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37

此无崖非彼无涯 这方华不是那烟花

【盾冬】万圣夜罗曼史(吸血鬼梗)02

七花七夕:

吸血鬼巴基也在努力谈恋爱的故事


——————————————


之后隔三差五,他都要在凌晨人们睡得最熟的时候,偷偷溜去镇子上,慢慢地摸索出了规律,每个星期五和每月的13号晚上,那位Rogers警长都会值夜班。


这些日子在人类的潜意识里都带着某种不详,也在某种程度上提升了妖怪的能力,所以这几天冬日战士对于隐藏自己还是得心应手的,运气好的话他可以在窗口偷看Rogers警长办公,直到太阳快要升起来的时候。


真是个勤勉的人,他想,其他警员值夜班,这个时间点早就呼呼大睡去了。


偷偷观察,他也了解了不少情况,这位警长名叫SteveRogers,单身汉一枚,全心全意扑在工作上,因为工作业绩突出三天两头要出差,似乎是外地的警口局借调协助破案。


冬日战士觉得自己眼光有够好。


夏天的时候他溜出来偷看的次数倒是多些,变个小蝙蝠挂在窗沿下也不引人注目,当个偷窥的愉悦吸血鬼。


夜幕浓重,Rogers警长认真的侧脸偶尔皱眉,似乎在为手里的文件烦恼,大概再想不到窗外黑乎乎的一片里,站着披着斗篷的吸血鬼。


冬天下雪的时候冬日战士可不太高兴,白雪茫茫,他披着个乌黑的大斗篷往雪地里一杵,隔十几米都能看得清清楚楚。作为要冬眠的蝙蝠的近亲,冬天他行动也觉得有些迟缓,如果被人发现追过来,未必来得及跑掉。


有一次他就差点露了陷,凌晨两点了突然天降鹅毛大雪,很快遍地都白茫茫了,他看得出神,冷不丁Rogers警长突然站起身来打开了窗户。


半夜两三点的大雪天开窗户,这可是谁都预料不到的操作,冬日战士吓得一激灵,想跑又发现自己两腿有点僵硬,眼看来不及了,心一横变成了小蝙蝠,“扑通”摔倒在了窗台上。


SteveRogers低头看见了蠕动挣扎的蝙蝠,冬日战士有点担心自己会被丢出去,毕竟人类都觉得蝙蝠是不详的生物。但Rogers警长显然不同于普通人类,他是被吸血鬼暗恋着的优秀人类,所以他有些惊奇地拎起蝙蝠的两只翅膀,将它放在了办公室的椅子上。


“冬天居然还有蝙蝠?你忘记冬眠了吗?”Rogers警长觉得很不可思议,不过自然界什么奇怪的事情都可能出现,所以蝙蝠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很快,他又开始看起文件来,将蝙蝠似乎抛诸脑后。


屋子里暖烘烘的,冬日战士觉得全身血液都流畅了,Rogers真的是个好人,他真的好想在对方脖子上咬一口留下两个血洞。


这是吸血鬼表达爱意的方式,只是人类不能接受罢了。


可他也不能在这里逗留,如果明天雪停了出了太阳,他可就想走都走不了了,这屋子的采光挺好,他可不想成为被太阳活活晒死的吸血鬼。


见他扇动了翅膀,Rogers警长将注意力往这里投了几分:“你吃什么,小家伙?要吃蚊子吗?可惜大冬天的也没虫子给你吃。隔壁我有同事在养鱼,面包虫吃吗?”


他真的拿来了一袋面包虫,身为有尊严的吸血鬼,冬日战士坚决不吃这样低级的东西,他更想吃SteveRogers的血。


鲜活有力的脉搏中流淌着的温热甜美的血液,想得他忍不住有点流口水,这些年他对血液其实没啥追求了,但所爱之人的血液对吸血鬼来说是难以抗拒的美味。


可惜,他是一位有良心的吸血鬼。


于是忍痛放弃爱情的冬日战士扑闪着翅膀往窗户上撞去,示意着自己要离开,SteveRogers一边讶异着“你不怕冷吗?”一边还是为他打开了窗户,冬日战士飞了出去,回头还看见Steve站在窗口一脸的不忍心,大概是担心天寒地冻一只蝙蝠难逃被冻死的命运。


 


 


大雪纷飞冻不死吸血鬼,但他确实飞得很慢,天快亮了才回到九头蛇总部,向来喜欢夜间活动的交叉骨见他进来,嗅了嗅鼻子一脸嫌恶:“你全身都是什么味道?”


