蒹葭37

此无崖非彼无涯 这方华不是那烟花

[盾冬]Waiting for Bucky - 一发完结/接复联3结尾/HE

纪翌:

Natasha视角。




当Bucky不在的时候,Steve在做什么?




可以看成是<等待>的姐妹篇吧。




——————




1.


我第一次发现Steve会去Bucky的农场是在瓦坎达之战之后的一个月后。那天在我们开完和纽约的连线会议后,我需要找到Steve重新核对一个实验计划。我拿着那份厚厚的文件找遍了T’Challa的整个宫殿,却在路过Bucky的农场时发现那里亮着一盏小小的灯。




我那时以为是瓦坎达的部落在清理那座农场以另作他用,靠近时才看见Steve正把一捆一捆扎好的草料堆在墙角,一只白色的小羊羔跟在他身后咩咩地叫着,用刚刚长出来的犄角顶他的后腿。




Steve似乎听见了我的声音,向我的方向望了一眼,我下意识地一缩脑袋,于是Steve什么也没看见。他回过头推了推那小羊的脑袋,他对它轻轻地笑了笑,“一会儿,就一会儿。”




那时他已经大约一个月未曾笑过了。




2.


从那时起,我便常常会在一天的工作结束后观察Steve去哪儿了。而在观察了一个月以后,我放弃了这个计划。出于对T’Challa的愧疚,Steve把大部分工作都挪至了瓦坎达,而Steve在瓦坎达的日子里,他几乎每天都会去往Bucky的农场——每天,不管他在几点结束当天的工作,他总会去Bucky的农场呆一会儿,给牛群翻好草料,给羊群填满石槽,那只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小羊刚出生几个月,他会用奶瓶一点一点给它喂奶。




我没有试图打断过Steve,那段时间整个世界都处于巨大的伤痛中,一个人的悲伤只是一种麻木的微不足道,即使那人是Steve Rogers。




而且我和Steve几乎从未聊过Bucky,每个人有他面对伤痛的方法,俱不相同,Steve选择了绝口不提。当别人提及Bucky的名字时,他的嘴角会显著地抽动一下,然后不易察觉地低一下头。




仅限于此,也就仅限于此。他像过去一样每天工作,训练,追踪灭霸,然后拯救世界。我只是渐渐开始担心,担心Steve沉浸在一种虚假的假象中,而Bucky的那座农场就是假象的牢笼。




3.


我最终还是决定和Steve聊一聊。那天Thor带来了一个坏消息,他在奇莫由珠的影像中告诉我们,Tony的最新实验失败了。他们怀疑有一条量子通道,但他们始终不能确认,也不能把它打开。那已经是我们的第八十七次实验失败了。那是一次很重大的失败,实验炸毁了斯塔克大厦的半个实验室,当Thor跟我们通话的时候,他坐在纽约街头,身上穿着半条裤子。




当Steve听说实验失败的时候,他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然后他摆出一副轻松的神情,举起手来仿佛能拍到Thor的肩膀,“兄弟,你知道,我们总能找到一种方法的。”




那天会议结束后,Steve果然又消失不见了。所有人的精神都紧绷地像一条线一样,我和Clint也吵了几句嘴,Clint大声对我吼道,“上帝啊,你就去推平那座农场吧。就让他睡一会儿吧,别整夜整夜呆在那个农场了!”




我忍不住回嘴道,“我能对他说什么呢!我能说什么!我难道要告诉他,即使他这样做,Bucky Barnes也不会回来了!”




4.


我站在农场的外面看着Steve,他一抬头看见了我,出人意料的,他的脸上并没有露出任何惊讶的情绪。他喘了两口气,清理了一下他身边的草垛,在台阶上理出一块干净的位置让我坐下。




“怎么了,跟Clint吵架了吗?”Steve温和地问,那只羊羔依然在他身边打着转,用脑袋去顶Steve的手心。




我摇了摇头,然后我抬起头来看着他的眼睛,“Steve,这些羊已经大到不需要你再照顾它们了。”




Steve愣了一下,然后他的嘴角翘了翘,他的视线望着远处,就像远方有什么他期待已久的东西,“Nata,这个小家伙,是Bucky接生的。有一天我在加拿大出任务的时候,他在奇莫由珠里很兴奋地告诉我,他接生了一只小羊羔,他说这小家伙被脐带绕住了脖子,他是好不容易才把它救活的。他给它起名叫ReBirth。他那时听上去很高兴。”




“Steve.......”




