的处境和形势。


他的潜意识莫名的感到自己不会有危险,即使被缴械,被人掐着脖子威胁,眼前有一个战斗力可能和自己不相上下的“克隆冬兵”,他居然感觉不到危险。


而这一切的原由,都是“克隆冬兵”身后那个金发碧眼,温柔微笑的男人。


“我是Steve,Bucky。”


“Steve……”他重复这个称呼,那些简单的音节从他的唇齿中吐出来,太过容易了,容易得仿佛千百次洗脑都没能把这个藏在心底深处的词语磨灭。


而那个男人居然因为他这无意识地呼唤而笑起来。


“Bucky是我?”他皱起眉。


“是你。”


“新的代号?”


“不!”Steve忍不住提高音量,“那是你,是你的名字,Bucky,是你的名字。”


他没有在意两个冬兵互相抵抗威胁的战斗姿势,俯下身抱住困惑的人。


这个拥抱猝不及防,冬兵几乎没有任何反抗就被抱住。怀抱温暖,气味熟悉。


他沉溺在Steve的怀抱里,抬起头越过Steve的肩膀,看向另一个冬兵。


脖子上的禁锢已经被撤除,那个“Bucky”眼神冰冷地看着他。他知道,自己如果做出任何攻击行为,都会被立刻压制。


可另一个冬兵此刻什么也没做,只是看着他。


而他,竟然没有任何想要借机反击的意识。


“Steve……你是谁?”





评论

热度(118)

  1. 蒹葭37一个人吃芫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