冬日战士变回原来的样子,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异样,不过狼人的鼻子向来灵敏,他今天的确在人类的屋子里待了一会儿,搞不好沾上了些面包虫的味道也说不定。交叉骨越闻却越生气:“你最好赶紧滚开,这个味道真让我不高兴,我恨不得咬你一口。”


见惯了交叉骨脾气暴躁的样子,冬日战士懒得搭理他,近来的九头蛇算不得太平,红骷髅带着他的骷髅大军出发说要去征服世界,却没几天就被打得落花流水,只剩几副骨架跟着他逃回来,据说是遭遇了另一拨妖怪的袭击。等好不容易突破后,不知为什么来了很多妖怪猎人,红骷髅差点就回不来。


冬日战士觉得红骷髅回不来也挺好,整天喊打喊杀的,谁知道会不会脑一抽往人类世界进发,镇上可是还有他的Rogers警长在的,如果红骷髅真的想对镇上的人不利,那他只有叛出九头蛇了。


毕竟九头蛇对他来说,不过就是个待着的地方而已。


但红骷髅被打得很惨,于是只能闭门休养,顺便派其他人出门继续收集尸骨。这几天正好到了月圆之夜,交叉骨变了狼人,兴奋异常地站在山头嚎叫,他倒是按照红骷髅的嘱咐去找尸骨了,不过拖回来全都散了架,冬日战士觉得红骷髅似乎气得有点更红了些。


Pierce也挺敬业,作为幽灵,他到处寻访同样飘荡在人间的幽灵,然后问人家你们尸骨在哪里?能不能借给我们用一下?


当然,大部分幽灵听说要借自己的尸骨组成骷髅大军征服世界,都白了Pierce一眼便离开,他们也都是有亲人朋友在世的,总不能看着世界大乱。


所以Pierce基本上属于做无用功,但他自己倒不是一无所获,那天回来他突然情绪很是激动:“我看见杀死我的那个老朋友了。”


一屋子忘记自己过去的妖魔鬼怪冷漠地回给他一个“哦”。


Pierce的梦想是报仇,可他已经是个幽灵,除非他的老朋友有心脏病可能会被他吓死,否则他没有任何攻击能力可以实施复仇计划,于是他以自己是九头蛇成员为由,要求红骷髅帮助他。


红骷髅因为骷髅兵的事情正在气恼,并不想理睬幽灵的复仇这样无意义的事情,交叉骨变成了狼人没人能管得住,Zola万年不出大门,于是这差事自然而然落到了冬日战士身上。


冬日战士懒得理会别人的恩恩怨怨,但Pierce天天飘在他身边,碎碎念着这世道如此混乱,自己这样体面而胸怀大志的人成了幽灵,朋友那样奸诈狡猾的人还活得好好的,九头蛇的人不能复仇,那么还有什么存在意义呢?听多了这些冬日战士觉得耳朵疼,可幽灵又是个没有实体赶不走的存在,为了避免自己被念叨出神经衰落,冬日战士只好答应Pierce去走一趟。


Pierce的朋友的家也在镇上,在某个又是星期五又是13号的极度适合妖怪出行的日子里,一位幽灵领着一位吸血鬼,绕进了一间老房子里,画风极度诡异。那房子里的灯光还没有熄灭,冬日战士变成蝙蝠挂在窗沿下望去,客厅里坐着个苍老却坚毅的黑人男子,似乎正在聚精会神地看书。


“就是他。”飘在一旁隐隐散发点白光的Pierce用他浑浊的眼神回忆起来,“虽然在我记忆里他没那么老,但一定就是他。”


老实说冬日战士不是很信任幽灵的记忆力,找错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更何况虽说有仇报仇,但谁知道Pierce当年到底做了什么能被曾经的朋友一枪击毙,每次问起时这个老幽灵的吞吞吐吐都让冬日战士觉得他活着的时候也不会是多正直伟岸的人物。


冬日战士喜欢一个人类,他便不愿意贸然对人类这个种族下手,何况既然这个黑人住在镇子上,出了事Rogers警长是一定要负责调查的,他可不想成为SteveRogers心底憎恨的那个杀人嫌犯。


正在想着,忽然有人敲门,那男人去开了门后,冬日战士发现来的竟然是SteveRogers,他脚一滑差点又从窗户上掉下来。


“还好吗,Fury?”SteveRogers笑了笑示意自己手里拎的酒,“生日快乐。”


“还不错,应该还可以活到明年生日。”Fury冲他打趣了两句,接着就满上了两杯酒,两个人便聊起天来,看着亦是认识多年的朋友的感觉。


冬日战士觉得羡慕,他不记得自己生日是什么时候,但他也想要SteveRogers的生日祝福,他也想跟他喝酒聊天,虽然吸血鬼很讨厌白酒,可他们可以开瓶红葡萄酒来代替。


Pierce推推明显走神的冬日战士:“我希望你能杀了他,然后把他的尸首拖到红骷髅那里去做苦力。”


冬日战士没理他,Steve还在呢,他没有精神去注意一个幽灵的碎碎念。


最终这场暗杀悄无声息地失败,任凭Pierce气急败坏,冬日战士没有任何回应,这一年来他有空欣赏Rogers警长风采的时间并不多,还大多都是在办公的状态,似眼前这样难得有点生活气息的还真是少见,虽然冬日战士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跟一个看起来七八十岁的老大爷聊得挺投缘。


 


 