“Nata,我最近总在想,以前我在外面出任务的时候,Bucky在这里等我的时候是什么心情。原来就是这种心情,期待自己慢慢恢复,看着自己渐渐变好,然后等我回来的时候,总是笑着迎接我,把它们都展示给我看。”




“ReBirth。Nata,这小家伙叫Rebirth。”




我突然在那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想我要说出的这些大道理Steve都懂得。他不仅懂得,其实Steve早就已经下定了决心。




Steve用手心抚摸着那小羊羔的头顶,他拿过一只奶瓶,把它塞进小羊羔的嘴里,于是那小家伙安静了下来。Steve笑了笑,“Nata,我呆在这里并不是为了缅怀什么。我希望Bucky回来的时候这个世界变得更好,至少跟以前一样好,他的农场没有因为战争而毁坏,他的羊羔没有因为没人照料而饿死。我希望Bucky回来的时候我也会变得更好,比如他以前说我太爱做蠢事……”




Steve歪了歪脑袋,就像陷入了沉思,但他很快把注意力拉了回来,他看着我,笑了笑。




“Steve,”我终于鼓起勇气叫了一声他的名字,“如果,如果Bucky永远回不来了呢?”




“那我可能会去大峡谷看看吧。或者回到布鲁克林,他一直都很想回家。”Steve说。




然后他停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但是你知道,Nata,Bucky一定会回来的。”




5.


我在那之后没有再试图阻拦过Steve,搞明白Steve在想些什么后。我的确注意到Steve花了更多的时间在重建和拯救世界上,他本就是个不属于自己的人,现在除了Bucky的那座农场,他几乎没有任何属于自己的时间了。除此之外,他比以前更规律地训练和晨跑。




他对于农务的掌握也更加地精进……呃……我很怀疑再这样下去他将通过在农业期刊上发表论文获得纽约大学的什么学位。




但我明白那背后的意义,一次执行任务后我恰好碰到Steve在医疗室接受治疗,我有些惊讶,以前Steve是几乎不怎么关注自己的治疗的,但我看见他坐在医疗床上冲我眨了眨眼睛。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希望Bucky回来的时候,他是完好无损的。他似乎突然开始意识到,他不仅仅是属于他自己的。他还属于另一个人。




6.


是的。故事总会有一个结局,灭霸的结局来自于惊奇队长的出现和复仇者们的复仇。当Steve告诉我他们找到了新的解决方案时,我也完完全全地松了口气。这个世界已经这么糟糕了,我非常高兴它无论如何变得更好了一点儿。




Steve和其他人一样高兴,或者也许Steve比其他人更高兴了一点儿。他花了一整个晚上把Bucky的农场收理的井井有条,把所有的羊羔喂饱了肚子,甚至给所有的牛群都刷了背。在此之前我从没去过Bucky的小木屋,所以我不知道那亮的几乎能反出光来的地板是本来如此还是出自Steve精湛的技术。




趁着Steve心情不错,我终于得以问出那个我好奇了很久的问题,“Steve,你哭过吗,在Bucky离开以后?”




这个问题真的太不超级英雄了,于是Steve也非常不超级英雄地诧异地看了我一眼。他想了想,说,“我不知道。也许有一次吧。”




“我那时很想他。”Steve说。




上帝啊,我想,快把Bucky还给他吧。




7.


这个世界又是就是这么不愿善解人意,比如说Bucky从另一个量子世界回来的位置并不在瓦坎达,比如说Steve又恰好等在瓦坎达。当然,当然,Clint拦住了Steve,并说服他Bucky并没有降落在哪个超模的床榻上,Bucky将跟着T’Challa一起返回瓦坎达。




我不知道这有没有让Steve感觉好一点儿,至少他不再在房间里烦恼地踱步了。




半个小时后,当我们一起等在停机坪上时,Steve想起了新的问题,他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皱着眉头有点忧虑地问我,“Natasha,你觉得,你觉得我需要刮一下胡子吗?”




我用了很大的力气克制自己不要翻起白眼来,“Steve,我想上次他见到你的时候,你就是这幅样子。”




Steve有点失望,“我还以为我变的更好一点了。”




“Bucky的那些羊和那些牛,”我说,“至少它们变得更好一点了。”




“是吗?”Steve笑了。




“是的。”我回答道。




载着Bucky的飞船发出隆隆的响声从天空中降落下来,我侧过脸去望向Steve,他虔诚地专注地看着那架飞船,飞船喷出的气雾成了他蓝色瞳孔中唯一的东西,他看的那么专注,就像那架飞船上有他最为珍视的东西。




那么Bucky呢?Bucky会对他说什么?




“以前都是他在这里等我。”Steve说。




“我知道。”我说。




我们陷入了沉默中,我似乎能听见Steve的心跳。




“他回来了,Steve。”




“是的。”Steve回答道,“他回来了。”

评论

热度(784)