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37

此无崖非彼无涯 这方华不是那烟花

罗密欧酱:

ADGG!




1.

一只野兔从草丛中探出了脑袋。四周静悄悄的,只有因昨夜大雨而起来的浓雾在湖面上慢悠悠地流动。兔子的耳朵在空气中微微抖动,似乎在仔细分辨宁静中几不可闻的声响。

忽然浓雾的中心出现了一个漩涡,然后噗地一声,一个黑色的身形从里面挤了出来,落到草地上。

那是年轻的Albus Dumbledore,一位新晋的霍格沃茨优秀毕业生。他一手提着行李,一手抓着一顶缀满银色星星的尖帽子,脸上仍挂着长途旅行带来的疲惫。

他刚刚站定,那团漩涡里又出现了一个人影,这一位更胖一些,要从里面出来不太容易。

Albus朝他伸出一只手。

“哦,谢谢。”人影拉住Albus的手,用力将自己从雾气里拔了出来。

“梅林在上,这让我觉得幻影移形都是比较舒服的旅行方式了。”Elphias Doge气喘吁吁地说道。

“我会把你留在旅馆,可以吗,Doge?”Albus没去理会Doge的抱怨。他现在的心情有些急躁,原因是他刚接到弟弟的来信,上面说母亲去世,急需他回来主持葬礼。

当然可以。Doge对他投去同情的目光。他掏出手绢擦了擦脑门上的汗珠,然后提起行李追着Albus的步伐朝前走去。


待Albus和Doge走到戈德里克山谷深处时,这个村子里的人们才刚刚开始一天的活动。Albus不由得庆幸以此避免了不得不当街接受别人同情的窘迫场景。

他将Doge留在山脚下的旅馆里,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地走上石阶,来到一座建在半山腰上的屋子,敲响了大门。

Aberforth很快从门后探出头来,他警惕地看了看Albus的身后,确认他只有一个人后才把他迅速拉进门。

“Aberforth。”Albus上前一步,和他的弟弟短暂地拥抱。

Aberforth的眼下有着深深的紫色,看来这些天都没怎么睡觉。

“她在哪里?”Albus问。

“Ariana在房间里呢。”Aberforth理所当然地回答道。

这令Albus有些尴尬,因为他并不是在问Ariana。

“哦。”Aberforth终于反应过来,他的语气立刻变得尖刻而愤怒起来,“我猜你问的是妈妈的尸体吧?她的棺材放在后院里,你想怎么处理都行!”

“现在,劳你大驾。”Aberforth粗鲁地将Albus推到一边,用力踩上楼梯,“我要上楼去照看Ariana了,我想你应该不用我带你熟悉房子吧。”

说完,他便怒气冲冲地消失在二楼长廊的阴影里。Albus仍立在原地,直到听见巨大的关门声,才如梦初醒般地放下行李箱,走向后院。


他的母亲安静地躺在棺材里,周围铺满了绽放的白玫瑰。这一定是Aberforth和Ariana一起做的,虽然他的弟弟有着比匈牙利树蜂龙更暴躁的脾气,但Albus知道,在内心深处,Aberforth一直是个过于温柔的人。

Albus弯下腰,在母亲的额头上印下最后一个吻。

Aberforth的信里写到,母亲是被Ariana的咒语击中而身亡的。随着Ariana年龄渐长,她体内的魔力也愈见强大,这种不能被她自己控制的力量给她的精神状况带来了更大的压力。她崩溃的次数越来越多,也越来越频繁。母亲几乎对她寸步不离,为了害怕被邻居发现,甚至都不许她踏足后院。在Ariana发作的时候,只有Aberforth能勉强挽回她的神智,可是Aberforth总要去霍格沃茨上学的,在他不在的时候,就只剩下母亲一人面对Ariana突如其来的崩溃。母亲越是如履薄冰,Ariana的精神状况也就愈发下降,终于,在Aberforth放假回到家的前夕,Ariana再度爆发了。

那是一场可怕的灾难。为了防止无辜的人受到侵害,母亲不得不用尽所有魔法去加固房子周围的结界。而就在这时,Ariana的魔咒击中了她,在瞬间夺去了她的生命。

“当我回到家后,我发现母亲倒在废墟里,Ariana呆呆地坐在她身边,根本弄不清发生了什么。”Aberforth低声说道。

他一定很痛苦。Albus无法想象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要如何面对自己母亲被自己的亲妹妹杀死的场景。他还不得不打扫房间、入殓母亲,然后向Ariana解释为什么从今以后再也见不到母亲了。

当他在做这些事的时候Albus在哪儿呢?哦,聪明勇敢,人人喜爱的Albus正和他的朋友Elphias Doge在破釜酒吧里吃着点心,兴奋地期待即将开始的毕业旅行。