Pierce很生气,他认为冬日战士毫无同事爱,毫不把九头蛇放在眼里。红骷髅对这样的争吵很不耐烦,他觉得这两人有这功夫还不如去多挖几具尸骨回来。


冬日战士自动忽略了Pierce的存在,又是一年万圣节,他早早将自己朝一个标准的吸血鬼模板装扮起来,太阳一落山,便迫不及待往镇上赶去。


也只有今天,他才能有机会光明正大地走在大街上去跟SteveRogers说话。


虽然他警告自己人类和吸血鬼是没有结果的,但一年来这样的感情却加深了,他越看越觉得SteveRogers实在合自己的胃口,却也因为无法宣之于口的暗恋而心底苦闷。


最最郁闷的是他自己脑补了一出情感大戏,当事人之一的Rogers警长半分不曾察觉,恐怕早就遗忘了世上有自己这么一号人物。


冬日战士越想越不甘心,说好的我的吸血鬼扮相优雅高贵呢,就不能在你心上留下半分涟漪吗?


他去找SteveRogers,便是抱着让对方记住的心态,也不需要什么发展,最不济能让他回想起某个万圣节遇见过一个扮相非常优雅高贵的吸血鬼,很特别,那样就够了。


Pierce依旧还在他耳边念叨:“万圣夜你可以去逛街,快去敲Fury的门,然后杀了他带回来!”


冬日战士只当听不见,那是Steve的朋友,他才不会干让SteveRogers觉得难过的事情。


这季节太阳落山很早,五点多天就黑了,冬日战士迫不及待便去了镇上,街道边的南瓜灯悬挂起来,有金色的温柔的灯光四处照着,虽说街上奇装异服的人很多,倒有温馨的气息在。他运气不错,一到街口,便看见敬业的Rogers警长正在安排人手巡逻。


等各位警员散去,Rogers警长一回头,又被贴得很近的一张吸血鬼苍白而眼影浓重的脸吓得往旁边跳了一小步。


完美,冬日战士想,这下总可以留下点印象了。


去年Rogers警长那句“我见到太多吸血鬼,已经审美疲劳了”,着实让他郁闷了好一阵子,这个男人只能属于自己一个吸血鬼,于是今年冬日战士要做第一个吓到他的棒棒哒的吸血鬼。


Rogers镇定了之后礼貌地朝他笑笑:“您这扮相真棒,希望今晚玩得愉快。”


和去年的对话差不多,看来这是警长惯用的客套手段,冬日战士对这个结果可不是太满意,但他真的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这一年他说的话都很少,红骷髅独断独行,交叉骨暴躁,Zola只将自己关在实验室里,而Pierce那种洗脑式的唠叨让任何人面对他时都不想说话。


冬日战士懒得跟他的同事们交流,也不知道该怎么样引出和心里喜欢的人开始的对话,他觉得有点犯难,想开口跟SteveRogers说点什么,又怕自己会不会说错了话惹得对方不高兴。


正踌躇着,旁边却有两拨人因为争放道具的地盘而吵闹推搡了起来,Rogers警长皱起了眉头呵斥着跑过去:“嘿,怎么回事?”


人在气头上大概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有个化装成开膛手杰克的家伙正在闹着,见有人来阻止,居然掏出把匕首顺势就要捅过去。


冬日战士自然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谁敢动吸血鬼的心上人,那是会被追杀到天涯海角的。凭借种族优势,他神不知鬼不觉地快速移动过去,那位开膛手的手腕被他扭到了一个奇怪的弧度,在惊天动地的惨叫声中,Rogers警长有些惊异地看着他:“看不出来,你力气倒是挺大。”


冬日战士立刻松开手,显示自己是个正常人,这样一闹两拨人倒是都偃旗息鼓了,Rogers警长吩咐手下带那个受伤的倒霉蛋去医院,当然他袭口警的事实还是要追究,至于冬日战士,出了这样的事,去警口局做笔录总是免不了的。


冬日战士对此没有意见,能有正当理由和Rogers警长待在一间屋子里他觉得心情挺好,只是在警员询问他姓名和住址的时候有点麻烦,他总不能说我是来自九头蛇的冬日战士吧。


他支支吾吾地不说话,Rogers警长处理完那边的事情,过来一看这头还僵持着,思索了一下便放行了:“没事,他就是为了帮我,情况我也都看见了,可以走了。”


警长这么说了,自然没有人有异议,Rogers领着冬日战士出了门,回头冲他神秘一笑:“万圣节的吸血鬼应该保持神秘感,我说得对吧。”


非常正确,冬日战士点头表示同意,Rogers看他不说话,思考了几秒钟指向酒吧:“你救了我,为了感谢我请你喝一杯吧。”


“不用感谢我。”冬日战士说,“去年你也帮了我,还记得吗,那两个开黑色汽车逃跑的巫师和超人?”


SteveRogers显然正在回忆,几分钟后方恍然大悟:“你是……去年的那个吸血鬼?那两个人我们一直没抓到,话说你这装扮倒是没什么变化哦。”


冬日战士默默地表示不是我不想变,实在是我就长这个样子啊。




——————tbc——————

评论

热度(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