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37

此无崖非彼无涯 这方华不是那烟花

【盾冬】万圣夜罗曼史(吸血鬼梗)03

七花七夕:

吸血鬼巴基也要努力谈恋爱的故事


——————————


“你不是镇上的人吗?我似乎没见过你。”Rogers警长此刻倒是好奇了起来,“虽说我也就才来两年,不过镇上人可不算多的。每年都来这里过万圣节吗,你喜欢我们镇上的氛围?”


这些问题冬日战士一个都没法回答,见他笑而不语,于是SteveRogers便似明了般点点头:“我知道,吸血鬼的来历不能直说的。不过吸血鬼应该也喝酒吧?”


他的表演很是配合,冬日战士感谢万圣节的夜晚,让自己不用那样尴尬。走进酒吧,仿佛也是妖魔鬼怪横行,一瞬间他有种自己回了九头蛇总部的错觉,绑着绷带的木乃伊、巫婆、骷髅以及好几个带兜帽的死神,都在闹哄哄地喝酒喧哗,他这个吸血鬼就显得无比正常了。


不正常的反而是穿着警服的SteveRogers,但冬日战士喜欢他穿制服的样子,挺拔英武,实在是再好看不过了。


为了配合气氛,Steve特地给吸血鬼点了血腥玛丽,自己则要了一杯普通的红酒,鲜红而略有些浓稠的液体看着很像鲜血,这使得冬日战士感觉很开心,即使只是普通的番茄汁与酒的混合物,但这是Rogers点给他的,所以似乎比Zola的特制番茄汁味道要浓郁得多。


他一饮而尽,SteveRogers看起来表情略有些复杂:“你喜欢这个味道?”


“很好喝。”冬日战士赞美道,“像血的味道。”


反正他扮演的是吸血鬼,这样说也没什么毛病,Rogers警长了然地点点头:“我明白,吸血鬼的口味嘛。要不要再来一杯?”


冬日战士没有客气,或者说他其实不是太了解人类之间的所谓客气,反正他肚子也饿了。他一直喝,Steve就一直点,直到他感觉撑得再也喝不下了为止。


冬日战士其实没有喝过什么酒,九头蛇总部是没有酒的,毕竟红骷髅只剩下一副骨架,吃什么都漏光了,所以他只知道酒会喝醉,却不知道自己的酒量是多少,此刻晕晕乎乎有点上头,大概猜到这就是所谓喝醉的感觉。


“还好吗?”Rogers警长见惯了醉汉,看他这个样子就知道是喝醉了,只好拍拍他的肩:“你住哪?要我送你回去吗?”


“别碰我!”冬日战士忽然冷冷地说,“如果我咬了你,你可能会死,也可能会变成吸血鬼,全看我的心情决定。”


SteveRogers似乎没理会他说的话,大概以为他入戏太深,只是半扶着他出了酒吧,外面的温度挺低,冷风一吹,脑子才清醒了一点。冬日战士猛地抬起头来,SteveRogers冲他笑了笑,于是他因为这扑面而来的英俊又惊呆了。


“我刚刚说了什么吗?”他问SteveRogers,而对方则笑着朝他摇摇头,依旧问他要去哪儿,他低头沉思了一下:“我想去你家,可我不能去。”


“我家有什么不能去的?”Rogers警长很奇怪地问他,“你想去,我现在就可以带你去。”


冬日战士不太确定自己该不该迈开腿,他想或许是酒精和这寒冷的天气让他大脑迟钝,SteveRogers还扶着他,似乎在等他做决定。此刻迎面走来个神父装扮的年轻黑人,一见他俩这个样子倒是戏谑地笑了:“晚上好,警长,你的朋友是个吸血鬼?来一根银质十字架镇住他吧。”


于是闪着银光的十字架便杵到了冬日战士面前,他怀疑每个万圣节自己都要和十字架过不去,此刻他正醉着,银器加上十字架着实让他心里一阵发慌,差点想变成蝙蝠立刻飞走。他几乎是本能地躲到了SteveRogers身后,而Rogers警长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别这样Sam,今天是圣诞节,你不可以对吸血鬼无礼。”


那叫Sam的男人明显和Steve很熟,听了这话只是笑骂着离开,冬日战士依旧惊惧地拉着Rogers警长的衣角,而Steve则安慰般地拍拍他:“Sam是我的同事,他也不过是在万圣节开开玩笑,你别介意。去我家喝点果汁行吗?番茄味的。”


“你不用值班了吗?”冬日战士恢复了一点镇定。


“我偷懒一会儿,世界不会大乱的。”Steve和善地笑起来,“偶尔过过万圣节也挺有趣。”


SteveRogers的屋子是典型单身汉的模样,简洁得没有多余的家具,不过倒是收拾得干净整洁。他真的从冰箱里拿出番茄来做番茄汁,冬日战士坐在沙发上看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Steve端来了果汁,冬日战士接过喝了一口,却听到Rogers警长问他:“你是不是喜欢我?”