他都对他的家人做了些什么啊……

想到这里,Albus不禁痛苦地揪住了自己的头发。

但是他没有放任自己在痛苦里沉浸太久,他很快站起身,回到房里写了几封信送出去。然后换上黑色的长袍,出门处理母亲的身后事务。

等他再回到家时已经是傍晚了。Aberforth已经做了晚饭,正和Ariana一起坐在桌边等他回来。

Ariana紧紧挨着Aberforth,只在Albus落座时偷偷瞥他一眼,并且在Albus对她回以温柔的注视时迅速移开了目光。

“Ariana说她很高兴你回来。”Aberforth尽量友好地说道。

“我也很高兴见到你,Ariana。”Ariana就像只惊恐的小鹿,所以Albus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和而平静。

Ariana从Aberforth的肩膀后探出半张脸来,她看了看Albus,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

“你看起来真可爱。”Albus继续说,“身上的是新裙子吗?它衬得你的眼睛很好看。”

“是Aberforth为我挑的。”Ariana高兴地说。

“看起来Aberforth把你照顾得很好。”

“我喜欢Aberforth。”Ariana说着,拉起了Aberforth的手。

“我很高兴听到这个。”Albus又将目光移到弟弟脸上,“所以,我和教堂的人谈了谈,葬礼会在明天下午举行,母亲会在此之后埋进Dumbledore的家族墓地。”

“好的。”Aberforth抿紧嘴唇点了点头。

“我已经告诉村子里的人,葬礼会是私人性质的,出席的人只有我们兄妹以及和我一起来的一位朋友。所以我猜,如果Ariana愿意的话,她可以和我们一起去送母亲最后一程。”

“Ariana会去的。”Aberforth看向妹妹,握紧了两人相交的手,“对吧?”

“嗯。”女孩小心地点点头,目光未曾离开过Aberforth一刻。

Albus不由得感到心痛,Ariana根本无法理解死亡的含义,她以为母亲只是要去别的地方……

“Ariana。”Aberforth忽然开口道,“如果你吃饱了就先上楼去吧,我和Albus有几句话要说。”

“好吧。”女孩顺从地起身离开了。

Aberforth盯着自己的盘子,迟迟没有开口。Albus耐心地等着。

“我……”Aberforth终于抬头看他,“我决定退学。”

“Aberforth。”

“你先听我把话说完。”Aberforth略显粗暴地打断他,“我已经决定好了。我会留在家里照顾Ariana,我绝不会让任何人把她送进圣芒戈的。”

“没有人会去圣芒戈。而且,”Albus挥动魔杖,让桌上的盘子们一个个排着队飞进水池里,“你也不用退学。我会亲自照看Ariana。”

“什么叫你会照看Ariana?你明知道她不能到外面去……”

“我不会带着她到处跑的,Aberforth,我会留下。”

“你,留下?”Aberforth显然不信,“是留一个暑假,还是一年?”

“是永远。”Albus努力微笑,不过效果不太好。他移开视线,望着那堆在水池里快乐洗澡的盘子们。

“但……”Aberforth还处在震惊中,“但你要去魔法部工作的。”

“我不去了。我已经写信给魔法部辞去了他们的邀请。我手上还有几个对古咒语的研究课题,有编辑联系我说愿意资助我将它们整理成书,我想这些钱再加上爸爸妈妈留下的东西,足够我们三个生活了。”

“你在开玩笑吗?”Aberforth犹疑地看着他。

“不。”Albus终于看向自己的弟弟,“发生这些事都是我的错。我早该担起照顾家庭的责任。对不起,Aberforth,我让你承受了这么多。不过从现在起,我会接过重担,让你和Ariana有个依靠。”

“Albus……”

Aberforth突然抱住了Albus,他的眼里闪着泪光,他将脸埋在Albus的长袍里,闷声道:“我真高兴你回来了。真的。”

“我也是,弟弟。”Albus摸了摸对方的脑袋,轻轻地说道。


2.

亲爱的Albus,

    现在我已经踏上了去往希腊的旅途,我会尽量每天给你写信告诉你路上的趣闻。真遗憾我们无法同行,没有你的作伴,我时常感到寂寞。

    PS:我父亲问你的好,他还是希望你能接受司法部的工作。我也一样,迫不及待想和你成为同事。

你忠实的,Elphias。


母亲的葬礼结束后Doge便按照原定计划出发去毕业旅行。送他离开时Albus把自己将要留在家中工作的计划告诉了他。

“什么?这当然不可以。听着,Albus,我理解你想要陪家人一段时间的想法,大家都会理解,但你不能永远待在这儿。我说真的,老伙计,你是一个天才,应该把你的天赋用在更伟大的事业上!”

