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37

此无崖非彼无涯 这方华不是那烟花

铜玫瑰 06【穆厄AU】

Contrails:

目录


01 有时命运落下一道光


02 剑,盾牌与十四行诗


03 月光笼罩城堡


04 巴伐利亚的年轻骑士


05 穿过晨雾


06 两只聒噪的鸟




低地北部。


米洛斯拉夫·克洛泽松握着缰绳,白马载着他走在队伍中间偏后的位置。这支队伍同样出发得很早,但并不介意暴露自己的行踪,抛光的盔甲和武器在清晨的日光下闪烁着耀眼的白光。菲利普原本走在队伍前面,这会儿放慢了步伐,直到米洛走过来。


“米洛,”他走在对方旁边。“我还在想,这个计划是否正确。”


向西南方向进发的另一支队伍全权交给了三个年轻的骑士,这是一个大胆的计划,虽然菲利普相信他们是现今最优秀的骑士,但仍不免感到担心。他需要向年长之人说出自己的忧虑。


米洛温和地说:“我相信他们能够胜任。我们已经见过梅苏特和马可在战场上的表现,他们的能力不需要怀疑。至于托马斯,虽然他还是第一次参加大战,但我们都知道他是个机灵的孩子。”


“非常感谢你这么说,也许我的确应该放松一些。”


“别担心。”


他们又走了一会儿。米洛抬头看了看正在升起的太阳。


“战场将是你们的。世界也将是你们的。”他说。


“别这样说。”菲利普抗议。“你离衰老还远着呢。”


米洛微笑着点点头。“你说的对,但造作心理准备不是坏事。”






河边营地,梅苏特和马可正在借着河水为自己的战马刷洗皮毛。梅苏特显得心不在焉,不时抬头焦急地看向山谷的方向,弄得马可也紧张起来。


“托马斯还没回来。”马可说。梅苏特并没停下手里的动作。


“谢谢提醒。”


马可听出了他的讽刺,但依然不愿闭上嘴,沉默会使等待更加煎熬。他慢慢地梳理土豆背上的鬃毛,舀起河水冲刷干净。“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是吧?”


“他会回来的。”


“那最好是快这点儿。”马可小声说,只有他自己能听得见。


这时营地另一边传来一阵骚动,他们几乎同时抬起头,看见托马斯正在穿过营地向这边走来,汗湿的头发贴在额前。


“坏消息。”托马斯还未走到他们跟前就抢先开口。“我们在山谷下发现了脚印,有人,也有马。”


三个人对视了,交换了眼神。


“我们不敢轻易进到山谷里去,没法确定有多少人,也不好确定他们效忠于谁。”托马斯打开手掌,这时马可才注意到他一直抓着一片布料。“但我发现了这个。挂在刺玫枝条上,应该是经过时被勾住的布料。”


梅苏特用手指挑起那片布料,对着光线展开。


“你认识这上面的花纹吗?”托马斯凑过来问,马可也凑了过来,梅苏特摇摇头。“我不认识。但是这种纺织手法不是来自这片大陆,还有,”他把布料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这个味道,我怕是——”


两个人都在看着他,梅苏特咬住了下唇。“摩尔人。”


托马斯接过布料也嗅了几下,尽管被前一天的雨水冲刷后已经减淡了不少,但那种味道依然清晰可辨——不同于马或者驴子的某种牲畜的味道。


“伙计们,”马可抱起双臂,摆出了认真的姿态。“我们必须假设他们已经发现我们了,那样的话我们还能有多少时间做准备?”


他在另外两个人脸上看到了回到——恐怕不多。


 




另一支队伍在下午刚刚结束了一场小规模的战斗。菲利普把旗杆扶正,用手抹掉站在旗帜一角的腐烂落叶。太阳正在移向另一边,低地的尽头,渡鸦从头上飞过,很快又消失了。


本尼迪克特迈着即使相对于他的身高也显得太大的步子匆匆走来,另一位巴伐利亚的骑士,马茨·胡梅尔斯,一步不落地跟着他,喋喋不休地说着什么。


“别担心。”他们走近的时候菲利普听到马茨说。但这并没起到什么作用,本尼迪克特看起来有些焦虑,他们在他面前停下,本尼迪克特眉头紧锁,抿紧的嘴巴显得似乎微微努起。


“我没看到信号。”他说。


菲利普点点头。“我注意到了。一方面,他们很有可能需要继续寻找合适的位置。另一方面,”他看了看不远处即将搭起的帐篷,示意了一下。“我们马上会开个会议,关于这个问题。”


 




“他们会发现我们被困在这里了吗?”


马可小声地问。他的脸上被锋利的叶片划了条浅浅的口子,虽然早已不再流血,但长而纤细的伤口仍然十分显眼,而且活像一根猫胡须,随着他说话时脸上的动作而动来动去。托马斯看着他的脸,乐不可支,被梅苏特瞪了一眼。


几个小时以前,他们试图沿着河流悄悄挪到远离山谷的一侧然而失败了,摩尔人快了一步。现在他们被围困在摩尔人与他们原本的敌人之间,马可实在不明白托马斯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我们只是被困住一会儿,或者几天,又不是被他们杀死或者抓去当奴隶。”托马斯摊开手。“放宽心。我们能突围出去。”


马可若有所思。“这可能没有听起来那么容易。你看到摩尔人有多高了吗?”


“事实上也算不上特别高,但他们确实很强壮。”


“嗯哼。”马可扫了一眼对方细长的手臂和小腿。“我不够高,你不够壮,梅苏特既不高也不壮,真是好消息。梅苏特?”


“听着呢。”


“你怎么看?”


梅苏特看了看他们两个。“精神振奋。”他慢吞吞地说,看起来和这几个字一点都不搭边。另外两个人又聒噪地斗了会儿嘴,后来也渐渐安静下来。太阳还未落上山头,黑色的鸟群掠过遥远的山脉,被围困的战士们纷纷仰头用目光追寻它们。


“鸟,”托马斯说。“我们要是也有翅膀就好啦。”


马可白了他一眼。“做梦。”


托马斯好像不知道什么叫挫败,依然兴致勃勃。“我们会从它们头上飞过去——唔!”


他被忍无可忍的梅苏特捂住了嘴,随即反手去捏梅苏特的鼻子,被对方一掌拍开。梅苏特放开他坐回去,抽出自己的剑,“咻”地插在面前的地面上,托马斯非常夸张地抖了抖。马可摸着下巴,觉得如果自己不站出来的话,托马斯的性命就不用等摩尔人来取了。


“好了你们两个,我们是准备斗嘴到他们打过来吗?”


梅苏特丢给他一个也许本想表现得更严厉的眼神,意思是“你是不是忘了刚才是谁和托马斯吵得那么热闹”,然后两个人一起把责备的目光投向另一个人。


“......”


他们又坐了一会儿。梅苏特用剑尖在泥土上乱画着谁也看不懂的符号,画了半天把剑丢在地上。“我要摸过去看看。”




TBC




#向一千零一夜学习:一言不合就要摩尔人背锅


其实这里想指的是10年的加纳队,但是和整体设定太违和,只好拉非洲老乡来顶替一下,各位辛苦了。



评论

热度(20)

  1. 蒹葭37Contrail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