他手一抖,差点洒了番茄汁,Steve伸手帮他稳住了。冬日战士觉得此刻的SteveRogers和自己这一年来偷看到的感觉都不一样,工作时的他那样坚毅冷漠,此刻却温柔地近乎小心翼翼。


他突然有点领悟,特别的情感会改变一个人的态度,就像一年前打死他都想不到自己会隔三差五溜到镇子上去,只为了偷看一个人类。


想来似乎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他看向SteveRogers时并不曾掩饰过自己心底的感觉,被对方看出来也毫不奇怪,人类总是比他这个不曾精通世故的吸血鬼更容易看穿自己内心的:“没错,去年你帮我解围,我觉得你很好。”


“那为什么一年都不来找我?”Steve继续朝他笑。


说开之后,冬日战士此刻倒是不紧张了:“因为我是吸血鬼,一年只能来一次。”他说的倒是事实,只是越是真实,万圣节的夜晚听起来,便越像角色扮演,必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是吗,我明白了。”SteveRogers对他点了点头。


 


 


冬日战士很想问他明白了什么,却渐渐发现事情超出了他的想象,因为SteveRogers凑到他耳边轻声说:“其实我恰好觉得你也很不错,是我喜欢的类型。”


他自觉没有对这段感情付出过什么努力,可暗恋对象却蓦然给予了回应,这和天降横财似乎也没有什么区别,整个人瞬间懵掉,却又在Steve凑过来试图亲吻的时候别过脸去:“不行,我怕我会忍不住咬你。”


这位警长会在他俩嘴唇相触的时候瞬间察觉,那不是假牙,而是真正的属于吸血鬼的尖牙。


可SteveRogers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满,他只是又捧了冬日战士的脸,然后吻了他的脸颊。


这一吻让冬日战士瞬间想将吸血鬼的所谓优雅高贵全都抛开,他满脑子都只想和SteveRogers滚上床去,这或许是他接近这位英俊的警长唯一的机会了,毕竟明天天亮前他得离开才行。


老实说他也想抗拒,SteveRogers那样好,他一年的观察下来,对方也从不轻易接受别人的爱意,必然不会是个花心风流只想搞一夜情的男人,或许爱上了谁便一心一意地死心塌地。可冬日战士知道自己明天就不能来镇上的,他总不能每晚打扮成吸血鬼的样子来约会,任谁都会觉察出不对劲的。


可让他在喝得醉醺醺的时候将喜欢的人推开,似乎更加办不到。


似乎从走进酒吧开始,他便总是处于被动的状态下,Steve很知道该如何取悦他,脑子虽昏昏沉沉,却清晰地感受到Steve贴过来的体温。他几乎已经完全反抗不了,被进入的时候,他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声如擂鼓一般,紧紧攀附着Steve的后背。金发的头颅埋首在他的肩窝,冬日战士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好想一口咬在正俯身在他身上的那个男人优美的脖颈曲线上,这会让他们两个都更加快乐。


终于他仍然死死忍住,闭上眼却抑制不住嘴里破碎的呜咽和呻口吟。


冬日战士都不知道两个人到底做了多久,总觉得是很久很久,因为最后他整个人都觉得腰酸腿软,一点力气都没有,但SteveRogers却似乎依旧不知疲倦,身体的敏感再一次被他唤醒,冬日战士有些埋怨般地努力挤出一句话来:“你体力可真好,大概比交叉骨还要好吧。”


他所接触到的妖怪中,看起来体力最旺盛的便是交叉骨了,以前一旦变成狼人,那是整夜在山间穿行嚎叫,因此月圆之夜简直就是九头蛇所有妖怪的噩梦,原因无他,交叉骨的叫声真的实在是太吵了。


Steve却骤然停住了动作,脸色黑得吓人:“交叉骨?你怎么知道他体力好?”