Albus很想告诉他世上没有什么事能比家人更重要,可是他说不出口,因为在他心里他也向往着一番事业。

但这不是他能选择的不是吗?每个人都有他应尽的义务……

“魔法部每一个部门的大门都为你敞着开呢。好好想想吧,Albus,你那么用功学习可不是为了在家写书的。”

“我用功学习是为了好好学习。”Albus笑道。

可惜Doge似乎没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依然自顾自地说着他们的同学毕业后的去向。

“再见,Elphias。祝你一路顺风。”

“再见,亲爱的Albus。关于你妈妈的事,我再次感到抱歉。”

“谢谢你,我的朋友。”

Doge终于离开了。林子里又恢复了寂静,Albus伫立在湖边,静静地放着空。

一只鸭子落在不远的地方,它带起的涟漪慢慢扩散到Albus的脚下,弄皱了水面上自己和松树的倒影。Albus这才回过神来,转过身,慢慢朝家走去。

直到他消失在远处,才有风从树林经过。沙沙,沙沙,树叶和着风的脚步低吟道。


在家的生活非常规律。Albus每天所做的就只是写作和看书,然后阅读大量的报纸。

Ariana向来和Aberforth更亲近些,他们时常会在院子里做些游戏,也只有在这时Albus才会听见她动人的笑声。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母亲死后,Arianna的状态反而比之前好些了。她似乎更自信、更敢于和人接触。

山谷里到处是回家过暑假的孩子,Albus常看见他们骑着扫帚在林子里打魁地奇,他告诉Aberforth如果他想的可以加入他们。

“我不想。”Aberforth耸耸肩,“他们玩得和你一样糟糕。”

这让Albus笑了足足一分钟。Aberforth嘟哝着你疯了走开了。房子又恢复寂静,Albus看着那些摆满窗台的开花豆荚,一个可怕的念头突然获住了他。

这样的生活将会无限复制到未来六十年,乃至更久以后。

他可以预见到自己每一天,每一个小时,每一秒在做什么。不再有新奇的事物、稀奇古怪的咒语以及形形色色的人物。有的只是精确到秒的固定人生。

当他所有的朋友与熟人都在踏上新生活的时候,他,Albus Dumbledore,将在这栋屋子里渐渐老去,与世界相离。

这个事实对任何一个只有十八岁的男孩儿而言都过于残酷。

想到这里,Albus猛地站起身。

必须得做些什么的念头在脑中不断徘徊。他穿上外套,站在楼梯口朝楼上喊道:“Aberforth,我要出门一会儿,请你照看好Ariana。”

“好的。”隔着门,Aberforth应道。

Albus又回头看了一眼,这才带着一股古怪的紧张感匆匆走出门去。


这是一年里最美好的季节。空气里飘散着甜蜜的花香,太阳穿过树叶在草地上投下金色的光斑和黑色的阴影。所有东西都被烤的暖哄哄的,就连教堂那古老的石壁都染上了一丝暖意。

出来走走的确让Albus的心情有了好转。他从不否认比起家,自己更喜爱在霍格沃茨的生活。学校里总有学不完的知识,而他自己也为此充满斗志与热情。可是在家……母亲的注意力永远只在Ariana身上,而他与Aberforth又没有太多共同话题。不夸张地说Albus的家庭生活是压抑的,这与他的学校生活形成鲜明反差,那边越是光彩夺目,这边也就越显得沉闷窒息。

难道他的母亲就愿意过这种生活吗?难道能把这一切都怪在Ariana身上吗?

当然不能。

他的父母为此牺牲了这么多,Albus又凭什么在这儿抱怨一切呢?他是Ariana和Aberforth仅剩的依靠,任何自私的想法是不应该的。

可是,可是……

“Albus,我亲爱的孩子,真高兴在这儿遇见你。”

Bathilda Bagshot,那位著名的魔法史学家正站在喷泉边笑眯眯地瞧着他。

“Bagshot夫人。”Albus立刻起立。

“别那么见外,叫我Bathilda就好了。”她来到Albus身边,“你的弟弟妹妹还好吗?我知道,对你们几个而言这段时间一定很艰难。”

“谢谢你的关心,我们尚且应付的过来。”Albus礼貌地说。

“我听说你已经从霍格沃茨毕业了。Malahide家的孩子说魔法部简直为你疯狂,魔法部部长都恨不得亲自去学校招募你了。所以,你决定好要从哪儿开始干起了吗?”

“我已经拒绝了魔法部的邀请,夫人,我想我会留在家里为出版社写些东西。”Albus几乎无法掩盖话语中的苦涩。

“噢!”Bathilda愣了愣,随即笑道,“当然啦,孩子,谁能拒绝写作的魅力呢。我想说,我本人绝对理解你这个疯狂的想法。”

她似乎很为Albus将和她一样成为一名作家而自豪。

也许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些建议。她笑着说道。

“对了,你为什么不上我家坐会儿呢?我烤了很多锅形蛋糕,你可以带回家给你的弟弟妹妹尝尝。”

“不了,夫人,我还得回家……”

“别说傻话了,你不能老把自己关在那栋房子里,那对你的健康无益。你应该带着Aberforth他们常出来逛逛,大家都很乐于见到你们呢。”

“夫人,我……”

“你妈妈几乎拒绝了我每一次的邀请与拜访,你不会也这样对我吧?再说了,只是吃些蛋糕而已,要不了多少时间。你还可以去我的书房看看,也许会有你感兴趣的书呢?”

这个提议比吃蛋糕要有吸引力得多。Bathilda是个历史学家,这意味着她家里一定珍藏了无数古籍,这对Albus的课题而言有着重要帮助。他实在很想去观摩一下。

他只让自己犹豫了一秒,便跟着Bathilda走了。

他对自己说,他只去一个小时,Ariana和Aberforth甚至都不会想起他,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评论

热度(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