冬日战士整个人都昏沉着,根本就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只支支吾吾地说交叉骨是自己同事,最喜欢在外头跑步,一跑就是一整晚。听到这些Steve的脸色才稍微好些,却没打算放过他,仿佛为了彰显自己才是体力最好的那个,又狠狠地冲撞了几回,方才释放了出来。


冬日战士这下是真的完全不想动了,懒洋洋地窝在这个人类的怀里,SteveRogers将他搂得很紧,可他心里却在发慌,总觉得自己即将扮演将人吃干抹净然后一去不复返的渣男,哦不,渣吸血鬼。


“几点了?”他看看窗外,虽还是一片黑乎乎,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就要亮起来。


Steve听了他的话,顺手拿起床头的手机看了看,然后又再度搂过了他:“才两点,时间还早呢,你困了?那就再睡一会儿吧。”


冬日战士完全睡不着,虽然身体累,事实上他内心挺亢奋的,甚至还想往Rogers警长的脖子上咬上一口。


“我在想……”他犹豫着开口,“我是不是该走了?”


“叫我Steve。”Rogers警长此刻一点都不正经,手在冬日战士光洁的后背上暧昧地抚摸着,“怎么,迫不及待想和我搞一夜情,我刚刚的表现你不满意?”


挺满意的,冬日战士想,只可惜身份有别,谁让大家种族不同呢?他有一瞬间的冲动想干脆对Steve坦白自己其实是吸血鬼,可却又不敢,他不想给自己喜欢的人带来冲击世界观的震撼。


倒不如一夜情给彼此留下的印象都好,冬日战士自我安慰道,发展成这样真的也不是他的错,他的确只想当个纯情的暗恋者的,一直把他往床上拐的明明是SteveRogers不是吗?


说起来,Rogers警长根本不知道他的来历,连名字都不知道,还不是毅然决然地和他睡了,这简直就是标准的一夜情嘛。


想通了这一点,他倒是不慌了,才两点,那就再躺两个小时好了。他自觉心安理得,反手也去搂Steve精壮的腰,


 


 


他到底累了,又被Steve圈在怀里,总觉得从来没有睡得那么香甜过,也不知过了多久,窗外传来悠远而清晰的狼嚎将他们惊醒,Steve一下子便坐了起来,冬日战士心里很是诧异,那分明是交叉骨的叫声。


今晚是月圆之夜,但他记得红骷髅因为要对骷髅兵训话的缘故,怕交叉骨又来捣乱,早早就先将他锁进了地牢,这是惯例,他已经习以为常。何况交叉骨变成狼人后向来只在山间游窜,很少会到镇子上来,今晚倒是都破了例。


天有些蒙蒙亮,但冬天的太阳升起得迟,街道上应该没什么人了,但冬日战士可说不准狼人会犯下什么事来,毕竟变成狼人的时候交叉骨自己都不清醒,见到活物就想扑上去咬死。


“是狼吗?这可不妙。”Rogers警长因着职业习惯而皱起了眉,不管闯进来的是狼还是其他猛兽,对镇子都是个威胁,他身为警务人员,总得出马去看一看才对。


转头他见到冬日战士惊异的目光,以为对方是在害怕,便安慰了他一句:“没什么,我出去看看,你待在屋里别出来就行。”


要是普通的狼,哪怕是老虎,以Steve的体格冬日战士都不会太担心。可那是交叉骨,自己所见过的最凶狠暴躁的狼人,人类到底不是对手。他心里担心,便穿了衣服跟着Steve跑了出去,街上寂静无人,只看到一道诡异的灰影从屋顶窜过去,跑向镇子的另一头。他顿了顿,忽然想起那就不是Pierce当初带自己去过的那个叫Fury的黑人所住的地方吗。


果然,他看到了一旁空中所漂浮的发着淡淡白光的幽灵。


看来Pierce还是觉得变成狼人的交叉骨好操纵些,不知用了什么办法将他引了过来,交叉骨此刻的状态必定见什么都咬,作为复仇工具倒是不错的选择。


Steve身为警长,有异常情况自然率先追了上去,冬日战士紧随其后,心底尚在疑惑明明交叉骨被关起来了,到底Pierce怎么样将他放出来的。幽灵没有开锁的能力,不过马上他就想明白了,必然是去命令了地精Zola,地精对于开区区一把锁,那是不在话下。


他发现Steve居然跑得飞快,自己身为吸血鬼几乎都跟不上他,恨不得插上两支翅膀飞过去。虽然他倒是可以变成蝙蝠,但这也未免太过于暴露目标。


狼人已经毫不停顿地砸碎窗框闯进了屋子,Steve也紧随其后,冬日战士好不容易跑到了窗口,Pierce却出现在他面前:“你怎么会在这里?”


冬日战士没理他,直接穿过了幽灵进了屋,老实说他一向宁可绕路也不想从Pierce身上穿过去的,幽灵实在是透着彻骨的寒意,比冰块还要让人牙齿打颤。


交叉骨进了屋就直往Fury身上扑去,Fury到底年纪大了,行动迟缓,这个时间点正在睡梦中,虽然被窗框破裂的巨大声响惊醒,却也没办法立刻起身,Steve将手里的某样东西丢了出去,正砸中了交叉骨的脑袋,他痛苦地嚎叫一声被撞到了一边。


冬日战士有点惊异,SteveRogers什么时候拿了武器,他为什么毫无察觉?


但情况不容他多想,因为交叉骨又扑了过来,Fury只来得及“啪”地打开了床头灯,人就已经被交叉骨抓到了手里,爪子正扣在他的脖子上,只要一用力,就可能要了这个老人的命。


毁容的狼人那狰狞的面孔浮现出来,饶是冬日战士看得多了,也不由唬了一跳。


“狼人?”Rogers警长看清了之后倒是没什么惊恐的表现,冬日战士想这大概和他的职业有关,毕竟一个警口察如果面对意外状况就无法控制自己的话,便没有办法继续工作了。


不愧是我看上的人,心理素质真是强大,他想,既然这世界上有妖怪的事实已经暴露,一会儿到底要不要告诉Rogers警长,和他上床的是一位吸血鬼呢?


交叉骨因为阻挠而退到了一边,龇着尖利的牙恶狠狠地盯着Rogers,冬日战士跑过来防止他发疯又扑过来,一边想着到底有没有什么不用暴露自己身份的办法可以将狼人赶走。


绞尽脑汁后他发现,还真是想不到。


Rogers警长将掷出去的武器捡回来,站到了冬日战士身边,他才看清那是个圆圆的盾牌模样的东西,而上面居然画着一只黑色的蝙蝠图案。


这使得冬日战士很是不可置信:“难道你……”


SteveRogers依旧温和地看向他:“怎么了?”


“你是……蝙蝠侠?”冬日战士想起曾经看过的人类电影,他挺喜欢蝙蝠侠系列的,因为总觉得蝙蝠图案看起来很亲切,有一种远亲的感觉。


Rogers警长无奈地看了他一眼,随即示意着冬日战士:“这里危险,你先离开,交给我来对付。”


交叉骨有人质在手,Steve必然是处在弱势的,冬日战士当然不能当那个丢下恋人自己跑掉的窝囊废。这时Pierce的幽灵却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老伙计,你逃不掉了。”


“很久不见了,老朋友。”Fury无所谓地笑笑,似乎并不惧怕他,“想不到你还在这个世上,其实你不用盯着我,杀你是你咎由自取,不过亲手杀你还是我对不起你,我已经老了,再过几年我自然会去陪你的。”


冬日战士正觉得信息量太大他有点消化不来,交叉骨好像觉得脑子发昏,晃晃头之后再一次嗅了嗅鼻子,似乎闻到了什么,双眼都赤红了起来,那是狼人发怒的模样,冬日战士警惕起来,交叉骨却嘶哑着嗓音对Steve开口:“是你?”


“是我。”SteveRogers嘲讽地一笑,“你似乎想起来了?”


信息量似乎还是有点大,冬日战士不明白交叉骨为什么会和SteveRogers有过交集。


狼人暴怒得全身的毛几乎都要竖了起来,尖牙似乎恨不得一口将眼前这个金发男人的脖子咬断:“是你当年往我身上砸了一栋楼,我说过我会杀掉你的!”


听起来仿佛深仇大恨的样子,冬日战士明白如果自己的脸被毁成这个样子,他也会对始作俑者恨之入骨的。不过交叉骨的死仇偏偏是自己的心上人,那他可就不能袖手旁观了。




———————tbc—————————

评论

热度(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